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三十四、遇见

    王姨已经很久没有来他这里了,因为生病,她身体一直不怎么好。后来她介绍了一个人过来,但宋子铭不习惯,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那么大的一座房子,就只有他一个人住,宋家那边叫他过去都叫了几次,但他说不去就不去。这里于他而言,以前是一个家,现在更像是酒店,只是回来睡觉而已。

    他走到二楼,停留在他们以前睡的那间,手搭在上面,还是收回来,去书房睡了。

    他在书架上翻书,一个文件夹却落下来了,他弯腰去”捡,才发现是蔓筠的怀孕单。他眼神锁在上面,翻来覆去看了半天,才把它放回去。

    在公司的时候,只看到她负责的项目,都会失神半天,更何况是看到这张化验单。

    他站在窗户抽了一杆烟,打电话给何磊,“还是没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他问的自然是蔓筠,何磊不问也知道。

    一开始宋子铭是吩咐他找齐军的下落,找着找着,子铭就放弃了。开始全世界地找白蔓筠,何磊什么事都不管,只用负责这件事。

    现在子铭是时隔半年才问他这个问题,他也是惭愧,“没有,宋总。抱歉,我没能办好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他早知道答案了,还是忍不住问,“不怪你,和你没关系,行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何磊一般都是等他先挂电话,他又补了一句:“但是不论如何,都不要放弃,继续找。”

    哪怕希望再渺茫,也不能不找。

    “宋总,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何磊犹豫半天说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不当讲,但还是说出来了,说明你还是很想讲,那就说,不用问。”他讲话总是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何磊尴尬了两秒,幸好是在电话里,子铭看不到,“当天白小姐和林先生都宣布在一起了,您又何必一直执着于白小姐呢?那么多好姑娘,你怎么就……我看,何小姐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不该讲的,宋子铭冷声道:“她只是在用林志华气我而已,我最清楚不过。以后这种话你不准再说,尤其是帮何欢说话,那样我会怀疑,你到底是谁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猜想是触碰到他逆鳞了,马上道歉:“抱歉宋总,我下次注意。”

    子铭二话不说,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才闭上眼要休息,楼下传来门铃声,他问是谁,听见是唐成的声音,才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那么晚,你过来干嘛?”子铭说。

    唐成手里提着一大堆菜,“现在才八点半,是有多晚?你是一个人都忘记时间了吧。让开,是不是还没吃饭,我帮你做。”

    他经常过来给子铭做饭,子铭无奈地说:“你不用那么频繁过来给我做饭,搞得我好像故意不请保姆,占你便宜似的。”

    唐成已经在厨房开始忙活了,他背对着子铭说:“没关系,我愿意让你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子铭笑了笑,“好兄弟!我还是早些请个保姆,免得你总是不放心,跑来跑去。”

    他个子要比子铭矮些,他抬头看着子铭,“其实你也不用非要请,反正我闲着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想搬过来?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不介意。”他轻松地说,心却在加速。

    子铭看他一眼,“哈哈……算了,我建议!两个大男人住一个地方,想想就觉得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又不是睡在一起,再说,以前在美国的时候还不是住在一起。”他不以为然地说,见子铭不说话,他推了他一下,“你出去吧,一会儿就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唐成做饭很有一套,以前他们住在一起,都是他做饭。不一会儿,就新鲜出炉了。

    子铭忍不住赞叹,“以后你女朋友有福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会给每个人都做饭。”他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宋子铭没听清,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“我说,你既然已经承认何欢是你女朋友了,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淡,也不住在一起?”

    就好像所有人都串通好了似的,不停地在他面前提“何欢”这个名字,搞得他心里特别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把筷子放下,“唐成,我以为你会知道我的心思。我知道你喜欢何欢,没关系,你不用顾及我,你大胆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唐成一听这意思,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说:“你还想着白蔓筠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宋子铭点头,“我从来都没有否认过,所以,我也希望你勇敢一点。不管何欢是什么样的人,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“媒体报道的那些新闻,我只是看到都觉得你是有那么一点喜欢何欢的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不再接话,“喝酒吧,别说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宋子铭去机场时,看到晏亭和林琦玉,他们应该是刚出去回来。

    晏亭朝他打招呼,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法国,那边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琦玉是一点面子都不给,瞪了他一眼就走,还不忘对晏亭放狠话,“五分钟你再不跟上来,就不要跟了。”

    他尴尬地笑着,“别介意,她记这么个脾气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释然一笑,“这有什么,三年来每见一次,她都会这样来一句,早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还记得当时琦玉和晏亭闹了好大的矛盾,因为他的原因,琦玉死活不愿意原谅晏亭,晏亭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追回。

    也就是前不久,两人才和好。都因为他闹成这样,他不可能还会计较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两人寒暄了一会儿,琦玉在那里干瞪眼。晏亭也时不时往那边看,子铭心领神会,“赶紧去吧,眼睛都快望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刚才说你去法国干嘛?”

    子铭拍了拍他肩膀,“赶紧去吧,琦玉是个好姑娘,没什么坏心。能好好在一起,就不要磨蹭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子铭接到一个电话,“宋总,我们选定的地址是英国,不是法国。我刚刚看到杜柯发给我你的机票时间,您是有事情要去法国,还是记错了。”

    尴尬……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太忙,把地名都记错了。他清了清嗓子,“嗯,是这样,我去法国有事,事情办完了就会转去英国。”

    晏亭看他在忙,就说先走了。

    琦玉气冲冲的,拿着计时器对他说:“四分三十一秒,再晚一点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时间清零,“我不会让你等的,走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琦玉一直对子铭摆脸色,但还是担心地问,“他还好吧?看着人不是特别有精神。”

    他们果然是从小到大的朋友,互相知根知底,都在为对方考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蔓筠起了个大早,赶到机场时,她被告知,“Doris,客户因为有事,会先去一趟法国,等赶来这边再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Doris是她在英国的名字,她有点生气:“就不会事先确定?换个人来接吧,我到时候再和他洽谈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Doris,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临时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换人接就对了。”她全程英文交流,毫无困难,流利又好听。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赶紧回家去,今天安安不舒服,发高烧,本来林志华都要走了,但因为她有事,就耽搁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客户居然来不了。她心里担心安安,又觉得麻烦志华,更加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她匆忙赶回家,遇见志华正要带安安去看病,她说:“志华,你先回去吧,那个客户说是要晚上才会到,我自己可以带安安去医院。你公司不是有事,别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蔓筠本想把安安接过来,没想到他不让,“算了,我陪你去,要不我也不放心回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,我已经叫了车,别拖延时间了。”说罢,匆匆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天,安安的烧总算是退了,蔓筠把他托付给陈姐,这才放心地送志华去机场。

    都快登机了,他还一直交代说:“你记住了,你晚上回去,九点半就要喂安安吃药,红色那个晚上不吃,还有,水必须少,药效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蔓筠推着他说:“好啦,我都记得呢,不记得的再打电话给你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也行,那我先走了,随时和我保持联系,刚刚看他还得迷迷糊糊的。”他很担心安安。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。”蔓筠觉得他简直更像“妈妈”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宋子铭终于到英国了,刚下飞机,他瞟见林志华在登机口。大家经常飞来飞去,也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很甜蜜,子铭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瞥见了蔓筠的侧脸,他几乎觉得心脏都快骤停了,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前面还有人,他顾不得,直接插队,旁边的人都在看着他:“相貌堂堂的一人,怎么品行那么差?”

    他过了安检,赶紧往蔓筠的方向跑去,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人,每个年龄相仿的人都像极了他的蔓筠,他四处看,表情落寞得,感觉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像个迷路的孩子,站在人潮拥挤的机场,最终他颓然地底下了头。

    蔓筠才走到外面,就接到电话,“Doris,人已经到了,你要不去接一下?”

    她就在门口,无奈地说:“好吧,反正我顺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把信息和照片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走回去,四处张望,却在不经意间,目光与宋子铭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于蔓筠而言,这是一次猝不及防的意外。

    于子铭而言,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温暖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3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