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三十九、释然

    在低落情绪的人,总是容易想不开。

    夏宇站在那里看着潺潺的流水,想着自己荒唐不堪的过往,差点往下跳了。刚才那司机马上拦住她,“有什么坎过不去?非要走这条路,你不想自己,也要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连爹都没有,来这世上还不是活受罪。”夏宇有气无力地说。

    他无话可说,这种事没办法安慰,他就陪着夏宇站。

    白露婷出城去看地基,回到荣城的时候,她对司机说:“我想在这周边吃点东西,放我在这儿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白总,你注意安全,要是不好打车,你打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,以前经常在这边逛,她姐姐蔓筠好像就是在这里跳下去的吧,幸好没有事,不然,她得多难过。后知后觉才和姐姐和好,就这么分开了。

    几年来,她事情多,不能经常出去,蔓筠更是回不来,她们没见过几次面。上次见,还是安安两周岁的时候,算起来有半年没见了。

    她站在江边瞎想,听见有人在闹:“我们萍水相逢,你管那么多干嘛,你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她好奇多看了两眼,好像是夏宇?她走近了一些:“夏宇?”

    她们之间没有多大的交情,但也算是朋友,很久没有往来了。被人看到自己这幅德行,夏宇马上不闹了:“露婷。”

    那小伙一看有熟人来了,“你劝劝她吧,她肚子里有小孩,还想……”看了眼江面,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,“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可不是小事,一尸两命啊!露婷拉着她的手:“你这是干什么?孩子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宋明新的。”她如实相告,事到如今,她还有什么顾忌的。

    露婷了然地点头,“原来如此。”她是有猜到过,现在成了事实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你就是通过我,再把消息给他,然后重伤我姐姐吧?”

    蔓筠也曾是夏宇的上司,她知道蔓筠发生过什么,“对不起,我……呵~没有什么好辩解的,错了就是错了。”

    露婷笑了一下,“时过境迁,我现在说不过是想求证一下,当年的事,我又对了多少呢?过去的就算了吧,当下最重要。你既然有了孩子,为什么不去找宋明新,就算他再混蛋,虎毒不食子,也不至于啊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,无奈地说:“他既然心里没我,我也不会拿孩子去捆绑他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想不开?”露婷看着她说。

    她抓了一下头发,苦笑着说:“刚才脑子短路了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更应该谢刚才那小哥,我们活在这世上,意义在哪里呢?不过就是自在而已。”露婷颇有感慨地说:“我以前为了周泽宇,做了太多蠢事,把亲姐姐都往火坑推,纠缠那么多年,结果呢?还不是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她手搭在夏宇肚子上,“夏宇,好好珍惜他,只有他才是你最靠得住的,我想有一个,还不能有。所以,你要好好把他生下来,你没有经济来源,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夏宇的确没有经济来源,她和宋明新在一起,别的不说,吃穿用度,他从来不会舍不得,所以就没有工作。现在分开了,现在还真是窘迫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我怎么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露婷释然一笑,“算了吧,有什么好不好意思,活到现在,我总算是知道了,人活着,是最重要的是,还有就是家人安康。其他的,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,你也要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露婷,我发现,你和以前不一样了,不是恭维你。”她看着白露婷的蜕变,眼中很是惊羡。

    “经历那么多事,也该变了。”她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忘记周泽宇了吗?”夏宇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啊?”露婷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,“我现在不会想到他就哭,忙得晕头转向,早上六点出门,晚上凌晨到家。有时候在生意场上遇到,我还能好好打招呼。所以忘了没有呢?该是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喜欢周泽宇的时间,比夏宇喜欢宋明新的时间还长。

    夏宇忽的笑了,“你青春最多的时间都绕着他,你都能忘,我肯定也能。”

    每一个成功的例子都被挑出来警醒世人,大家都忘记了,既然是“例子”,就说明不是普遍情况,只有个别才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白露婷这些年把白家经营得不错,她虽不怎么会生意上的事,但她特别会用人,指挥这事呢,蔓筠又会帮忙。她还算清闲,只是她自己做了美容这一块,她感兴趣有经验,做得也很好。

    她把夏宇安排在她的一套私人公寓里,“孩子生下来之前,你都住在这里,我记得你是学文秘的,我会那一些资料请你整理,每月开工资给你。”

    露婷故意请她做一些事,还说开工资给她,其实是为了保护她的自尊,她还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看看你可怜,才故意这样的。”露婷打开窗帘透气,“我这几年,成功当成了剥削劳动人民的资本家了,觉得你不不能白闲着。”

    夏宇心里感激不尽,“要我说,要不我这孩子生下来给你养好了。”

    白露婷愣了一下,“净说瞎话,我干嘛替你养孩子?好好养着吧,资料我会叫人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送露婷到门口,话才到嘴边,就被堵回去了:“别说谢谢,就到这儿吧,产检需要人陪就打电话,不用不好意思,走了。”

    白露婷从公寓出来,已经是十一点多了,这边不好打车,她算是见识了,站在那里半天,都没有车过来。

    懒得等,她就慢慢走着,边走边想事情。

    突然,后面响起了喇叭声,她以为是自己挡了路,她往边上走了一点,声音还是没有停,她转身,不耐烦地跺跺脚,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大路不够走啊!”

    车主探出头,原来是周泽宇,他说:“上车吧,这段路基本没有车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很久没有单独见面了,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停下车,露婷第一反应就是拒绝:“算了,前面有人来接我的。你先走吧,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要来早就来了,他把门打开,“那遇到接你的车,你再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早知道她就不说有人接了,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车。

    都经过一个路口了,哪里有人来?

    周泽宇情商高,才不会多问,假装不知道。他们一路上都是在聊工作,也就是不咸不淡地搭了几句。

    他也察觉到露婷的改变了,更加平和淡定,没有以前那种浮夸的气质。刚才在路边,他已经跟在她后面一路了,就看她打不到车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在后面按喇叭,她那反应,可真是把他逗笑了,原来,白露婷心里没有了他,会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他想着想着就笑了,“最近你姐好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露婷很惊讶,他怎么知道蔓筠的事,又不敢接话。

    他笑了,“不用藏着掖着,我的朋友在英国,看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!露婷垂眼,心里想着:难怪这么热心肠载我,是为了打听我姐的消息。

    虽说她没有抱有太大的期待,但知道是被利用,心里还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泽宇不知道她的想法,看她不说话,才说:“以前误会你了,你可能早就知道蔓筠没事,才宴请那些人吧?我还说你。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“没事,我早就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白家,露婷拉着车门,没有看他:“我姐很好,但还是希望你的朋友不要打扰她了,她很多以前的事都忘记了。她记得你的一些事,没有全忘记你。谢谢你送我回来,虽然是为了打听消息。”

    她说最后一句话时,低到自己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明显泽宇是听到的,他苦笑:“不是,你这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,就直接走了,留下周泽宇懵头懵脑的,想不通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蔓筠好在家里做饭,就接到公司电话:“Doris,宋总来了,你去接一下吧,他指名要你去谈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带一两个助手吗?”蔓筠皱着眉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现在他就在机场等你,你还是先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种方式,她无可奈何,“好吧,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她都不敢和琦玉说这事,只是讲公司有事情,先过去一趟,请她照顾一下安安,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开车过去,偏在路上一直堵,怎么都挤不过去。都快到机场了,有一辆车插过来,她没注意,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就这样撞在一起,那人也是女的,不依不饶地敲她车窗。

    蔓筠叹了口气,把窗户摇下来,“稍等一下,我打个电话,在下来处理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那女人这才放心,就守着她车门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到她电话,隔了两秒才接,“Doris,到了吗?”

    这种口气,还真是让人不舒服,“到机场门口了,但我在这里和别人撞车了……”

    才说到这里,话就被抢过去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这里没什么事……就是要出理一下,我堵在在二号门这边了,我马上叫人来接你。”她解释说。

    那边更干脆,“我马上到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蔓筠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如既往的强势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3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