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零二、醋王

    两个人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儿,子铭摸着她的肚子:“里面有没有我的小宝宝。”

    蔓筠拍掉他的手,睨他一眼,“净说瞎话,我饿了一天了,就算里面有,也该饿死了。没办法,有的人支走王姨,只好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那么委屈,就是在抱怨,子铭轻轻推开她,“啧啧……这话里的含义有点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蔓筠笑倚在刚才两人躺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径直走到厨房,大声回答她的问题,“当然是煮饭给我亲生老婆吃了。”

    蔓筠像跟屁虫似的,笑着跟着他去厨房,“这时候才做饭会不会太晚了,随便做点吃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!这颐指气使的口气,让子铭很是不舒服,他大手在蔓筠PP捏了一下,“我才从国外飞回来,你就是这么和你老公说话的?”

    蔓筠往后退了一步,躲开他的手,从后面抱着他,难得撒娇,“哎呀~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我很好养的。”

    “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子铭刚刚洗菜,手湿漉漉的,他举着手,转身似笑非笑地说:“你刚不是问我想做什么,我回答你了。”

    流氓!但对待流氓的方式就是以毒攻毒,蔓筠搂着他精瘦的腰:“来啊!”

    可是她低估子铭了,他马上把手擦干,轻轻一提就把蔓筠放在桌子上,手放在皮带上:“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来真的?蔓筠大惊失色,只好服软,“我一天都在忙事情,都没来得及吃饭。”

    子铭也是逗她玩,看她那反应,不禁失笑,“你以为真来?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可不是开玩笑的!我现在才没力气满足你。”蔓筠大囧。

    说着想赶她出厨房,“去外面坐着等吧,我炒饭,一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一听没有危险,蔓筠立马化身狗腿子,“宋先生,辛苦了!”

    接着,继续从后面抱着他,他往左就往左,往右就往右,像连体婴儿似的活动。鼻子时不时会蹭到他的背,虽然有点痛,但还是不放手。

    看来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,还从来没见蔓筠这么粘人,他哭笑不得,“筠筠,要不你先去外面,这里油烟大,再说你鼻子都快被撞扁了吧。”

    蔓筠摇摇头,许久才说:“不要。我觉得好久都没见到你了,我出去还不如我自己煮呢。”

    说得怪让人心疼的,子铭的手钝了一下,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香喷喷的饭就好了,两人端到客厅里吃。蔓筠真的觉得自己捡到宝了,“怎么你做的东西都那么好吃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在外面十几年,练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是一个人,都没有这种成效。”

    蔓筠接收到了他的鄙视,“那是因为你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不嫌弃你。白小姐,你愿意和英俊多金聪明唱歌佳厨艺好活儿又棒的我,结婚吗?”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蔓筠,无比认真。

    “你前缀为什么如此多?”蔓筠小脸弯弯的眉毛都变成一字眉了。

    子铭敲了她额头一下,“说你笨还真是没冤枉你。重点不是这句,是后面一句。”

    她咬着勺子,“结婚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认真的?”蔓筠反问。

    “比真金还真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她低头,专心致志地吃饭。

    子铭拉住她的手,饭悬在空中,蔓筠眼巴巴地看着那,听到子铭说:“那我开始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眼睛还是在勺子上。

    算是无视了,终身大事都这么随便吗?子铭扳过她的脸,惩罚似的在她嘴唇上咬了一下,“看着我回答。”

    她黑白分明的大眼里,没有丝毫慌乱,充盈着看不清的情意,“我说,我愿意和英俊多金聪明唱歌佳厨艺好的宋先生结婚。”

    她的红唇一张一合,说得极快,子铭笑了,拦腰抱着她:“什么都说了,偏偏把最主要的一个给忘记,看来印象不够深,我让你体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很累吗?”蔓筠推拒着他,眼睛还是离不开那碗好吃的炒饭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你就知道我累不累了。不准惦记饭,完事儿了我亲自喂你,乖~”说完,以吻封缄。

    后来,蔓筠终于知道了,宋先生不但不累,体力还很充沛,愣是被逼着说了好几遍他的优点,自然不能忘记“活儿好”这三个字了。

    那里还惦记饭,一觉睡到大早上,还觉得没休息好。

    某人已经是神采奕奕的模样了,“你好好休息,可以不用去公司,我回来就不会让你那么累了。”

    蔓筠才不会闲下来,“那不行,这段时间的工作我还是要和你交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倒也是,但也好麻烦,“没事,有什么不知道的我打电话问你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,在家里也啥事可做。”

    她既然那么坚持,子铭也是没办法,两人就一起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路上,琦玉找蔓筠聊了几句,说什么她现在很闲,想出去玩,特意约蔓筠一起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琦玉这丫头,那么多年还是小孩心性。她哥才说要回公司,她就已经想好要去哪里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志华要回公司?什么时候的事。”子铭一点风声都没听到,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蔓筠就把蓝山项目出事,以及找分包,还有林志华出手相助的事儿全说了。

    他似有所想,“你面子挺大,给我欠下那么多人情。上次周泽宇故意让那个大项目,这回又是林志华帮你找分包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那个的确不好说,但林志华这个完全没毛病好吧,“说得像我自己不能还一样,再说下午还不是为了公司。志华也不会有什么意思,他就是看我一直找,才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车已经到公司停车场,子铭把车关了,“他们就只稀罕你这个人,你打算拿你自己去还吗?”

    话说得够难听的,蔓筠瞪着他,“你有病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找他们俩,他们没病。”说完,就自己下车走了。

    这哪儿跟哪儿?蔓筠脑子有点混乱,没说错什么啊,这个醋王又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带着满脑子的疑惑,走进办公室,杜柯在等着她,蔓筠问:“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去找宋总,他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杜柯正要走,蔓筠又说,“是不是查到李毅的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嗯嗯,李毅的公司几天前被人整了,他宣布破产,对好几家公司违约,所以才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周家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很多证据都是指向周家。”杜柯如实说。

    蔓筠了然一笑,看来果然没猜错,“我知道了,你去和宋总说吧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听了同样的回复,不禁赞扬蔓筠那天骗白露婷有录音的行为,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。就算周泽宇咽的下这口气,他爸妈也忍受不了的,谁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失去亲人?

    “想她干嘛。”他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杜柯愣了一下,“宋总,我想谁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这件事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。”他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心里生闷气,虽然知道这丫头没什么心思,但想想还是很不舒服,明明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已经快结婚了,还是不断有人对她示好,他一想到这就不高兴。

    偏偏蔓筠还没觉得有什么,居然还帮林志华说话,他能不气吗?

    他根本无心工作,打了一家婚庆公司的电话,“我是宋子铭,上个月在你们家定了要拍婚纱照。”

    那边一听是他,恭恭敬敬地说:“宋总啊,我们这边有记录,那请问您打算什么时候拍呢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时间,“拍一套婚纱照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好的宋总,我帮你看一下,去国外的话一星期,国内三天左右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“今天能出发吗,去国外拍。”

    “额~可以可以,您随时出发都行。”这边深怕放走这尊大佛。

    “准备一下,我一小时之后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打电话给晏亭,叫他照看一下他这边的公司。又给杜柯安排好工作,叫他帮着晏亭。

    事情都安排好了,他走去蔓筠办公室,“和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早上不是还气势汹汹的,怎么突然就好了?蔓筠很疑惑,“去哪儿?”但还是没有和他抬杠。

    “走就知道了。”说完,拉着她的手就走,她差点连包都忘记拿。

    没想到直接来到机场,“我们到底去哪里?我护照各种证件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已经叫这边把所有证件打好了。”子铭继续带着她走。

    被莫名其妙推上飞机,蔓筠还在追问,“能让我死个明白吗?”意思是以为子铭要卖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拍婚纱照。”他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飞机起飞了,蔓筠定格成一幅画,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婚纱照?这人怎么说风就是雨,是不是等到结婚那一天,她也只需要被通知当新娘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是地球另一端,处于热带,他们穿的衣服都太热了,子铭说:“到了住处就可以换薄衣服,我能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蔓筠整个人还是懵懵的,就任他摆布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0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