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零六、躲不过

    蔓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宋子铭哄上床。

    他骗要闹腾,“项链是不是坏了?我重新买,。那个不要了,你说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蔓筠敷衍着他,帮他脱了鞋子,又去扒他衣服,哪想,这人突然就发骚。

    他死死拽着衣服,“人家还没有准备好,筠筠,你怎么那么主动。”那勾人的小眼神,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蔓筠把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裹着这个衣服睡觉?”蔓筠有点严肃。

    他立马乖乖地自己脱,“你别生气,我脱就是了。”看他一件一件地脱下来。

    就剩最后一层遮羞布了,他还想伸手脱掉,蔓筠拉住他的手,“可以了,这个可以穿着睡。”

    可是,那玩意儿以惊人的速度变化,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,把蔓筠的手拉过去覆在上面:“可是这样它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蔓筠忙把手缩回,“你是装糊涂耍流氓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他嘴唇微微翘起来,眼神委屈地看着蔓筠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蔓筠把他衣服放在椅子上,哄他睡下:“我洗脸刷牙,你先睡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子铭这分钟乖得不像话,躺下后,蹭着蔓筠的手说:“你快点。”

    她连连答应,这怎么像养儿子似的。平常看起来气场那么强大的一人,硬朗的脸部线条在这时候都变得柔和。

    蔓筠收拾好回去,他已经睡着了,手臂还是摊开的,就等着蔓筠呢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躺下去盖好被子,“睡过去点,这边挤。”子铭就乖乖挪过去了,还侧身抱着她。

    才闭着眼睛,子铭的手机突然响了,蔓筠瞟了一眼,是唐成发来的,显示消息是:子铭,你不要忘记当初为什么接近白蔓筠!她真的不适合你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,迅速捕捉到她自己的名字,她想伸手去拿手机,又收回来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她不可以,这是宋子铭的手机,她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。但情感又说,她和宋子铭是未婚夫妇,这种行为不存在什么。

    手机又震动了,她挣扎许久,还是跨出那一步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密码,想拿宋子铭的手解锁,他突然转身,搂着蔓筠说:“别乱动,会着凉,傻蔓筠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近似于呓语,蔓筠想了想,还是把手机放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笑自己想多了,宋子铭一个大集团的继承人,能因为什么接近她呢?她要什么没什么,要说真宋子铭图的,也不过是这副皮囊吧。

    但蔓筠忘了,宋子铭是什么人呐,千帆尽看过了,皮囊这种东西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装着许多未解开的疑惑,蔓筠还是在他怀里,安稳睡去了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时,屋子里早就飘满了饭香,那么久没在家里煮饭,也不知道他怎么开锅的。

    她穿着拖鞋走出去,看见子铭正在厨房,原来都十点了!回来也是太累了,一觉就睡到这时候。

    他把菜端出来,“醒了准备吃饭吧,还要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蔓筠点点头,走进卫生间,才发现牙膏已经挤好了,听到他说:“我想着你很久没用这个牙刷了,就下去买了新的,已经用热水泡过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转变,蔓筠都怀疑那场争吵是幻觉了。

    坐着吃饭,她想起昨天看到的消息,话在喉咙里打转,许久才说:“宋先生,你这么宠我真的好吗?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你对我有什么企图。”

    “企图倒是有一个。”他夹菜给蔓筠,“那就是娶你,和你纠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她的碗已经被菜堆满了,她低着头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婚纱照都不拍还怎么结婚。”她似嘲讽一般,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子铭也不接她的话,假装什么都没听到,闷声吃饭。他吃完了,“我先去公司,你在家休息,今天就别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子铭。”蔓筠叫他名字,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背影,“如果你有事情骗了我,我不会原谅你。但是,我相信你没有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身体僵住,半天才转过来,平时笃定的双眸在躲闪,“瞎说什么呢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后没多久,琦玉就来了,那敲门声,简直是要把屋子掀了。敲到同时,还搭配着她高分贝的声音。

    蔓筠忙去开门,“快进来吧,等下别人该告我扰民了。”

    她气愤地越过蔓筠往里面走,“小婊砸,多久没联系我了,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啊,拍婚纱照去了又来,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脱了鞋子,盘腿坐在沙发上,像是在审问蔓筠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被零食通知去拍的!再说了,又没有拍成。”她故意睨了琦玉一眼,“有的人,谈恋爱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琦玉有个神奇的地方,每次恋爱都很认真去谈,但每次都无疾而终。在恋爱的时候呢,会稍微收敛一下脾气,化身软妹子。

    她家世不错,但总是在谈恋爱的时候装穷,怎么好玩怎么来,蔓筠劝都劝不住,她那个“穷”的地步,直接吓走了好几个前任。

    看来晏亭是不一样的,她唯一一次没有装穷,不在晏亭面前,都会不由自主害羞,“我没想瞒你,你不在才没说的,这不是想等你回来再说嘛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那小表情,看来晏亭把你降得服服帖帖啊!”

    “好意思说我,不知道是谁,子铭哥说拍婚纱照就去。”她只好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两个人也有些日子没见了,斗嘴的同时又在叙旧,讲自己周围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每次琦玉提到以前宋子铭的事,都会被打断,看到唐成那句消息后,蔓筠一直心神不宁,她觉得她有必要全方位了解一下她这个未婚夫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以前你劝我不要和他在一起,后来又说只要他心里有我,其他都不是问题。你还没好嗨给我说过呢,他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琦玉换了个姿势做,手托着腮:“你真的要听吗?”

    她坚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琦玉叹了一口气,“事情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,我也是七七八八听来的。那时候,说是十一二岁的他,不知怎么惹到了黑帮老大,在酒吧里,人家就拦着他不让走。可怕的是,他居然跑出来了,还杀了一个人。他爸爸为了让他避风头,躲去国外十几年。他后来回国还是你去接的,后面的事你很清楚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?!”蔓筠很震惊,宋子铭看起来虽然急性子,但杀人这种事,未免也太夸张了!

    她耸肩,凑近了说:“对啊,所以他在荣城名声很大,经久不衰。对了,我还听说,是他故意去找那些人的,说是他们害了他姑姑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?”这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琦玉一身八卦的本领终于找到释放之处,“对啊,这你也不知道?就是他姑姑被绑架,然后落体坠楼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!”这个信息量,蔓筠已经不能用词来形容了,“他还有个姑姑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记得了,我想想啊。”琦玉敲着脑袋,眼珠子转来转去,很久才说:“好像是叫宋莫愁?不对不对,是叫……”

    蔓筠脸色大变,惊恐地站起来,手有些发抖,“莫蓉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琦玉激动地说,“我当时就记得这个名字,是因为和李莫愁很像,但人家是叫宋莫蓉……诶,蔓筠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情绪太激动,突然就感到头晕胸闷,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吓得琦玉六神无主,“你告诉我要怎么做?打120吗?”

    蔓筠艰难地摇头,“药……床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你等我。”她忙跑进去拿药,倒了水过来,“几颗啊?”

    蔓筠说不出话,只是比着两只手指头。她赶紧把药倒出来递给蔓筠,“慢点。”

    她吃了药,呼吸顺畅了点,“扶我在沙发上躺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琦玉帮着她,看她躺下了才放心。

    蔓筠思潮澎湃,根本睡不着,又不敢一直想,一想胸口就不舒服。她一直闭着眼睛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琦玉被吓着了,隔一会儿就叫她名字。她无奈地应着:“别叫了,本来就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,你就要一直答应我,不能睡。”她说着,有些哽咽,一点都不像刚才开玩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蔓筠笑了笑,原来她一直叫,是为了确认能答应她,不会不省人事。真是个小傻瓜,能出什么事呢?

    “好,你叫几遍我都应你。”

    她又哭又笑,“等你休息差不多了,我们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蔓筠隔壁不想去医院,“不想去,没什么大事,”经常这样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她急了,“你不知道你刚才那样子多吓人,还是经常!不用废话,你再休息二十分钟,我们就去医院。你要是不去,我就打电话给我哥,反正他很乐意管这事,看你能不能扛得住他的三寸不烂之舌。”

    蔓筠有气无力,她哥现在远在天边,一点威胁力都没有,倒是她,才是真的不烂之舌。

    “行,说不过你,等我休息一会儿就去。”拗不过她,蔓筠只好妥协。

    她面上看着平静,其实心里一直在想宋子铭杀人的事。那个和她最亲近的人,竟然是杀人凶手吗?

    不管怎么藏,有些事都会暴露,躲不过被人知晓的命运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1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