九十五、车祸现场

    白露婷看到周泽宇来了,心头万般委屈顿时涌上心头,“泽宇,我……我们的孩……”不知道她难过什么,捂着空肚子哭诉:“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眼前,新婚妻子我见犹怜地哭,再铁石心肠也会动容,他抱起白露婷,匆匆往外走,“没事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孩子是假的,痛却是真实的。露婷痛得大汗淋漓,靠在他胸前晕过去了。这么久以来,这是她唯一一次安心地躺在泽宇怀里。在失去意识那刻,她内心真的无比期盼肚子里是真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宾客哗然,不停问这是怎么回事。周家夫妇眼神不悦地看着蔓筠,白丰行比他们快,大声质问她:“蔓筠,你已经害露婷失去过一个孩子了,怎么那么忍心?”

    看这个血量,孩子应该是没希望了。周易坤怒气冲冲,直指蔓筠,“这是第二次了,我周家不会让人这么欺负,随你后面的靠山是谁,若这次我儿媳妇儿有什么好歹,我都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名声是个好东西,蔓筠算是明白了。她啥也没做,这群人一来就指着她鼻子骂,也不分青红皂白。周围的人更是如此,毕竟不久之前才爆出那件事,对蔓筠的印象都不好。

    宋子铭还是站在她前面,清了清嗓子,“大家到底是凭什么证据这么指责我未婚妻的?白露婷只字未提蔓筠,也没人看见是蔓筠推她下楼,我家蔓筠怎么就成了罪人了?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还是事先知道早有预谋?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,准确抓到蔓筠的手,十指相扣。蔓筠看着他,不禁欣慰地笑了,就算其他人再怎么误解,与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周、白两人尴尬地互看一眼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白丰行想起李巧,就指着她说:“是李巧叫的人,问问问她,事实到底是什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李巧认为是她吓到白露婷,慌慌张张的,目光躲闪:“不是,她们……只是说话,露婷摔去,摔倒的时候,蔓筠离得很远。”

    白丰行不信,“李巧,你这结结巴巴的,是有人威胁你不准你说真相吗?”

    蔓筠不说话是想看他们这场戏打算怎么唱,现在看来,她再沉默,就要害了李巧。

    她冷笑,“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,合着就是觉得我推了她呗,就连李巧也是被我收买。那么想让我坐实这个罪名?我偏不!”

    她走到人群中间,看着周围的人,“刚才李巧说的句句属实,各位商场和媒体朋友若觉得有诈,大可以等周少夫人清醒之后,问清楚,那时再来判我的罪,也不迟!”

    徐珊早就心急如焚,“现在争这些干嘛,当务之急是去医院看露婷情况。劳烦志华和琦玉留下来照顾一下宾客,我们这就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婚礼现场发生这种事,谁都不愿意,也理解他们家。再说,他们更关心的是,白蔓筠到底推没推人。

    周易坤经过子铭的时候,严厉地盯着蔓筠:“跟我们去医院,看看露婷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在前面,宋子铭若无旁人地和她亲昵,“你做了吗?做过,我能帮你兜着;没做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被人这么宠着,没人会不感动吧?

    蔓筠笑盈盈地看着他,“宋先生真霸气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做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但不影响,大不了帮你收拾烂摊子,你高兴就好。”。

    她踮着脚在子铭唇上啄了一下,“我才不会到处惹麻烦,我没做过。但是!”她狡黠一笑,“我还是想去医院,一是看她情况,二是看她会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说了,那就依她,他们也出发去医院。

    他们到的时候,白露婷还在手术室里,周泽宇在楼道抽烟,看他们来了,就把烟掐灭丢垃圾桶。

    他周身笼罩着莫名的阴暗,疏离地看着蔓筠,与那年在手术室门口一模一样。不同的是,那时候蔓筠还会觉得伤心难过,现在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深情认错的周泽宇,从来都不会相信她,也不会问青红皂白。

    他说:“蔓筠,你何必呢?她过得也不容易,你为难她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口气很淡,类似于感慨,两人中间到底是横亘了一条跨不去的长河。虽没有责备,却更胜责备。

    宋子铭正想反驳,蔓筠把他拉到后面,直视周泽宇,说:“等你老婆醒来,看她怎么说,定了我的罪你再指责我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单手搭在窗户边,默认了她的说法。不论他怎么生气,只要对方是白蔓筠,他就没办法发火。哪怕是,可能是她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陈医生和护士推着白露婷出来,陈医生遗憾地宣布:“白女士的孩子,没了。各位家属请节哀,先送病人去病房吧,她现在很虚弱。”

    医生旁边居然只有一个护士,蔓筠觉得很奇怪,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有还几个护士吗?

    “医生,辛苦你们了,还有护士在里面收拾东西吧?到现在还在忙。”蔓筠问得很委婉。

    陈医生没放心上,随口就说:“没人在里面,你们照顾好病人,这是我们该做的,尤其是你。”他对周泽宇说,“她最需要的就是你的安慰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默不作声地点头,蔓筠心里有了个结,想不通。

    白露婷已经清醒,泪眼婆娑地说:“泽宇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接连失去两个孩子,他也很难过,把露婷眼泪擦干净:“没事,以后会有的,你好好养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爸妈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说的。你怎么那么不小心,从楼梯摔下去了?”他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她剜了一眼蔓筠,“被李巧说话声音吓着了,一不小心就……”

    李巧?就是来叫人那个?难怪刚才慌慌张张的,周泽宇眼里闪过阴狠。

    蔓筠冷笑,看来李巧命中有这一劫,怎么都躲不过。

    听到自己想听的,蔓筠就说:“人没事就好,孩子早晚会有的,放宽心。周总,既然你妻子都说这件事与我无关,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蔓筠,我……”

    宋子铭面无表情,护着她说:“道歉不必,被不了解的人误会很正常。那没什么事的话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理亏在先,无言反驳。何况现在他几只手都忙不过来,两家父母在休息室,钥匙知道孩子没了的消息,指不定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他想,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天。新婚妻子进医院,酒店那边还有一堆人等着他解决,结婚纪念日,失去孩子,和蔓筠彻底生分。

    结婚结得像个车祸现场,乱如麻!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子铭才听蔓筠说了前因后果,他手放在她腿上,手指有起伏地弹来弹去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白露婷做这些图什么。”他有点嘲讽地说。

    蔓筠把腿移开他又覆上来,“她图什么我不知道,不过你知不知道你在开车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宋先生,我觉得对于那种开车还摸女朋友腿的司机,也应该像打电话那样扣分。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趁着九十多秒的红灯,朝蔓筠压过去,芳唇被俘获,他意犹未尽地说:“我同意,毕竟摸腿危险多了,不信你看。”

    然后把蔓筠的手移到小子铭哪里,她像摸到火似的把手收回来,“有病!”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,眉眼舒展开来,开车的时候突然说:“但不够扣啊,别说12分,再加两个零都不行。要不我们叫司机跟着,就不会被扣分了?”

    奇葩!他居然在想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七宝早早地就在门口等着他们,只管摇尾巴。蔓筠揉着它的小脑袋:“七宝真乖,每天都知道等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当妈妈我们就生一个。”听她说妈妈两个字,子铭只觉心头一暖,不禁有点憧憬他们未来的孩子,会是什么样?

    蔓筠没理他,手机一响就接电话去了,“志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先生脸上添了三条黑线,以前学长,现在志华。还真是够亲密的,他捏着七宝狗头:“你说,你妈妈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    七宝伸出舌头舔他手,宋先生嫌弃地收回手:“对狗弹琴!”

    林志华是打电话问蔓筠有没有事,看今天地上的血,还以为她也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酒店那边有什么问题吗?”蔓筠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~那行吧。”蔓筠突然想到医院的场景,“志华,做流产手术就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两个人,可以进行吗?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问题,他笑着说:“怎么可能,一不小心就是一尸两命。肯定不会只有两个人,怎么会问这种傻问题?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她觉得不好意思,低头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在旁人看来,也就是宋先生看来,就是娇羞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……”蔓筠回头,恰好看见宋子铭别用深意的眼神,不,是不满的眼神,她说:“没什么,早点休息!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不会又吃醋了吧?

    “宋先生,帮我洗头发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扭过头,“我洗澡睡觉了。”还真转身就去卫生间。

    蔓筠敲门,“要搓背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好吧~蔓筠就自己去另外一个卫生间了。女生要慢些,她弄好回房间时,发现他已经躺着了。

    醋劲这么大?不过明天就好了吧。

    怕他不想和蔓筠睡,她就拿了睡衣,轻手轻脚地想走。子铭长臂一舒,直接把她带回怀里,“打算去哪儿?”

    蔓筠缩头,“去客房,还以为你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他下巴抵在蔓筠头上,用那种柔柔的,带着一点点撒娇的声音说:“下次不准和他打电话打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蔓筠的小心脏马上就融成一滩水,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。

    宋先生这么可爱这么傲娇,谁还有心思和别人打电话呢?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0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