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四十、贼心不死

    蔓筠还在和那女的讲道理,她欺负蔓筠不是本地人,狮子大开口,要的赔偿简直高到天际,她和她丈夫,围着蔓筠要钱。

    这时,宋子铭过来了,看到她被人逼到车角,一脸无奈,想发火又不能。

    那女人发疯似的,推了蔓筠一下,用纯正的英腔说:“你到底是赔不起还是怎样?别耽误我们时间,你们中国人都是这种德行。”

    他看到蔓筠脸色变了变,原本坐在车头的她,突然站起来,回推了一下:“有问题解决问题,这点事都不明白?什么我们中国人就这样,我看你们英国人才这样,明明是你变道插车进来,还在这里和鸭子一样叫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中文,他们听不懂,旁边的人听了都笑,那两夫妻骂了一句,“讲英文!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讲我就讲?笑话!”蔓筠从包里拿出钱来,用英文说:“我不想和你在这里耗时间,算我全责,这应该够你修车了。还有,我们中国人还有一个很好的品质:以和为贵,不与小人争长短。”

    翻译成简易的英文,大家都听得懂,那两人面红耳赤,不好意思接话。

    宋子铭在远处看着这一场闹剧,他突然觉得,白蔓筠是真的失忆了吗?为什么她的神情像极了当年在酒吧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错觉吧,他自嘲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车流变正常了,她上车,绕过那两人,打电话给宋子铭,她突然听到《萤火之森》的主题曲,她顺着声音看过去,就看到宋子铭站在路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蝉鸣伴欢笑,夕阳映茜色,绕行踏归途,明日再相约,夏色唯潜入,此生方余辉,在无尽故事里,开始才发觉,远飞的乌鸦,不知去往何处,夏日踵至,像未知的珍宝,时时怀念,那时的金色,将无为岁月的角落都照亮,夏日还会降临,为遵守那约定,夏色唯潜入,此生方余辉。”

    旋律与歌词声声入耳,她喜欢《萤火之森》,这主题曲中文版和日文版,她都听得滚瓜烂熟,为此,她还特意选修了日语。

    在这种场景下听到这首歌,本就令人恍惚,还是在宋子铭身上,她赶紧挂了电话,把车靠边停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到她的反应,赶紧闪婚了车,“你知道我手机铃声的来源?”

    她假装看路,心不在焉地说:“《萤火之森》主题曲啊。”

    子铭猛的拉她的手:“你记得!”

    车差点划到另一个车道,蔓筠刚才那事才打点好,现在又这样,吓得她魂都掉了,回到正规,她才发脾气:“宋先生这是发什么疯?刚才那一拉,差点把我们的命都拉没了。”

    换作是以前,她必定会说:“宋子铭,你想死别拽着我。”

    现在,竟是这样疏离。

    宋子铭内心最后一层遮羞布都被扒光,他以为蔓筠多少是记得的。但是,她争执也好,对音乐的熟悉也罢,与宋子铭这人全无关系。

    他只有礼貌地道歉:“我也喜欢这首歌,有一种遇到知音的感觉。所以有点激动,抱歉。”

    蔓筠庆幸自己在开车,不然还真不知道说什么,“算了,反正也没出事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,就算是完了,没想到宋子铭接着说:“以前我遇到过一个人,她也特别喜欢看动漫。平常看着挺强势的人,在我身边的时候,像个小姑娘,每次看她嬉笑怒骂,都觉得人生最美好的莫过于此了。她最喜欢看《萤火之森》,说每次看都会有不同的感觉。她走了之后,我也开始反反复复地看,每次快到银消失的时候,我就回到最前面。好像这样,他们就会永远都是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蔓筠听着波澜不惊,“没想到宋总这样的人物,还喜欢自欺欺人?”

    他不曾这样和别人絮叨,白蔓筠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,“嗯,对一些人有些事,我会自欺,可是,我欺不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别人的时候,目不转睛的看着蔓筠。

    到目的地了,蔓筠并不接话,打开车门说:“到酒店了,宋总一路舟车劳顿,工作我们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子铭目光没了着落,也跟着下车,去拿行李。

    蔓筠提出来的时候说:“一个行李箱,一台电脑。提好了,电脑我帮你,行李箱你自个儿来吧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失神片刻。

    往日蔓筠也说:“你千万不要忘记拿行李,你有一个箱子和一台电脑,记住了。少了一样都不行,你听没听?”

    过去真的就过去了吗?

    他单手把蔓筠拦在后备箱那里,“白蔓筠,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她低眉顺眼,“宋总说的这是哪儿的话,我们不是不久之前才在机场见过吗?肯定是记得的。你先放开我,这里人来人往的,被人看见,我这个有夫之妇,可不会说漂亮话。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如果有人对他们议论,她才不会说是误会,一定说是宋子铭不守规矩。

    子铭看着她,慢慢把手放开,“不用你说漂亮话,我肯定不会让别人说你什么。我既然已经对他做过承诺,就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蔓筠猜他应该是对林志华做过什么承诺,没深究,“宋总,走吧,我帮你把房间开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助理都没有带,要是有的话,她就只用房间即可。可是现在,她只能把助理的活也做了,这才妥当。没办法,谁有钱谁是大爷,她公司交代了,一定不能得罪宋总,要好生招待。

    酒店的前台看他们二人进来,郎俊女俏的,引得很多人注目。

    蔓筠叫宋子铭把身份证给前台,“你好,一个单间,晚上的时候麻烦你们敲下门,可能会有需要洗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前台拿着那张身份证,“你好,两人住需要两张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蔓筠:“……”望了望宋子铭,一下子不懂她的意思,“宋总,你带人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对前台说:“就我一个人住,她不在这儿住。”

    前台也尴尬,“不好意思,我以为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意思,蔓筠把电脑递给子铭,“宋总,那明天我们再约时间,谈谈工作的事。”她故意说工作,就是说给那些人听的。

    她和宋子铭在这半天,简直精疲力尽,只想早点回去。没想到又接到公司电话,她在回家路上,一点都不想接。

    又打了两个,她没办法,接起来说:“人我已经送到酒店了,明天再说事情,没有什么紧要的事,就不用今天忙了吧?”

    那边的人一听这话,尴尬地笑了笑,“Doris,是这样,宋总也是说你今天辛苦了。明天就不谈工作,想请你带他去到处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蔓筠简直想骂娘,“我回去想想答复你们。”

    转转?蔓筠冷笑,这宋子铭还真是不要脸。他天天出国,就差没把外面当家了,需要她带?真是贼心不死!

    她到家楼下,整理了一下心情,她不会带着工作的情绪回家。还顺便补了个妆,看上去起色好多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门,见客厅没人,叫了一句:“安安,妈妈回来了,琦玉?”

    没人,应该是出去买菜了。她回房间,换了一身家居服,坐在书房里看书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小时,她才听见开门声。

    “安安,你猜你妈妈回家了没有。”这是琦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蔓筠还想躲着吓他们一跳,这时安安说:“小姨,你说呢?妈妈回来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叫琦玉叫姨姨,叫小姨的,只能是——露婷!

    露婷笑着说:“鞋子都在这里,你说回来没有。”安安看了看鞋架上的高跟鞋,笑得很甜。

    安安忙跑进去:“妈妈!”

    蔓筠正好出来,“你们两个傻乎乎的,那么大双鞋看不到?还是你小姨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小姨和妈妈是亲姐妹,自然和妈妈一样聪明。”小家伙看了一眼琦玉,“但是呢,你们还是比琦姨姨差一点,你们煮的粥都没她煮的好吃,幸好她和你们不是亲姐妹。”

    这小家伙,三言两语,谁都不得罪,把人哄得服服帖帖的。

    琦玉牵着他的手去厨房,“我们都没有你聪明,我们去煮东西,让她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不能天天吃粥吧?”他的觉得琦玉煮的其他东西,都没有粥好吃,但是呢,粥也吃够了。

    哪儿能不知道他的意思,琦玉揉着他的小脸,“鬼灵精,我今天炒菜,让你看看,我做其他的也很好吃!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是很可信,但是……”他看了一眼正在说话的白家姐妹,“也没办法了,她们说得正开心,只有靠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我们?”琦玉把饭先煮了,“你个小家伙能干嘛?”

    两个人嘻嘻哈哈的,琦玉那么大了,倒真像和安安一般大,两人聊起天来,还很搭呢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声音,露婷说:“琦玉没来几天,和安之都那么熟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俩还用说嘛,不用想都合得来。”蔓筠抱了她一下,“倒是你,你怎么突然过来了,也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是随便抱一下,没想到露婷把她抱得更紧,“没别的,姐,我就是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感动吗?

    不是,是把人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,仍然觉得内心炙热的温暖!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3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