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一十四、帮助

    这是蔓筠睡觉最安稳的一天,用婴儿的姿势蜷缩着,一晚上都不怎么动,偶尔会确认一下子铭是否在身边。

    她太缺乏安全感了,这个时候的她,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个要强的人。

    早上她睁开眼时,子铭正可怜兮兮地看着她。蔓筠状态好多了,淡淡一笑:“这是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以去上厕所吗?一直等你醒来。”他像个委屈的小媳妇儿。

    蔓筠摸了一下他的脸,“又不是上课要给老师请假,想上厕所就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你不是叫我不要走,我怕我去厕所的时间,你正好醒了。”

    她鼻子陡然一酸,“傻~~”

    两人在床上温存了一会儿,蔓筠的闹钟响了,她反手去摸,一下子掉地上了。子铭起身去捡:“还好意思说我,也不知道谁笨。”

    他弯腰捡手机时,看到床头柜上的药,他看了看,就是蔓筠平常吃的那些,只是开药的时间是前几天。

    难道遇见她和林志华那天,她是去医院开药?

    “你最近是不是去医院了?”子铭问。

    她开始还不承认,一再追问她才说:“嗯,是去了。不过你放心,没什么事,不过是去拿药,我药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多一个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欲盖弥彰,只会让我更担心,你你总不能让我去问志华吧?”他不想从别人口中知道她的事。

    蔓筠垂眼,“那天琦玉来,我晕倒了,所以她非要叫我去医院。那天我去了,还和志华吃饭,就是因为这样,才忘记给公司那边请假。”

    “晕倒?你有过几次这种情况?”他觉得那天所有的揣测,是对蔓筠的侮辱,心扭成一团,心疼这个什么都自己默默承受的姑娘。

    蔓筠从他怀里钻出来,傻笑着说:“你看我这不是生龙活虎的,没事。晕倒就这一次,别担心。不过,你知道我情绪会起伏那么大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这是最好的时机了,“琦玉说,当年你的亲姑姑,宋莫蓉去世了。”她说这句话一直看子铭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他好像早就猜到了似的,手按在她头上,“我还说等什么时候再告诉你,现在你既然知道了,晚上我们去喝一杯,慢慢讲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。但还是要先去医院看泽宇,看他情况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问了,他已经脱离危险,今天去应该清醒了,去一趟也好。不起床就把被子盖好,手又跑出去了。”子铭帮她拉被子,裹成球球。

    他们闹腾了半天,才起床。

    上次从何磊那里再次确认了白丰行做的事,宋子铭本来要去找他摊牌,但因为各种各样的事耽搁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见蔓筠出去了,才拨通白丰行的电话。

    白丰行所有的斗志都没有了,消沉得很,子铭打电话给他重新约时间的时候,他很是不耐烦,“宋总,您那么忙,就不要把时间花在我这个无业游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送了松领带,“白总一点都没有当年的斗志啊,那时候在荣城,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就是希望我这样?”他现在不会去求宋子铭什么,自然说话硬气了许多,特别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想想为什么我们要为难你?”反正也要摊牌了,就没什么好顾虑的,现在先让他心里有数也好。

    白丰行想不到合适的理由,“就因为我以前对蔓筠有些苛刻?”

    呵~还算比较有自知之明,知道他以前对蔓筠过分,“原来你活了大半辈子,只会对这么一件事心怀愧疚?你还记得单雪吗?”

    白丰行向四周看了看,手搓着裤子,压着声音问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说你做过的事。这几天出了点事,我会有点忙,我有空约你的时候,一定要赏脸。”他把手机丢沙发上,抚摸七宝的头:“乖乖,我们去找妈妈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手机又响了,是杜柯。

    “说事。”他忙着进去找蔓筠。

    “又出事了宋总,你工作时用的那部手机是不是关机了?那些找你的人全打给我了。”子铭有两个手机,一个公用,一个私用。私用的那个号码,知道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“说清楚,别一惊一乍的。”以前到现在,他见过了不少大风大浪,哪里还会被这些小事吓到。

    杜柯把事情说了,就是网上把周泽宇受伤的消息传遍了,还有他为何受伤,自然不会落下白蔓筠。周家被推上风口浪尖,掌舵人住院,受重伤,这对企业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白蔓筠这边也不轻松,大家都知道她是宋子铭未婚妻,周泽宇替她挡刀,两人之前还是情侣关系,这个卖点很吸引人眼球。且三人的身份都不俗,活脱脱的素材。

    宋氏的一些董事,想让白蔓筠退出公众视线,因为她有损公司形象。

    杜柯大概说完后,子铭才说:“两个小时之后我去公司,你先查出源头。”他想了一下,“这样,我给你一个号码,他是侦探出生,叫何磊,有他和你一起,会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宋总,那些董事的要求……我要怎么办?”他试探地问。

    蔓筠出来了,七宝马上扑过去,子铭平淡地说:“他们这个德行就没变,天天被媒体揪着鼻子走,我偏要打破这个定律。什么都不做,直接无视。”

    蔓筠穿着黑色针织外套,头发长了好些,快及腰了。子铭搂着她进屋,“别在外面瞎晃悠,穿的又少。王姨饭应该做好了,我们吃了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门口堵满了记者,水泄不通,一开始子铭没想到这个,才下车就被记者盯上了。

    一群人马上围过来,“宋总,周总为了救您的未婚妻白蔓筠小姐,重伤住院,对此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宋总,周总虽然结婚了,但还是对您的未婚妻念念不忘;您对白小姐也是情深似海,白小姐有什么过人之处吗?”

    “白小姐,出现这些新闻,你会顶着压力继续在宋氏,还是要辞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幸好杜柯赶来,帮他们挡了人,宋子铭站在楼梯高处,不忘护着蔓筠,“我受够你们的捕风捉影了。我实话和你们说,我完全不介意这件事,你们也不要添油加醋。不管你们为谁工作,我不会受你们半分影响,更别说人事调动。还有,顺便宣布一件事,下周我和蔓筠即将大婚,欢迎各位光临。”

    外面那些人还在喋喋不休,子铭已经带着蔓筠走了,留杜柯一个人应付记者。

    蔓筠突然笑了一下,“宋子铭,我现在才发现,你好帅啊!”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他永远不会谦虚,“有我在,你就安安心心做你的宋太太,什么都不用操心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……风格很宋子铭。

    周泽宇病房里很热闹,人特别多,都是他本家的人,无非就是他躺着,想有人趁虚而入,想借机上位。

    子铭先敲门,里面安静了一会儿,马上有人来开门,周易昆看到来人,“还想去找你,你就来了。你爸没有实权,就任由你胡来?你别忘了泽宇是被谁害成这样,还透露说他住院,让那些记者堵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周易昆不是个糊涂蛋,他稍微想想就知道应该不是子铭,不过关心则乱。事情关系的,不仅仅是他儿子,还有周家旁支的族人,都对董事长一职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听一下刚才那些记者问我们的问题,听完你就知道是不是我了。”子铭说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周易昆看了一眼白蔓筠,大抵知道了内容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还在吵,“泽宇就清醒了几分钟,我们不可能一直等他好。下午召开董事会,选一个代理总裁,这总行吧?”

    子铭听了,低声对周易昆说:“其实多的是办法,为什么非要用这个,伯父不介意的话,我去给他们出一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如果有了宋子铭的支持,应该能拖到泽宇好起来,周易昆心动了,“条件呢?”

    “我未婚妻不能白白被打,谁打的,谁就道歉。”他不假思索地说。

    蔓筠一直没开腔,还以为他会提一些对周氏企业的要求,从中获利之类的。没想到居然说这个,可能对周易昆来说,也是很出乎意料,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再次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会和徐珊说的,我先白小姐道歉,多有冒犯。”态度倒是诚恳。

    蔓筠淡淡地摇头,“你们是他父母,儿子病危,怎么发火都不为过,我理解。”

    周易昆对她的了解很匮乏,大都都是来自于白露婷当年那件事。现在这种情况,她没有趁机踩一脚,大放厥词。而是同样礼貌地回复,颇有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周易昆阅人无数,他开始知道,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对她评价极好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果真有着说一不二的影响力,三言两语就把那些人怼得说不出话,最后决定,让周易昆先代替泽宇的位置,等他恢复。

    病房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,有人心有不甘,有人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这时,躺在病床上的泽宇,梦呓般地说:“蔓筠,小心!”

    白露婷也在,所有目光齐刷刷看向她和蔓筠,气氛一度十分尴尬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1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