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三十五、他是我丈夫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们似乎是在一个真空状态,所有人都消失,只剩他们俩对视,宋子铭脚步都无法移动,就这么痴痴地看着蔓筠,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嘴唇抖了抖,始终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,几番折腾,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白蔓筠也是,她从来没有想过会用这样的方式重逢,那人的反应告诉她,站在她对面的,就是那个把她抛弃在婚礼现场,去追前女友;又利用她,打通白家关系的宋子铭。

    她在不知不觉之间,已经泪流满面,她后退了两步,想要跑出去。

    宋子铭怕她再次消失,回过神来大步走向前。她哪里能敌得过宋子铭?才在门口她就被拽住了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就抱着蔓筠,就像是失而复得的宝贝,他的手都在颤抖,“是你吗?是你对吧?蔓筠。我……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,都对他们侧目而视,还有人说:“看人家这小情侣,可真够甜蜜的!”

    蔓筠苦笑,谁和他是情侣?

    她不动也不闹,反倒是宋子铭讲个不停:“这几年你去哪里了?我到处找了都找不到,你还好吗?吃了很多苦吧?”

    她特别冷淡,懵懂地说:“先生,你是谁?我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宋子铭身体僵了一下,慢慢放开她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心里冷笑,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说你是不是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是我啊!我是宋子铭,你未婚夫,你不记得了?”他焦急地说,说急了吐字都不是太清晰。

    “荣城你记得吗?我们在美国认识的,你当时在台下听我唱歌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懵懵懂懂的,淡淡地摇头:“我几年前生病,很多事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他有些崩溃地摇头,“你不可能不记得我,你不是很恨我吗?还不惜以自己为饵设置陷阱,白蔓筠,你在给我装傻。”比起她的冷漠无情,都无所谓,宋子铭更愿意她记得自己,而不是现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像是被吓到了,微微缩了一下,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记得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!那你告诉我,你看到我你哭什么?”子铭气急,摇着她问。

    她眨着眼睛,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……就是不由自主的,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松开蔓筠,看了她许久,从她眼睛里看不出一点往日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想,难道是以前留下的后遗症?不过,刚才不是看见林志华了,他轻声问:“那你认识林志华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啊,他是我丈夫。”蔓筠理所当然地说。

    宋子铭的面色,一刹时地变成了灰色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,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,全身麻木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得这样突然和意外,他惊奇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。

    半天才说:“丈……夫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丈夫,有问题吗?”她反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,蔓筠手机响了,应该是发给她要接的人,她拿出手机一看,上面赫然出现宋子铭的照片,还有他的相关信息。原来来接的人就是他?她心下一惊,又故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曼哈酒吧的老板?我来接的人就是你。好巧,我送我丈夫回国,刚巧就遇上你了,我带你去我们公司吧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的肌肉感觉都往下垂了,“你们有结婚证吗?”他找了个最蠢的问题。

    蔓筠笑了一下,“当然有了,我们在英国结的婚。”

    他彻底打倒,颓败地看着蔓筠,竟有眼泪流出来,“你不记得我就算了,怎么还……”

    可耻的是,看他这个样子,蔓筠居然会觉得心疼他,她在心里骂自己不争气,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,“宋总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自嘲一笑,擦了擦眼泪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“我中文名白蔓筠,英文名Doris,在英国,他们都这么叫我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点点头,在她眉间吻了一下,“好的,Doris,给你们老板说一声,我有急事先回国一趟,一周后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宋总,如果不是很要紧的事,我们还是先谈一下工作吧。”蔓筠忙说。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着蔓筠,“终身大事,你说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蔓筠干笑着说:“那你还是先去忙吧,需要我帮你订机票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就可以了,下次我直接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手机都递出来了,她只好接着,输入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子铭点点头,“我打过去一个,你也记一下我的。”

    那上面有个数字是错的,蔓筠忙抢过来,“我来吧,将就把我名字存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打通了才算好,“等我。”他说了这么两个字,就走了。

    蔓筠看他离开,心里的石头才落下,找了个位置坐下,心潮起伏,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她马上发信息给林志华:我遇到宋子铭了,可能会去找你,记住,我失忆了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傻乎乎地坐着,一直到陈姐打电话给她,说安安找她,她这才赶紧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下飞机,手机开机后,志华就看到蔓筠的消息,打电话给她没人接,应该是照顾安安去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还疑惑,怎么宋子铭就找到英国去了,这些年他不是没有怀疑过,但也只是怀疑。

    记得有一次,他们在酒会上遇到,无意间宋子铭看到他手机墙纸上是蔓筠,她是短发,笑得很开心。在子铭影响中,蔓筠没有短发,就认定是志华藏起蔓筠了。

    逮着他就问:“你把蔓筠藏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他肯定是不认,“蔓筠被你害死了,你不记得了吗?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激动得,简直想抢了他的手机,“你别想骗人,你手机上的照片,分明就是蔓筠近期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谁知,林志华直接把手机丢给他,“我和蔓筠相识早,这是她没认识你之前的照片!你好好看看,一个被你气得跳江的女人,还有没有可能露出这种笑容?”

    他拿着看了很久,照片上的蔓筠穿着白短袖,笑得恣意,是了,蔓筠怎么可能还会笑得这么开心?哪怕是静静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,笑容应该也不如以前那么明媚动人吧?

    这是最严重的一次,虽然还有其他的试探,但都不如这次直接。

    现在他遇见了蔓筠,肯定更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林志华回到家,见琦玉在,他就说:“琦玉,我有件事想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么严肃。”琦玉还在吃着零食,擦了擦手,乖乖地坐在边上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为什么我隔三差五去英国吗?”他想先对琦玉说,让她去陪着蔓筠,反正现在大势已定。

    “不是为了工作吗?”她说。

    志华笑着说:“还真是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,你是我哥嘛!以前你说蔓筠还活着,我就信了,你心里有她,这么淡定,肯定是没事。等时机到了,你自然就会告诉我她在哪儿。”她说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久的历练,林琦玉终于长大变成熟了,不像以前那么咋咋呼呼。

    她哥哥更是一脸欣慰,“琦玉,你真是变了好多。是这样,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,我给你蔓筠的地址,你随时可以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,浩浩荡荡,哗哗啦啦地从她的心理倾泻了出来,已经不能用浅薄的语言来表述的程度,似乎她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有跳动的欢畅。

    志华拉着她坐下,“别激动,听我慢慢说她的情况。她生了一个孩子,叫白安之,男孩。她现在在英国,最开始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,她的心情已经从激动变成了低落,她忍住眼泪,说:“蔓筠的这小半生,也太坎坷了,总是跌跌撞撞的。哥,我能明天去找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都和你说了,就是要你去找她,她今天告诉我,宋子铭遇见她了。我们虽然有着一纸婚约,但我宽慰不了她的心,安安又生病。你要是能去,就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琦玉忍住的眼泪终于决堤,“你们把我当什么?一点消息都不透露给我,如今好不容易说了,还是万不得已才说的。知不知道这几年,我多难过。”

    他坐过去一点,把琦玉眼泪擦掉:“你见了蔓筠,自然就有很多谜可以解了,她有她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琦玉也只是心里委屈,嘴上说说罢了,“我也没想怪蔓筠。我上楼收拾东西了,我应该会在那边多待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才说着话,琦玉上楼没多久,志华正喝着茶,就有人跑着进来说:“大少爷,宋子铭宋总来找你,正在进来。”

    来得够快啊!他把茶杯发下,拿了外套就迎出去。

    才打了照面,志华就先说:“那么快就来了?这样,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,车在外面,走吧。”

    那么多只眼睛看着,子铭不是不知道,很多话在这里也确实不方便,也没多说,就跟在志华后面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3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