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二十二、亦真亦假

    后天就要结婚,这天才去试婚纱,蔓筠觉得太赶了,有点闹别扭。

    “万一婚纱不合适怎么办?还有,我都没有见过设计图,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可不穿,对了,还有敬酒服呢?”真的是第一次结婚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子铭单手扶额,还从来没见过他夫人这么唠叨的样子,“放心吧,你一定喜欢。再说了,难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尺寸?他们用尺子比着量,能有我准?”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该和他争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是去一家高级定制的店,他们一去就有人提着一套婚纱过来:“白小姐,这款婚纱是你的理想型吗?”

    这声音有点熟悉,但蔓筠的视线全被这婚纱吸引了,不是传统的婚纱形式,很轻盈,腰和胸是收紧的,下摆看似流苏状,实则是纱,裸色,不是特别白。

    看到她眼里的惊艳,子铭笑着说:“秀姨,带着蔓筠去试试吧,她口水都要掉在上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蔓筠回头问他。

    秀姨把裙子移开,“哈哈~你没听错,就是我。早就在这儿等你们,总算是来了!走吧,试衣间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有道是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乎!她挽着秀姨的手,“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惊喜啊!”秀姨把婚纱挂在旁边,幸好试衣间很大,足够站两个人,还放东西,“你不知道,子铭很早就和我联系这件事了,他说我认识这方面的人多,请我帮你们参谋一下,这新郎和新娘礼服。我朋友很多这方面的行家,不是难事,难就难在,他太难伺候了!”

    蔓筠脱了外套,笑意蔓延,“他还敢麻烦你?”

    “那是!不是太长,就是太短,或者太漏,要不然就是款式不对。反正我朋友已经不想再理我就是了。”她们开始穿婚纱,有点繁琐,都怕把婚纱弄坏,便没有后话了。

    穿好后,蔓筠头发已经乱得不行,她随手抓了一下,看到镜子里不一样的自己,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尹秀满意地点头,“看来子铭那些要求都是对的,这简直是仙女啊!”

    “秀姨,你净取笑我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很少夸人的,到现在这个岁数,夸的人不上五个。当年你妈和子铭妈妈也是,那真是美艳不可方物!迷倒了多少小伙子,不过,你也好看,比她们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们已经走出来了,秀姨在后面帮她理裙摆,宋子铭也早就穿好,剪裁得当的西装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,后面还有微微的幅度,哪怕是坐着,也显得贵气逼人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看东西,秀姨带着笑意,“子铭,你不欣赏一下你美丽的媳妇儿吗?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,两人眼里的火花不尽相同,但喜悦却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我眼光可以嘛!”他啧啧称赞,很是骄傲。

    蔓筠剜他一眼,对秀姨说:“秀姨,结婚那天,你牵着我的手走红地毯吧。”

    她推拒说:“会不会不合适?就算你父亲不在……我也不太好代劳啊!”

    她很认真地说:“我去牢里把白丰行接出来吗?真是,你就答应我吧!”

    尹秀正在左右为难,子铭也说:“秀姨你就答应吧。既然你和蔓筠妈妈是那么好的朋友,怎么就不能带着她走呢?”

    她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“好!那从此以后我就是蔓筠娘家人,你要是敢对不起她,欺负她,我第一个不放过你!”

    子铭装作很怕的样子,“这还没娶进门,就被这样威胁,我看还是不结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晏亭和琦玉也来了,他们是伴娘伴郎,要来试衣服。晏亭看到他们三个都在笑,就对琦玉说:“人家看着才像一家人,要不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说这酸话!蔓筠不让琦玉走,“琦玉得留下来当我伴娘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晏亭走也不是,留也不行,眼巴巴地望着子铭,也希望他能挽留一下,谁知他说:“没事你走吧,我打电话叫唐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晏亭头上冒出六个点。

    他还期望琦玉能做点什么,但琦玉注意力一直放在蔓筠身上,惊叹般地说:“天呐!你也太美了吧!”

    她表情十分夸张,蔓筠安慰她,“你做新娘的时候也美。”

    晏亭找到机会,“就是,那我们就先彩排一下,当他们伴娘伴郎。不过,我们的衣服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简直是无缝对接,还好大家都没有拆他的台。

    在他换衣服时,子铭也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子铭进来,他微挑嘴角,“怎么,想趁机看看我的身材?”他身材的确不错,不过子铭没兴趣。

    “向蓝来了。”子铭说。

    晏亭脸色瞬间僵硬,“她怎么来了?不会是你叫她来参加你的结婚典礼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叫她来,和你凑在一起,我是想结不成婚?”子铭睥睨他,像看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晏亭衣服穿一半,白衬衫还是松松垮垮,“你结婚她是不是要来?”

    子铭点点头,“我觉得唐成会带着他们一起来。我就是给你说一声,让你有个心理准备,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晏亭抓了抓头发,用英语低声骂了几句。看来前任果然是最可怕,这还没见面就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试完衣服,晏亭和宋子铭商量,先带他去找一下向蓝,事先见面总比偶然遇到好。子铭也怕他们在婚礼上闹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们说有事要一起出去,琦玉打量着晏亭说:“你是怎么回事,试完衣服就觉得你不对劲了,整个人怪怪的。你们是出去有什么事啊?我能跟着去吗?”

    晏亭看了子铭一眼,拉着琦玉的手说:“就是约好了要一起和一个生意伙伴吃饭,没什么事,但人家都没有带女伴,怕你去了无聊。”

    子铭对蔓筠使眼色,她秒懂,劝琦玉说:“让他们去吧,左右不过是喝酒,你又喝不了酒。我想去逛商场,你陪我。”

    蔓筠都这么说了,她就勉强答应,“八点你来接我,打车也要来接。”晏亭赶紧保证会接人,就和子铭走了。

    两人正走着,蔓筠的手机突然响了,是个陌生电话,接起来才知道是江颖,原来是上次蔓筠随口的一问,他们和江颖说有人找。

    江颖满心愧疚:“我也想找个机会和你道谢的,但没来得及,现在有空吗?我们见个面。”

    蔓筠看了看琦玉,“额……有空,琦玉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们一会儿见,我把地址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蔓筠挂了电话,琦玉才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江颖,说是要见面。”蔓筠收到地址,准备打车。

    琦玉不让,“不去见她,那天都是因为她才搞成那样,你还被泽宇哥的妈妈打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那件事,她不再叫周泽宇全名,而是去掉姓,加上“哥”,在那种时刻做出的第一反应,的确让人敬佩。

    她维护蔓筠,所以也喜欢对蔓筠好的人;当她觉得江颖害了蔓筠,就很讨厌江颖。林琦玉的喜怒哀愁,都像小孩子那般单纯,爱屋及乌,也会恨屋及乌。

    蔓筠硬拉她上车:“怎么那么大了还这种脾气,那天那事也不怪她,错的是那个酒疯子。江颖也是受害者,你还在这搞受害者有罪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她是受害者,可是,谁让她牵连了你。”

    以前白露婷欺负蔓筠时,她也会帮蔓筠出头,但都是小打小闹,每次得逞都是得意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她也不容易,你想想她只是同学聚会,遇到这种人都要被刁难,如果是在上班,又会是怎样的光景?

    琦玉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。但那事真不能怪在江颖头上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是有事说事的人,不是那种处处为人着想的圣母玛利亚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些,她脸才好看些,“我本来就没什么好气的,被打的人又不是我,我有什么好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说气话,但蔓筠知道她不闹别扭了。

    见到江颖,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话,就是道歉啊什么的。

    蔓筠比较好奇她和那个人的关系,“揪着你不放的那个马总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江颖很无奈,“他叫马毅。经常来我们这边玩,一来二去就熟了。他那天的行为其实很反常,他平常虽然色,但脾气还算温和,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很奇怪,他开始抓着我的时候,一开口就问我是不是在这搞同学聚会。我都没说,他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有猫腻,这件事不单单是喝酒闹事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琦玉也发现了,“他会不会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江颖很认同,“那天太混乱了,之后我想起来才觉得不对劲。那些瓶子不是他手里拿的,是本来就放在那里,就好像就等我出来,他纠缠,然后引出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”自然是指周泽宇、白蔓筠和林琦玉。因为不知道对方目的,只能是把琦玉算进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江颖说这些,蔓筠都以为只是简单的醉酒。

    她告诫江颖,“这些事你不要对任何人透露,谁都不行!”

    才说着,她突然一阵反胃,就跑去卫生间,琦玉跟上去帮她顺背,随口说:“你不会是有了吧?”

    她是第二个人这么说了,蔓筠这几天太忙,没有时间,都把这事给忘了。她想,既然提到,那就去医院检查一下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2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