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三十二、童言无忌

    这时,铃声又响了,蔓筠才放下碗,小安之就先起来了,“妈妈,你吃饭,我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他像模像样地查看来客,再打开门:“陈阿姨好。”

    是楼下的邻居,又来给他们送吃的来,“安安,又是你开门,妈妈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也在哦!”这个小孩,也不知道在哪儿学的,在外人面前就不加“林”字,直接叫爸爸。

    蔓筠赶紧过来,“陈姐,快进来坐。安安,你让开,让陈阿姨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赶紧摇头,“不了不了,我刚做的水果沙拉,想着安安爱吃,就拿上来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不进门,志华也过来打招呼,“既然来了就来坐会儿吧,我们正在吃饭,你多少来吃些。”

    她惊艳地看着志华,快五十好几的人了,还是掩饰不住花痴,“不用了,你先生没两周来一次。你们小两口难得见面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要走,蔓筠赶紧追上去,“陈姐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到了电梯口,她挤眉弄眼地说:“每次看到你先生,我都觉得好帅!你们啊,什么时候再给安安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,我免费当你家保姆。”

    蔓筠佯怒,“陈姐!有没有个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!你们那么好的基因,别浪费了。”陈姐哈哈笑着,“开玩笑的,别送了,快去吃饭吧,有空带安安下来玩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你的沙拉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,又不是送给你,我是送给安安的。”她笑着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这个陈姐也是荣城人,蔓筠搬来这个小区就和她认识了。异国他乡,听见几声家乡话,实属难得,所以她们之间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安安比较讨人喜欢,嘴巴又甜。陈姐离婚离得早,没有孩子,但她又很喜欢小孩儿,对安安很好,他们自然更亲近了些。她有什么好吃的,带来什么特产,都不会忘记分他们家一份。

    蔓筠转身回去,一进门,看到志华正在喂安安吃沙拉,一个劝一个的,安安还说:“这碗里的留给妈妈。”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这更暖心的?她笑着走过去,“还是给我们安安吃,陈阿姨特意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回来啦!很好吃的,你吃一个。”他的小手拿着勺子,感觉都快拿不稳了。但还是死撑着,就等蔓筠吃。

    她无奈地笑笑,凑过去吃了一口,安安才心满意足地自己吃。

    志华一直笑着看他们,假装吃醋:“只喂妈妈呀。”

    安之会意,马上碗推过去:“全给你。”然后眼睛都快落在碗里了。

    两个大人哈哈大笑,他明明舍不得,但还是要拿出来。

    吃完饭,安之非要吵着去游乐场,要是只有蔓筠在的时候,他是万万不敢这么放肆的,但他想着有他林爸爸,就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果然,蔓筠板着脸不答应,林志华马上抱着他:“好,我带你去玩。”

    蔓筠不好说什么,“别总是纵容他,要不然该不懂事了。见到什么都想要,你少惯着他。”

    他不以为然,“我们安安已经是算懂事的了,换作平常的孩子,才不听道理。你啊,也别对他太严苛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,安之这孩子,听得进话,他要是觉得自己错了,就会认,但有时若冤枉了他,他脾气也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蔓筠接了个电话,是公司那边要是要过去一趟。她以前是做公关和管理,来这边,她找了一家跨国公司,公司是做设计方面的工作。她在商务部,主要负责对外交流,洽谈合作。

    她看那两人正准备出门,就说:“我要去一趟公司,你们去玩儿吧。”

    安之不高兴了,“你不去,那我也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最好,就乖乖待在家。”蔓筠巴不得他不出去,出去玩又闹腾,就像今天中午那样,喊不听。

    硬的不行来软的,“妈妈,你好久好久没带我出去了!难得今天林爸爸也在,我们一家人出去玩一会儿嘛!”

    蔓筠最是招架不住他这种撒娇方式,他总是把林志华当成一家人,但每当这个时候,她都会觉得尴尬。幸好志华不说什么,也不接话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一会儿,我要早点回来工作。”蔓筠妥协道。

    “好耶!”他蹦蹦跳跳的。

    夜晚的英国很有味道,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绅士与浪漫的味道。

    安安说是想出去玩,其实也就是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大草坪,虽然也算小型游乐场,但真的小得可怜。他在那边有几个好朋友,经常一起玩。

    他英文可以正常交流,和这边的孩子都能打成一片。好容易来一次,蔓筠就让他自己去玩,在他手上带了一个小手表,“等这条第二长的针跑到12这里的时候,你就要回来,妈妈就在这里等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很鄙视地看着蔓筠:“你直接说十点钟不就行了。笨妈妈,算了,我去玩啦!”

    蔓筠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志华忍着要笑不笑的。

    她疑惑地说:“这小孩什么时候学会看时间的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教的,一学就会,多讲几遍还嫌我啰嗦呢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   她恍然大悟,看着眼前的景色发呆:“时间真快,安安都这么大了,会那么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快。你看他和Jim玩得多开心玩得那么开心,你离开荣城的时候……”他声音越说越小,悄悄看了一眼她的反应没继续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蔓筠也没接着说,荣城对她来说,是一个永远也醒不来的噩梦,根本不想提及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志华转移话题说:“对了,你刚才不是想去公司,是有什么事吗?急的话你先过去,安安哪儿我哄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,“不用了,也不是多急。也就是有个酒吧,他们想要在英国这边建一个分店,找到我们公司,帮他们做图纸。”

    “酒吧?”林志华有些惊讶,“开酒吧都能开到这边建分店,厉害啊!叫什么名字,我看看有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蔓筠摊手表示无奈,“我只是接到通知有这么件事,具体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这个话题就停在这儿了,晚风轻轻吹,耳边都是孩子的欢笑声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孩童天真的声音,是最接近上帝的天籁。

    蔓筠眼睛一直停留在安安身上,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。

    志华则是在他们俩之间转换,岁月静谧美好。

    在这里还有一些家长在教孩子骑自行车,一小孩儿踩得太猛,直直朝蔓筠开过去,家长也没有拉住。林志华眼疾手快,马上把蔓筠拉过来,躲开了小自行车。

    人紧紧得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家长忙跑过来道歉,用英文说:“对不起,吓到你妻子了吧,真的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志华也用英文回答: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善良。你妻子也很漂亮,祝你们幸福!”这是人家最真挚的祝福,还把小孩也带过来道歉鞠躬。

    蔓筠有点恍惚,这个场景何其相似。三年前在荣城,她去医院检查,和志华出去吃午餐时,过马路也是被他这么护着。

    过来这么久了,他还是这样。只是蔓筠那千疮百孔的心,已经无法再相信爱情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吓傻了?”志华笑着问她。

    她懵懵的,脱口而出:“这么多年了,你为什么还是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他手搭在蔓筠肩上,认真地看着她:“因为你值得。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,我对你好,是我自愿的。”他会心一笑:“再说,刚才还是我占便宜了,那人说你是我妻子。”

    她笑得苦涩,这算哪门子便宜?她本来就是他法律上的老婆,“我们是有法律认证的,他这么说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林志华收回手,温柔似水地看着她:“所以啊,有时候还是实际点好,法律承认了也没用。若真要选,我还愿意是实际上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在说他们名不符其实嘛!

    她正不知如何结婚,安安就跑过来了:“十点了,我们回家吧,妈妈。”

    这分钟,蔓筠觉得他头上简直顶着天使的光圈,“真乖,走吧。”马上就把安安抱起来。

    他受宠若惊,平常他都得自己走路,除非真的走不动了,才会抱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安安突然说了一句话,“我看Jim爸妈都会亲亲,为什么你们不亲亲。我刚才看见你们抱在一起,Jim说你们要给我生小弟弟。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这些孩子,未免也懂得太多了吧。蔓筠不好意思极了,支支吾吾地乱说一通。

    “安安,这是大人的事,小孩子不能管。”志华看蔓筠抱得累,伸手就把他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~”他摇晃着小脑袋:“那林爸爸,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Jim说你们要给我生小弟弟,但是我想和你说,我想要小妹妹。那样就没人和我争玩具了,你要记得啊,生的时候注意。”他极度认真,旁边的两人都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还真是童言无忌,蔓筠看着他的小身影摇头。

    志华时不时回头看她,像是怕她走丢似的。

    其实,要一直这样也挺好的,蔓筠这么想着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2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