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零一、回国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,送走一个何欢,杜柯又来找蔓筠,虽然有点累,但公司的事耽搁不得,蔓筠就叫他进来了。

    杜柯也是忐忑,才和宋总通了电话,都说不要太劳烦她,但事情又紧急。

    “不用为难,有什么说什么,公事重要。”蔓筠分得清轻重。

    他还是怕,指不定宋总回来会直接把它开了,“要不我找宋部长吧,你的身体不好,万一出了什么事,宋总会杀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宋明新解决问题?你搞笑呢,他最近安分不添麻烦已经很难得了。子铭他远在美国,鞭长莫及,什么都干不了。我也不会多说什么,你直接讲出什么事了。”蔓筠知道他的顾虑,一道给他打消了。

    杜柯这才说:“蓝山项目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蓝山。“说清楚。”蔓筠转着手里的笔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们有个电工分包姓李,没有任何预兆地就和我们解约了,造成今天工地无法正常施工,这一天的耗损费就是十几万。现在要马上找一个可靠的也不现实,大家都等着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蔓筠急忙往外面走,“这么大的事儿,你也是能憋,半天不说。”

    他挠着头,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在车上,蔓筠问:“那个分包的资料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老板叫李毅,没什么背景和前科,本本分分的生意人。”

    蔓筠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,“本分的生意人会无缘无故没有任何征兆地失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杜柯发现,这位白特助发起火来,这锋利的态度,一点都不输宋总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还有没有查到其他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特别的,就是有一双儿女,女儿叫李巧……”

    李巧?蔓筠打断他,“他女儿前几天是不是参加周泽宇婚礼那个?”

    “谁?”杜柯根本不记得。

    “就是站在我和白露婷身边那个,把大家叫来这边的那人。”蔓筠已经尽她所能描绘准确了。

    杜柯从车的箱子里抽出一张照片,“我真不记得是谁,这是她照片,你看看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这眉眼,不就是李巧嘛!上次白露婷说她摔倒是李巧害的,这事和周家有没有关系?

    到项目上了,蔓筠急着下车,“继续查李毅行踪,我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工地上一团乱,很多工作无法照常进行。这个时候工人的情绪很不稳定,怕自己被骗,或者怕过程不能照常进行,工资没有着落。

    蔓筠和几个项目负责人进行简单的交谈,了解情况后就说:“问题发生了我们就解决。第一,先稳定人心,现在已经是下午,该损失的钱也回不来了,这样,分出三个人安抚工地现状,可以是调动情感,发奖金,或者聚餐,都可以。

    只要能把现场气氛变得不那么糟,一切费用由我来承担,所有花销开出发票,明天给我。第二,对那些散播谣言的人进行警告,什么工程无法继续,工资发不了,说这类似话的,绝不姑息!最后,调动你们手中的资源,找电工分包。

    暂时的都可以,只要明天能来。我也会找,但我主要找能长期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事宜,蔓筠才回去,一路打电话,都不行。她按着太阳穴,头疼得很,心开始慌,这种感觉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杜柯……在我包里把水和药拿出来。”她声音低缓。

    杜柯看了眼她的情况,吓得魂飞魄散,赶紧停在路边,去后座找她包里的药,“是这个瓶子装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两颗。”她弯着腰,五官都拧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忙把水瓶打开,药递过去。蔓筠吃了药,恢复了一些,她靠在车椅上,“送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杜柯不放心,她要是出事,他也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蔓筠摇了摇头,“没事,经常这样,可能这几天太累了。我回去休息一会儿,接着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电话我来打,你就放心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没接话,肯定是不答应的。还没到家,王姨打电话给她,说:“我今天要回家一趟,饭菜都做好在冰箱里的,你回来记得吃。”

    药已经开始起作用,蔓筠觉得舒服多了,也没拦着她,“嗯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晚点就回来,你有事打电话给我。”王姨也是担心她身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杜柯可不敢冒险,他大声说:“王姨,她刚才犯病了,你还是过几天去吧!”

    蔓筠想捂电话都来不及,王姨听到了,马上返回,“你这丫头,都不知道说一句,要是出了事,我怎么和子铭交代!”

    她瞪了杜柯一眼,哄了王姨几句,才算作罢。

    “你插什么嘴?万一王姨家里有急事怎么办!”

    杜柯回答很实在,“其他人我管不了,我只知道宋总把你看得比什么都重,你不能出一点事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平常是怎么在他们面前做的,居然说这种话。有些东西,自己表达和旁人说的效果是不一样的,杜柯既然是子铭的助理,每天在一起,最知道子铭的言行,他都能这样说,肯定是能代表子铭的。

    蔓筠便不再反驳,觉得这么久以来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找了三天的分包,都没有找到合适的。价钱、信誉和实力都是他们的考虑范围,想找到综合素质好的,实在不简单!

    为了这件事,她几天都没怎么睡好觉,这天,她在办公桌上趴着睡觉,才一会儿,又被电话吵醒了。

    ?

    看到是林志华,她清了清嗓子,“志华,有事吗?”可能是因为刚睡醒,她声音温柔中还带着一些柔媚。

    他在电话另一端,听得整个人像定住了似的,半天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没回应,蔓筠又说:“喂?听不到吗?”

    他终于反应过来,咳嗽两声,“能听到,你在睡觉?”

    “嗯,在办公桌上睡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没有宋子铭在,她照样把宋氏打理得井井有条,“你身体要注意,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”蔓筠笑着说,“不说这个,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啊!”林志华有些无奈,“我这里有个好的电工分包,我觉得你应该能用上。”

    他推荐的准没错,蔓筠一下子来了精神,“你怎么知道我需要?”

    你的什么事我不知道?

    他没有说出来,“听说的。我把联系方式给你,你自己和他对接。”

    蔓筠用笔写下来,随口问:“你怎么会有这方面资源,我找了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我月底正式接手公司,这些功课还是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!!!”蔓筠脑子里呈现三个感叹号,“真的?你终于要回公司了?琦玉应该是最高兴的吧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?高兴坏了!你赶紧联系一下,别耽搁了,我们有空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谢谢你啊志华。”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下了。

    果然,他推荐的就是有底的,随便聊了几句,蔓筠就知道这个靠谱,马上叫杜柯去当面和人家交流。想早点把合同定下来,这样一来,这件事才算是完了!

    她下班早,回去正好遇见王姨出门,“王姨,你这是要出去买菜吗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王姨眼神躲闪,“你今天下班那么早?”

    “今天事儿做好了。你还没说你要去哪儿呢。”今天王姨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王姨吞吞吐吐半天,“我回去啊,前几天不是没回成,我的今天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~那晚上你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饭菜是不是都在桌上?我好饿~”蔓筠捂着肚子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没来得及做,可能今天要麻烦你自己做饭吃了。”王姨一脸歉意。

    看来是真的有急事,蔓筠推着她赶紧走,“没事,我自己能解决。你去吧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她做个鬼,回去就躺在沙发上,一不小心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间,她闻到子铭身上的味道,特别近,“好闻~”

    子铭笑了,眷念地看着她巴掌大的脸,凑上去轻轻地吻,“你也香,更好闻。”

    有声音!蔓筠睁开眼,看到他放大的精致的脸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!”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子铭的行李箱还在手上,只是单手搂着她腰,见她清醒了,把她逼到角落,不再是像刚才那样轻轻地吻。

    蔓筠看到门还开着,嘟嘟囔囔地说:“门还没关好呢!”

    他起身,迅速去把门关上,关好门的同时蔓筠又被他抱得紧紧的,继续一阵热吻。吻可以表达很多意思,可以单纯,可以复杂,这个吻是思念到极致的急切。

    他沙哑性感的声音撩拨着蔓筠的耳郭:“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王姨是不是你支走的?”

    “我先问的,你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蔓筠偏不,像袋鼠似的挂在他身上,“女士优先!”

    “不行,先来后到。”他很坚决。

    真够幼稚的,为了这种事吵。子铭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,“数三二一,我们一起说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“三、二、一!”

    蔓筠:“想。”

    子铭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紧紧相拥。明明都知道答案,还非要求证一番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0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