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二十五、失望

    蔓筠的手机响了好几次,她补好妆才接起来,看是琦玉,她忙说:“马上出来,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慢点,我只是担心那个疯子把你怎么样。”她情况特殊,琦玉才不敢催她。

    蔓筠收拾好出来,对露婷说:“走吧,一起坐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琦玉姐也在车上,要不我打车过去吧。”她也知道琦玉的暴脾气。

    “走吧!今天我不方便那包,你帮我拿一下。”顺手就把包递过去,很自然的。

    婚车排着长长的一条队,都数不清有多少辆了。到车上蔓筠才知道,原来子铭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来了?我还以为你在酒店那边。”蔓筠说。

    “接新娘子我怎么不来?不过我刚来没多久,快上车吧。”子铭笑了笑。

    果然,琦玉看到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高兴,“你是去砸场子吗?”当然知道她不敢砸,就是故意讲话堵她。

    露婷有点尴尬,蔓筠率先坐上车,“就你话多,来露婷,坐这里。”

    杜柯也对她们之间的转变好奇,偷偷看了两眼,但他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多问。子铭只是和蔓筠攀谈几句,没有说什么,他知道蔓筠做事有她的道理,她不是无脑的良善之人。

    她们三个人坐在后面,她一句话都没有说,琦玉看她态度挺好,也没有过多为难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门口,子铭公主抱着蔓筠进去,她有些不好意思:“那么多人看着,我自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,那么美的脸挡着多可惜,手拿开。”他低声说。

    琦玉和露婷走后面帮她弄裙子,琦玉没经验,裙摆太大,她怎么都理不好。

    露婷走上前,“琦玉姐,我来吧,这个我比较有经验。”也是,毕竟她结过一次婚嘛。

    琦玉看她三两下就弄好,还叫姐,顿时什么气焰都没了。

    看到新郎新娘进去,引起不小轰动,金童玉女般的新人,怎么惊讶都是应该的。还有半小时左右走红地毯,那扇门还是没有打开,大家都很好奇宋子铭葫芦里卖什么药。

    琦玉和她闲聊,有意无意地说:“你怎么突然就愿意来蔓筠婚礼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想清楚了,觉得以前是自己太蠢。所以就来了,可能我姐……也不太高兴吧。”她低着头,闷闷地说。

    琦玉看她一眼,不自然地拍着她的肩,“别想多了,你来她不知道多高兴。这死丫头虽然不说,但我知道她心里特别在乎家人。目前你是这世界上唯一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,所以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今天来的宾客很多,形形色色的,有个女的一直盯着琦玉看,直觉告诉她,这个女的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欢早就在现场了,她拨通宋明新电话,“人带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,青山那个疯子已经被带走了。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他也在婚礼现场,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给我他的联系方式,让他按照我说的做。”何欢说完,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联系上那个人,问他名字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齐军。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扯到你们任何一个人,当初当众下跪成了我的一个屈辱。这次能还回去,我应该感谢你们。你们只要答应给我安排后路,我就什么都不会说。”他知道他们这边的人想表达什么,他就先自己说了。

    何欢会心一笑,“好!够爽快。也不要你做什么,只要破坏了这场婚礼就行,当时候有人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扇没有打开的门,何欢笑容逐渐扩大,无论里面是怎样的人间美景,你都不配拥有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时间,她到处找白蔓筠,现在正是趁胜追击的好时刻!

    蔓筠在休息室,其他人在外面忙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她还以为是琦玉,“外面都好了吗?子铭到底装扮些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回头才发现是何欢,她笑容瞬间收起来,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何欢笑着把手搭在她肩上,看着镜子里貌美如花的蔓筠,“多漂亮的一张脸蛋,也不知道子铭怎么忍心伤害。”

    蔓筠不知道她要搞什么把戏,冷漠地说:“有事说事,没事就请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凶干嘛?”何欢笑了笑,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“好一场盛大的婚礼啊!还没开始就已经赚足了眼球,到现在热度都高居不下,还有那神秘的婚礼现场。白蔓筠,你还真是命好。”

    命好?蔓筠听得想笑,这些人就只会看到你光鲜亮丽的时刻,“如果是说这些废话,请你,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没想过,子铭怎么会那么掏心掏肺地帮你?在你爸妈那件事上,他可是砸下了不少钱、人力物力。”何欢故意吊胃口,话说得很慢。

    “做这么多,就只是因为他们是他的岳父岳母?你那么聪明的一人,怎么这时候就糊涂了呢?”

    说实话,蔓筠也曾怀疑过这个问题,想解释为宋子铭在乎她,好像也说不通。他是一个很理智的人,不会因为私情而影响工作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就直接点,你这种说话方式我真不喜欢。你既然来了,应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,这才是目的。你要是继续这么慢吞吞的,我还不乐意听了,你考虑好。”这种人就是想让人求她,蔓筠偏反其道而行之,这种激将法更加有利一些。

    果然,何欢愣了一下,“白蔓筠,你还是那么骄傲得意。你真以为子铭为了你?他没有和你说过吧,当年害他妈妈裸体坠楼的,是你妈,你妈抛弃了莫阿姨。”

    蔓筠彻底震惊,不可置信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何欢得到她想要的反应,扯了扯嘴角,“震惊吧?还有呢,你以为他那么针对白丰行事为了你,大错特错!当年指使韦康绑架莫阿姨的,就是白丰行!所以从一开始子铭就在利用你,把你作为一个白家的切入口,走进白家,一步步瓦解白家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,不仅仅是让白丰行付出代价,而是让白家在荣城彻底消失!你有什么好骄傲的,至始至终,你只是一颗棋子。你以为他爱你?国外那么多年,他心心念念回来就是为了他妈妈,但你妈居然是罪魁祸首!母债女偿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信息量太大,要不是蔓筠足够强大,早就撑不住了,她的胸口开始隐隐作痛。她手贴着小腹,不断提醒自己,不能激动,孩子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那他为什么要和我结婚?”那些好,不可能都是假的,不会!

    何欢研究自己刚做的指甲,满不在乎地说:“从天堂到地狱,你不觉得这样更有意思?他不会和你结婚的,白蔓筠,你现在所经历的,都是假象,像美丽的泡沫那般,假的。”

    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“哦!对了。你还不知道他怎么逼白丰行就范的吧?”她神秘一笑,“你可真是一颗尽职尽责的好棋子,能让周泽宇那么为你神魂颠倒。子铭也是算到他会帮你挡,所以才叫马毅下重手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周家没有主心骨,只能靠子铭扶持。那白露婷在周家的去留,就是子铭一句话的事。他用此来逼白丰行,白丰行自然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也怪我,和子铭赌气,死活不肯交证据。其实他要是和我好好说,我不会和他做对的。他就是什么都不说,动用美国的黑势力帮我找合适的骨髓,也是什么都不说,我还是从唐成那里听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可能是怕蔓筠听不清,说得特别缓慢。

    难怪那天蔓筠问他,骨髓那么难找,那么快就找到了?他表情不自然,还转移话题。原来人家是在暗中安排,为何欢早就做好一切准备。

    难怪江颖说当天的情况会疑点重重,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场局!

    她挨了一巴掌是小,可周泽宇何其无辜!蔓筠还为了与他撇清关系,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。

    白蔓筠哪怕是化了厚厚的妆,那些外在装饰全无济于事,她脸色发白,连带着身体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何欢想说的都说完了,“言尽于此,你就好好等着,看看子铭是否会来接你,和你结婚。”

    她一走,蔓筠马上弯着腰护肚子,胸口一阵发慌。她赶紧掏出电话,打林志华的电话。

    好在,他接得很快。

    蔓筠说话都困难,那边说了好几声喂,她才开口,“救……我,我在休息室,快……”

    是失望吧,蔓筠想着。看来这又是一场错付的感情,她再也没力气了,直接靠着地板。

    林志华一听,急忙往这边跑,“你不要乱动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一路狂奔,挨个房间地找,终于找到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躺在地上,人特别虚弱。

    志华抱她起来,简单地给她检查了一下,从口袋里把药掏出来,想喂她。

    却被她躲开了,“我怀孕了,能吃吗?”

    他眼色黯淡下去,默不作声地减少一颗药,“能,张嘴。”

    她这才乖乖吃药,休息了好一会儿,才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有药?”连她自己今天都没有带药,林志华怎么有。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,拿纸巾擦掉她额头上的汗水,“一直放在身上,就怕有这种特殊情况。”

    他想挡住她所有的意外,让意外都变成虚惊一场。哪怕没有新郎的婚礼,他都会义无反顾地伸出援助之手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2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