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二十、吃瓜

    吃饭时,白丰行说:“婷婷,我把那件事和终于坦白了,你第二个孩子是假的。纸包不住火,我以后不能保护你,想为你把这件事解决了。但我没有提到你,就说你毫不知情,你都以为自己是真有孕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有些肿,眼睛干干的,想哭都没有眼泪,更加心酸,“为什么?”她哑着嗓子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不问吗?”他笑着说,又把碗里的鹌鹑蛋夹给她,“你最喜欢吃的,给你。”

    一直很喜欢吃的东西,在这个时候都变得十分苦涩,如同嚼蜡。

    在宋子铭他们开车回家的路上,白丰行打电话给他,他看了正在玩手机的蔓筠,关掉蓝牙,使用听筒接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和蔓筠说几句话,她电话我打不通。”他像是在祈求一般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他怕说出一些不该讲的。

    白丰行解释道:“我明天就会去自首,想和蔓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个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蔓筠,电话。”子铭把电话递给她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人打宋子铭电话找她?见子铭在开车,她没多问,拿着电话才问:“您好,哪位,我是白蔓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大伯。”他都有点心虚,怕蔓筠挂电话,“你先不要挂,我有话想说。”

    她没想挂,也想听听他能说什么:“你说,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子铭用口型告诉她:“录音”。她以为是要留证据,马上安了录音键。

    “我得向你道歉,不管是你爸妈,还是你,我都很对不起,抱歉。但做这些错事的都是我,明天我就去自首,你能不能不要为难露婷,她……她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他说得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蔓筠嗤笑,“你是怕你进去之后,白露婷没人保护吧?”

    “以前都是我的错,什么惩罚我都接受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丰行。”蔓筠直呼其名,“我不是你,哪怕我爸和你没有血缘关系,你居然狠心置他于死地!白露婷再怎么样,也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,我不会对她怎样。倒是你,赶紧进去,好好思考一下你这大半辈子做的缺德事。”

    他一听不为难白露婷,高兴得不行:“好好好,我一定好好思过。”

    他这狗腿子的德行,蔓筠很是讨厌,一下子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子铭随口问:“怎么?他说什么惹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蔓筠摇摇头,“没什么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他这幅深情老父亲的做派,我才不领情。你叫我录音干嘛?他也没有具体说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以防万一嘛。”他把手机放回原位,“下车吧,唐成在里面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一看,车子停在都煌,眉头皱在一起,“怎么会来这里。”她记得没错的话,江颖就在这里面上班,也不知道经过上次那件打人事件,她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坐一会儿就行。就是简单的聚一下,我国外的一些朋友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很识大体的,哪怕再不喜欢这种场所,这个面子还得给宋子铭,“我叫走就走啊,不准多待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谢谢老婆大人。”他就知道蔓筠会答应。

    只是蔓筠忘了,这何欢,也算是他国外的“朋友”啊!一到房间,里面乌烟瘴气的,坐着几个人,其间就有何欢和唐成,其他男男女女都有虽说是他国外的朋友,也只有一两个是金发碧眼的。

    何欢低头喝酒,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,走到子铭面前:“晏亭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她只问晏亭,也不问问蔓筠是谁。直觉告诉蔓筠,这人和晏亭关系匪浅!

    子铭笑着在桌上拿了一杯酒:“向蓝,我来了你居然问他,太不给我面子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个向蓝是亚洲人的长相,偏混血,五官立体深邃。她豪放地说:“他是我旧情人,你是吗?”

    果然!蔓筠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唐成把她拉到一边,“得,就你有旧情人。子铭,和大家打个招呼吧,很久没有见了。”

    向蓝搂着何欢,向子铭努嘴,“怎么,见到你旧情人都不心动?”

    “向蓝,你别闹。旁边那位可是他未婚妻,别开玩笑。”话虽这么说,但笑得可开心了。

    她不以为然,“有什么?要是晏亭来了,我才不管他身边有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,都默契地把蔓筠当成隐形的,没人给她打招呼,甚至不把她当子铭未婚妻。

    宋子铭把她推到前面,“我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未婚妻,三天后,我们将会举行婚礼,欢迎各位到场。”

    场内人的表情百变,变幻莫测。尤其是何欢,脸上的笑逐渐僵硬,眼神往下看,不敢透露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向蓝最先反应过来,“宋子铭,你以前不是爱何欢爱得死去活来,怎么现在又要和这个女人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很不高兴,“什么叫这个女人?向蓝……”

    蔓筠拦住他,笑着把包递给子铭:“拿着。”然后也抬了杯酒,对着他们说:“各位是子铭朋友,所以我也愿意与大家和睦相处。但看来你们还停留在何欢与宋子铭时期,该更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淡淡一笑,“我也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白蔓筠,宋子铭是我的未婚夫。你们认识我高不高兴都无所谓,我挺荣幸的。”

    一连串话下来,他们听得目瞪口呆,向蓝在何欢耳边说:“看来是个恨角色啊,难怪到现在你还没把宋子铭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其他人还是要给面子的,包括向蓝也不例外,大家都敬蔓筠酒。只有唐成、何欢坐着不动。

    蔓筠觉得有点反胃,就说去卫生间,子铭想跟着去,她去,但唐成拉着他:“难得见面,卫生间又不远,不用你看着。”

    她也说:“没事,我一会儿就来。”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还是嘱咐好几遍,“有事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既然都来了,蔓筠还是想问一下江颖的情况,到前台去,一问谁都说她辞职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啊?”蔓筠问。

    “没多久,就是前不久马毅打了周氏总裁,我们主管觉得是江颖的错,所以就把她开了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,明明惹事的人是那男的,偏偏她来背这个名。难怪江颖会说那些话,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谈情调的,有的人就是注定为生活奔波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给我一个她的地址?”虽说是同学,但她们连彼此的联系方式都没有,因为生活圈子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还是觉得反胃,又去吐了一会儿,一点都不想回去刚才那里,烟味那么重。她手覆在肚子上,看来得赶紧去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她站在走廊,恰好向蓝和何欢也出来,向蓝很懂,马上先去厕所,留她们两个对话。

    “我和子铭在美国相识,那时候,我们是所有人眼中的金童玉女……”

    蔓筠直接不听,打断她说:“有点冷,我先进去了,你慢慢在这叙旧。”

    尴尬,何欢恼羞成怒,“白蔓筠,你就那么没礼貌?我在说话你就这种态度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蔓筠回过头,“我和你说,昨天我和子铭去宋家大宅那边,他爸非要给我们看日子,子铭说,没关系,只想和我尽快完婚,特别想把我占为己有。我听了,超级感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谁想听你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。”何欢粗暴地打断。

    她挑眉,“对了,你和我诉说你们以前的甜蜜往事时,我也是这种心情。只是我的,修养不允许我说难听的话,只能是默默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何欢对她这个反驳哑口无言,只能放狠话了:“白蔓筠,你真觉得你们这个婚,能结成?”

    那时蔓筠对她这个说法是很不屑的,觉得她就喜欢找存在感,等事情真的发生时,更加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荣城又有大事发生了!十几年前,白家捡来的小儿子白丰松死于车祸,包括他的妻子也死了。现在白丰行带着一系列证据,到警局自首,并承认是他买通司机撞的白丰松。

    白家还真是一波三折,从以前白蔓筠两姐妹的感情、到后来白家倒闭,还有现在白丰行教唆杀人,头版头条几乎都被白家占领了。

    马上白蔓筠就去指证他,他全认了。因为年限过长,案子拖的时间太长了,他是教唆杀人,再加上自首。白丰行被判了20年有期徒刑。

    何欢看到新闻,大跌眼镜地同时,更加生气,还以为手里握着的,是筹码,能赌赢所有和宋子铭的赌局。没想到,这才刚开始她就输了。

    她不禁在心里骂白丰行:没出息,难怪生出白露婷那么蠢女儿。

    既然子铭走后招,那她也只能反击了,就算不能怎样,也要掀起一番风雨。

    她早就查白蔓筠的资料查得一清二楚,她知道白露婷是私生子。不是很多人都好奇嘛?为什么白丰行会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,看来得由何欢帮他们解惑了。

    她联系好媒体,把这个猛料爆给他们,要求今天之内必须发出来。

    吃不完的瓜,一波接一波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1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