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一十一、明了

    蔓筠怎么可能听他的话乖乖回去,径直就会自己的住处,屁股还没坐热,王姨电话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蔓筠,你回来了吗?今天王姨煮的是菌汤火锅,配菜都是你喜欢吃的,快好了,就等着你回来呢!”她语调轻松愉快,里面蕴含着无数希冀,就像盼着孩子回家的父母。

    她研究着要怎么回答才不会伤老人家的心,她还没说话,王姨就先警告她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说你不来,家都不回你想干嘛,你一个人在那边住什么都没有,天天点外卖,下班了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蔓筠摸摸耳垂,“额……王姨,我是想今天先回我那边,然后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来我就去接你,你看着办。这白丫头,越来越不听话。”王姨嘟囔着,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蔓筠把包提起来,撇了撇嘴,还能怎么办,她那么大年纪,万一真跑过来更麻烦。

    她检查一遍家里的电器,就下楼了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宋子铭就在楼下等着她,还怕她看不见,特意按了两次喇叭。在驾驶位上似笑非笑的,很欠收拾的样子。

    蔓筠冷得一哆嗦,反正都要过去,何必死撑着自己去打车,有免费司机还不好啊?

    她坐上车,“师傅,市中心出去点的别墅区哪儿,谢谢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也很配合,“好嘞,坐好了。”说着,俯身过来帮她系安全带。

    属于他的男性气息,强烈地向蔓筠扑来,她微微侧了一下脸,都快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了。

    他这安全带可能是有毒,半天弄不好,蔓筠脖子有点酸,转过来朝着他说:“你过去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也就几厘米,子铭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,安全带“咔嚓”的声音就传来,子铭笑着发动车子,“就等你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无耻!

    路上,王姨电话又来了,蔓筠无奈地说:“我已经快到了,王姨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就问你们到了没,那我现在把汤再热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”!蔓筠看着旁边风轻云淡的男人,“宋子铭,你和王姨串通好的吧!”

    他不置可否,“不算,反正是王姨叫我过来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扯,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家!是你叫王姨打电话给我的。”她愤愤地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”被拆穿了,他有点都不觉得尴尬,反倒笑着说:“真聪明,要不是在开车,我都想亲你一口,奖励你。”

    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出去拍婚纱照,到现在有一个多星期了,蔓筠都没有来过这边。七宝看到蔓筠的时候,一直往她身上蹭,这才多久没见,感觉七宝好像胖了一个度了。

    “七宝,你该减肥了。还有你是多久没洗澡了,别闹,妈妈看看里面脏不脏。”真像没妈的孩子,脏兮兮的,但是又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王姨在里面喊,“快来吃饭了!”

    子铭也催她:“走吧,吃完饭带它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全是火锅的香味,还别说,蔓筠就算住在那边,还是很想念王姨的手艺,家里面的饭菜真的与外面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家人又和乐融融地坐着,当子铭说要带七宝去洗澡时,王姨脸都皱在一起了,“你们就喜欢乱花钱,哪里用得着去外面洗,前几天我在家里给它冲洗,它还不是挺高兴的,还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相视一笑,蔓筠咬着筷子,“好的王姨,听你的在家里洗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知道你们不缺钱,但咱们还是不能浪费!你们这些孩子,是不知道以前我们生活有多艰苦……”真是老一辈人的惯性,一提到这些事就源源不断地说起从前。

    幸好家里都有七宝的洗浴用品,本来蔓筠说她一个人就够了,但子铭非要过来。才放好水,就有电话找子铭,他说:“你先给它洗,我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忙。”

    七宝太想蔓筠了,哪怕浑身是水都想往她身上蹭,蔓筠脱了外套,里面穿的是白衬衫和牛仔裤,开着暖灯,一点都不冷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你看妈妈身上都是水!”蔓筠瞪着它,它马上乖乖地耷拉着耳朵。

    上次唐成说,是蔓筠的妈妈害了他妈,他不相信,就开始着手查这件事。他还是请晏亭找的人,说是查到眉目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给了地址,让晏亭带着那人来找他,还是上次在公司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子铭让王姨沏茶上去,他们在二楼谈事情,蔓筠听到外面有声音,知道有人来了,大约就是子铭说的“事情”,她没多想,专心给七宝洗。

    那人一如既往的客气,子铭这次问了他的名字,是叫何磊,感觉挺靠谱的一人。晏亭坐在旁边,很安静,他也知道这事对子铭来说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“何磊,你有什么就说什么,不用顾忌。”子铭像是在和他说,其实更像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何磊点头,把手上的照片给他:“好的宋总,这是您母亲出事那天,韦康他们拍到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照片上是两个面容姣好的女人,哪怕照片不是太清楚,但还是看得出莫蓉的风姿;旁边的人眉眼间和蔓筠都有些相似,应该就是她妈妈单雪了。

    子铭握着照片,“也就是说,那天她们确实在一起,韦康抓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何磊不是宋子铭,他没什么可担心的,态度很客观:“是这样。我有人在韦康那边,据他打听,当天这个女人直接跑了,没有追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天有人报警吧?”子铭抓住最后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何磊点头,“嗯,好像是一个路人。”

    是么,自己跑了不说,都不报警,想到莫蓉在青山疗养院的状况,子铭眼里的光逐渐黯淡。

    晏亭在这时开口,“何磊,你先回去吧,有事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他正要走时,子铭叫他:“何磊,你愿意来我这里吗?就只是帮我工作。”

    他似在考虑,晏亭煽风点火,“何磊,不是因为他是我兄弟我才帮他说话,你在宋氏不会差,没准宋总还给你在宋氏安排一个闲职,你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摇头,子铭还以为他不答应,他却说:“不用考虑,我愿意。宋总名声在外,商界奇才,我本就钦佩已久。经过这几次接触,更能看出宋总人品,对我这种人都以礼相待,为宋总工作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被忽视久的人,一点点尊重和温暖,都能在他们心底种下一颗善良的种子。

    宋子铭握住他的手,“你既然这么说了,那以后我们就是兄弟,这些话就没必要再提了。你先回去,具体事宜我叫杜柯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宋总。”

    只剩他和晏亭了,晏亭拍拍他的肩,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关蔓筠的事。”他知道晏亭的意思。

    晏亭笑了,“你这是心虚,我是问你,白丰行的事。”

    子铭看了他一眼,“我约好了明天见他,想直接摊牌。”

    “他回听吗?”

    “何欢没有在乎的人,但白丰行有。”这话他说出来,特别薄情。

    “白露婷?”晏亭一下子就想到她。

    子铭点头。他又说:“不过,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蔓筠妈妈做的事?”

    宋子铭看了他一眼,又转过来,“我说了和她没关系。太晚了,你回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起下楼,听到蔓筠骂七宝的声音,子铭又说:“这件事不要和蔓筠说。”

    蔓筠被七宝折磨得,它一直弄水在蔓筠身上,她白色衬衫已经有点透了,好容易才洗好,她气冲冲地走出来,“死小孩,冷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衣服湿的地方很敏感,隐隐约约能看到淡粉色的内衣,以及傲人的事业线。

    谁知道,子铭他们也从楼上下来,三个人就这么遇到。蔓筠不清楚自己的状况,还和晏亭打招呼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晏亭看着她,有点尴尬,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剜了他一眼,“再看我把你眼睛挖出来。”声音刚好够他们俩听到。

    他脱下外套,裹在蔓筠身上,“也不知道注意一下,万一感冒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晏亭咳了一声,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该走了。”宋子铭不客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晏亭无语,又不是他想看的。

    人走了,蔓筠还怪他:“虽然你和他关系好,但你也不能这么不客气啊!让别人怎么想,大晚上下逐客令。”

    子铭指着她的胸:“还敢为别人说话,你下次再这样从浴室跑出来,看我不打你。”

    难怪他表情那么难看,蔓筠大窘,“好尴尬!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宋子铭更窝火,拦腰抱着她就上楼。

    蔓筠低声说:“七宝还没吹干。”

    “再提它,我觉得狗肉汤还不错,害我女人被别人看。”他阴森森地开口。

    蔓筠这下真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子铭看她乖乖的样子,偷笑了一下,“王姨,你还没有睡的话,帮七宝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睡,我正打算给它吹。”王姨也真是把七宝当孙子养,很是上心。

    他抱着蔓筠直接去他们房间的浴室,蔓筠警惕地说:“你要干嘛,我想睡觉了”

    “不急,你刚刚帮它洗澡肯定累,现在换我帮你。”还能顺手把门关上反锁。

    他们好久都没有亲热了,子铭很急切,俯在蔓筠耳边说:“既然都要结婚了,我们要个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她意识不清,全靠水托着身体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13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