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四十二、该来的

    一旦安之和宋子铭见了面,肯定瞒不住,不是蔓筠多想,安之和他长得太像了,不可能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她怕宋子铭会和她抢安之,他们家家大业大不说,这样被亲生父母争来争去,对对孩子不好。安之那么聪明的人,什么都懂。

    加上他身体又不好,根本经不起折腾。

    可是,蔓筠发了好多消息给露婷,她都不回。可能是和安安玩得太开心,都没看手机。

    蔓筠着急,一下车她就借口去厕所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先是打电话给露婷,可是没人接,打了好几个都没用。她只好曲线救国,打电话给崔明,她话还没说呢,崔明就说:“蔓筠啊,我已经点好吃的了,你们不是已经下车了,赶紧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简直没有说话机会,“明哥,我……喂?”

    已经挂了,她骂了一句:“shit!”

    这时,宋子铭在门口喊道:“白蔓筠,你掉厕所里了?”

    这人什么时候那么自来熟了?还真是。蔓筠没理他,把电话收起来,心想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    她走出去,见子铭在门口不耐烦的样子,她说:“我们老大应该给你说在哪儿吃饭了,你不用在这里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,赶紧走。”他就大步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不对,他怎么像突然转了性似的,变得那么……那么随便?之前虽说还是会偶尔试探一下她是不是真的失忆,但不会像现在这么明目张胆的。

    居然还叫她白蔓筠!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崔明看到他们,早就笑眯眯地站着,“你们可算是来了,这些菜,看得我肚子都饿了。宋总,我们可算是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手我在一起,宋子铭皮笑肉不笑,“早就想见见崔局长弟弟,我们终于在各方面的努力下见面了,你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崔立的弟弟!难怪蔓筠一直觉得他眼熟,总说不上来。她肯定是脑子进水了,同一个姓,长那么像,她都没有猜出来。

    宋子铭在,她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惊讶,低着头装傻。

    崔明把她的反应尽收眼底,“这个时候提我堂哥,这是不给我面子啊宋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提崔立呢。”宋子铭四两拨千斤,不轻不重地回击他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气氛很微妙,这是蔓筠的第一感觉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都在打哑谜,蔓筠不懂,也不想去猜,“好不容易见面就好好吃个饭,大家坐吧。”

    崔明眼里风起云涌,瞥了一眼蔓筠,“要是没有蔓筠,我还不能和宋总一起吃饭呢,我得敬你们二位一杯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一转,抬起酒,“知道就好,为了接宋总,我可是花了大功夫的,还在机场被碰瓷,那钱应该是公款报销吧?”

    她这个机灵劲儿,子铭都跟着偷笑了,崔明也说:“这是必须的,你可是为了公司才会损失。”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,游轮开始游到河中央,灯景与夜色相融,确实很美。

    这个游轮够大,她觉得应该不会那么巧就遇到安安吧?心里也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饭吃差不多了,崔明开始谈公事,“宋总,你看,我们那合作的事,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了?”

    宋子铭一直对他都不怎么客气,“吃饭还是不说公事吧,这样太扫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总说得也是。”崔明脸上笑嘻嘻,心里就不知道在骂什么了。

    安安知道要来游轮餐厅,高兴了一天,出门的时候一直催着露婷,“小姨,别收拾了,你已经很漂亮了!”

    露婷还说白天带他出去玩,这家伙非说要养好精神晚上出来,就一直没出门。才开始收拾他就催,露婷就说:“知道了,你去穿鞋子,小姨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不过一分钟他又好了,在哪里嚷嚷着说:“小姨~~~”

    “OK了!”

    她也跟着火急火燎的,“你急什么,那餐厅又不会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听说今天Jenny也会去,我想早点和她玩。”

    Jenny是个很漂亮的混血儿,算是他的朋友。露婷把门关上,“走吧走吧,免得你的Jenny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上了车,她才发现手机忘记带了,离家已经很远了,她想着,反正也没什么事,一会儿就回来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到了餐厅,Jenny也在哪儿等安安,带Jenny来的是她姐姐,没多大,想着人多热闹,就凑在一起吃了。

    游轮上开始放烟花,大家都出去看,露婷一直牵着安安。

    他想去另外一边看,又不敢说。和Jenny挤眉弄眼的,他愣是挣脱蔓筠的手,偷偷和Jenny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在人挤人的游轮上,根本看不清烟花不说,简直就像面团一样被挤来挤去。

    好多小孩都是爸妈抱着看,Jenny说:“早知道和爸爸一起来,这样就可以看烟花了。”

    安安牵着她的手,看她想哭想哭的,“我们回去找小姨和你姐姐,她们也能抱我们。”想往回走,但她姐姐和露婷,已经被挤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,“我不,我想爸爸妈妈了,呜呜……”说着就开始哭。

    “别哭啊Jenny,我带你去找你姐姐。”他自身都难保了,还一副大哥的样子。

    人都挤到那边去了,他们两小孩蹲在哪儿,很有喜感,安安一直帮她擦眼泪,可是Jenny的眼泪是源源不断呐!

    他插着腰:“你再哭,我就把你卖给那个大叔。”

    安安指着正在抽烟的宋子铭说。Jenny回头看了一眼,又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宋子铭在里面待久了,想出来透透气,很顺手的,烟就在手上了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就看到这边有一个小孩在哭,另一个竭尽全力地哄,哭的那个还是继续哭。哄不成功,没想到他居然威胁说要把孩子卖给他这个大叔。

    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他隔远了看不清,把烟灭了,慢慢走过来,想看看是不是小孩子找不到家长,他也可以帮一下忙。

    他越走近,眼神越难以置信。他的眼神聚焦在安安身上,安安正在使劲浑身解数,讨Jenny欢心。

    “那个叔叔过来了,你再哭我真的就把你卖了!”安安警惕地看着宋子铭说。

    Jenny也是个识时务的,看到宋子铭走近了,她才收起声音,“安之哥哥,我想找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准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抽泣着说。

    他们正要走,子铭拉住安之,蹲下来看他好半天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听到说的是中文,他也用中文,他很有礼貌地说:“对不起叔叔,为了让Jenny不哭了我才说要把她卖给你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生气。”子铭摇摇头,声音温柔得,能掐出水,“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。你告诉我,我就帮Jenny找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安安惊喜地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白安之。虽然妈妈说过不能随便和陌生人接触,但我看着你亲切,觉得你应该不会骗我,我才和你说的。”人小鬼大,说起大道理来,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亲切。血缘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,会莫名地让人亲近。

    子铭一下子抱着他,果然没看错!在蔓筠手机屏幕上看到照片的时候,他就心有疑惑了,现在见到真人,他更加肯定了!

    Jenny看着这架势,哼哼唧唧地说:“安之哥哥,我们去找姐姐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蹭着他的脸,“安之,我带你去找妈妈。妈妈肯定有她姐姐的电话,打一个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妈妈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”他指着蔓筠的方向,“我们正在里面吃饭,你看,那是不是妈妈。”

    安之看了一下,“好像是,那我相信你一回。”他转身安慰Jenny,“别怕,找到我妈妈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子铭内心百感交集,把安之抱在怀里,激动得想哭,心跳很厉害,他走的每一步都很认真,怕把安之摔了。

    他不着急安之都等不了了,“叔叔,我太重的话,把我放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重,一点都不重。”他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蔓筠是背对他们的,崔立眼睛亮了,笑着说:“宋总,你怎么出去几分钟,就带来两个孩子?”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安之挣扎着下来,扑到她怀里。

    该来的,就是躲不过。

    蔓筠心里咯噔一下,心虚地看了宋子铭一眼。

    安安扬着头说:“妈妈,Jenny的姐姐和小姨不见了,你打个电话给Jenny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不用想就知道是他们乱跑,蔓筠瞪了他一眼,“我回去收拾你!”

    电话才打两分钟,露婷和Jenny姐姐就跑来了。

    Jenny被接走,露婷看到这屋里的情形,猜到大半,就对安安说:“过来,我们先回家,妈妈要工作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讳莫如深地站在那里,什么也不说,脸色深沉。

    安安走之前,还和他打招呼:“谢谢叔叔带我找到妈妈,再见!”

    蔓筠闭了闭眼,手心都被汗打湿了。安之是她的命,她什么都敢赌,除了安之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3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