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四十一、得不到的

    蔓筠许久说不出话来,缓了好久,才说:“一会儿安安该笑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眼泪擦了一下,“也是,等会儿他又要说我们大人还这样哭鼻子了。”

    厨房里热火朝天,她们就去阳台吹风,露婷看着外面的灯光,“姐,我见到了夏宇。就是以前你那个助理,她怀了宋明新的孩子,但是宋明新不要她了。我那天看见她站在西江边上,看样子是想跳下去。我阻止了她,交谈了几句,就觉得特别想见你。我就把手上的事,全办妥了,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姐,我安顿她在我的公寓里住,你不会怪我还和她来往吧?我是看她实在可怜,才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提起,蔓筠都忘了这号人物了,怎么还会计较,“那是你自己的事,我介意什么,事情过去那么久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也是不懂事,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是过去。”蔓筠打断她的话,“不许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露婷笑着答应,“姐,与她相处的一个多小时里,我明白了一件事。南墙就是南墙,怎么撞都不会有反应。能给你回应的,南墙才舍不得让你痛。不长记性的,撞得头破血流都活该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在说她自己,也是在说夏宇。

    蔓筠摸着她的头,“婷婷,有些事,就是要自己想明白。自个儿要往死胡同钻,别人说再多都是废话。”

    两人冰释前嫌,重新拾起被践踏的亲情,她们都很珍视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。

    露婷深吸一口气,眼里起了雾,她转身,面朝着家里,“不说这个了。你是不是和琦玉说你是失忆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头说,“这丫头嘴巴不严实,我怕宋子铭察觉到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,姐,你想报复宋子铭吗?”她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蔓筠撑在栏杆上,看到防盗玻璃上映出她的脸,她说:“不想。冤冤相报何时了?我曾经是真的爱过他,所以也对我过去的尊重,我不会报复。他利用我接近白家,我当时也为了彻底忘记过去,我们互相利用,这笔账就算是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把你丢在婚礼现场,被人嘲笑。也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“何欢的那些话言犹在耳,真相我已经知道,也算两清。”她没有对露婷说,可能是她们妈妈害了莫蓉,让她深陷虎狼窝。因为莫蓉身份敏感,怕露婷想报复宋家。

    至于泽宇受伤的真相,她也是不敢坦言。幸好泽宇没什么事,这些债,宋子铭会还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蔓筠又说:“其实我见到宋子铭了,他开酒吧分店,我们公司和他合作。我今天出去,就是为了找他。”

    露婷一下子变得很紧张,“他有没有发现你是假失忆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。”蔓筠说,“我也没打算瞒多久,虽说我不会报复,但折磨他,偶尔露出一点端倪让他猜,让他难受一下,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难受?

    露婷不相信,“他要是难受,就说明心里有你。他要是真有一点点心,就不会让你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,还反反复复地利用你。”

    蔓筠高深莫测地说:“等不到永远在骚动。他那种自负的人,我不在乎他,他可能还会觉得自己对我有多深的感情,越得不到,时间长了心里就是个疙瘩。”

    话是在理,总觉得……好像有些缺德?露婷看着她,“我说你还真是……算了,反正宋子铭也挺过分的。”

    她手机有视频请求,露婷看到了,就说:“你忙,我去帮他们做饭去。”

    这人是她的主管,叫崔明,她初来英国时,都是得到了这个人的赏识,要不是他帮忙,还不能那么顺利找到工作。

    也不只是工作的事,他帮过蔓筠很多次,更是朋友。

    她接了视频,“明哥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崔明是中国人,长得很英俊,蔓筠总觉得他很眼熟,可每次说这话,都会被他嘲笑,说是蔓筠想搭讪他。

    “就是明天宋总想让你陪他去转转的事,他们打电话给你,说是怕请不动你,就叫我来找你来了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   蔓筠就知道没好事,“这是谁嚼的舌根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多了不起,一点都不听公司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崔明哈哈大笑,“你最是懂事,不可能不陪宋总。对吧?”

    这不是变着法儿的让她往坑里跳嘛!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他的面子还是必须给,“这可是个美差,我怎么不去?我不用想,就知道公司应该有很多女性都在争这件事,我这是捡了个大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崔明事情办好了当然高兴,他说:“知道就好!明天晚上,我请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再说吧,先这样,我儿子叫我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她赶紧挂了视频,骂了一句:“死狐狸!”一点机会都不放过,从来不会让自己吃亏,算计得最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安安还真叫吃饭了。

    饭间,琦玉说:“我明天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蔓筠惊讶地说,“怎么不多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那么多天了,我怕我哥忙不过来,我还是回去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安安突然插嘴,“你哥哥,是不是我林爸爸?”

    琦玉看了看蔓筠,点点头说:“应该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不是应该叫你小姑姑嘛!”安安嘴角还有一粒饭,天真地说。

    蔓筠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露婷夹菜给他,“一个称呼而已,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说呢?”这种事,他还是想得到他妈妈的允许。

    “你开心就好,赶紧吃饭吧。”蔓筠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他得到首肯,一句句地喊着:“小姑姑,小姑姑,小姑姑……”

    琦玉应都应不过来,露婷看蔓筠有点不高兴,就叫安安说:“再不好好吃饭,我就打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被打过,赶紧闭嘴吃饭。

    琦玉吃完收拾行李,蔓筠和露婷洗碗,露婷悄悄说:“你是不是不高兴安安叫琦玉姑姑啊?”

    她摇头,“也不是不高兴。我是觉得,我和志华这段莫名其妙的婚姻,好像因为安安,变得越来越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对你好,我也愿意叫他一声姐夫,这样不好吗?”她就认为林志华比宋子铭合适。

    蔓筠没说好不好,只是默默地做事。

    他能全心全意对蔓筠,蔓筠自然应该以同等的情意回报,可若是做不到,就算是辜负。可是她对林志华,好像无论怎么做,都算是辜负。

    琦玉赶早班机,早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蔓筠也是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,她在卫生间洗脸,露婷过来说:“我明后天就回去了,我今天想带安安好好出去玩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怕你,可能更想在家里看动画片。”蔓筠打趣说道。

    安安被露婷打过一次。他那次和小朋友出去玩,不知道怎么回事,两人就打起来了,还拿石头砸人家头。蔓筠那时情况不好,很多事都不记得,又要工作。

    露婷正好在,就前前后后地跑,把那家人安抚好了,回家问他为什么乱打人,他说:“那人说我没爸爸。”

    晚上蔓筠回来,他就哭着追问:“为什么我没有爸爸,别人都有就我没有!”

    她记忆缺失,只知道孩子确实不是林志华的,但真不知道他爸爸是谁,心中自责,也跟着哭。

    露婷看不下去,就拿衣架打了他一顿,“你以为你妈妈过得很容易?这么不懂事!有你妈妈疼你还不够?再这么顽皮,你说一次我打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从哪儿以后,他就特别怕露婷,每次说起他小姨,都怕得要死。

    想起以前的事,她也笑了,“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儿了,他肯定不记得,他最想去哪儿,我带他去。”

    蔓筠把毛巾挂起来,“有倒是有,就是可能会让小姨破点费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你什么时候也喜欢卖关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就是那边新开了一家游轮餐厅,他想去,我一直没时间带他去。因为主要都是晚上去,他说灯光好看。”蔓筠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睡一会儿,带他出去吃个中午饭,晚上去那边。对了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她一想到昨天崔明那话,“我啊,我再说吧,能推掉他们,我就马上过来,不逮着机会好好宰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露婷笑着回房间,“好~~一定要来宰。”

    蔓筠还以为宋子铭会很难陪,没想到他就只是叫她在房间的偏厅等,十点多去的,到中午了他都只露过一面,说是有紧急的事。蔓筠说要不她先回去,他又说他一会儿就好了。

    她等着等着,太阳照在脸上,困意一点点上来,她就靠着睡了。

    她感到有人在身边,脸有点痒,随口说了句:“安安,别闹。”

    立马就安静了。

    她醒来的时候宋子铭站在她前面,挡着阳光,逆着光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蔓筠睡得迷糊,她问了句:“宋子铭,你站着干嘛?”

    “安安是谁?”

    她瞬间清醒,“宋总,不好意思,我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子铭没有继续追问那个问题,“没关系,你们崔老板说请我们吃饭,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坐起来,身上的毯子掉了,她捡起来放沙发上。看来还真让她才对了,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。

    来接他们的车越开蔓筠越觉得不对劲,她问:“请问,这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崔总说,新开的那家游轮餐厅,饭菜很不错,请我们去哪儿吃。”

    蔓筠:“……”不会那么巧吧,游轮那么大,应该不会遇到安安他们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她表情不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事。”她笑了笑,说着开始发信息给露婷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3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