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五十九、被发现

    她就这么闯进来,宋子铭居然没有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他坐在门边的一个单独的沙发上,笑嘻嘻地问她:“怎么来了?”那口气,就像她经常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叫人在我家外面守着?”她直接问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被发现了?宋子铭严重怀疑杜柯做事的严谨性,“是有这么一回事,不过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,有你这么做人的?你是怕我带着安安跑了对吧,我就奇了怪了,你宋子铭想找个女的给你生孩子,很困难?为什么非要惦记我的安安。”她就差没有提东西砸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哭笑不得,“我不是为了监视你,你误会了。至于后面一个问题,我确实很稀罕安安。”

    “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?你等着,我明天就搬走。”她撂下狠话,打算帅气地走出子铭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但第一时间就被拦住了,他把门迅速反锁,再顺手把蔓筠带到自己腿上坐着,“怎么?有你这样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?”

    “宋子铭,你给我放尊重点!我是哪里说得还不够清楚,你还要这样纠缠。”她讨厌被支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真就那么讨厌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讨厌,是你一靠近我,我就觉得恶心。”她挣扎着站起来,毫不留情地说。

    难得的,宋子铭没有撒泼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走。既然老头子那边没有动静,蔓筠又误会是派人去监视她,宋子铭索性叫那些人撤了,没什么情况就不必大动干戈,还惹得白蔓筠不高兴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宋明新和何欢结婚的日子,蔓筠铁了心不去。

    早上安安醒来,说是想吃东城的一家小笼包,她今天就休息,只在家里守着安安,想着就去帮他买一次早餐。“我去帮你买,很快就回来,你乖乖在家。”

    这家小笼包生意很红火,老远的人都会来这边买早餐,蔓筠去的时间还算晚的,排了老长的队。

    她站着的时间总是觉得心神不宁,眼皮一直跳,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,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正到她点餐的时候,她手机铃声响了,洪欣很着急,口齿不清地说:“蔓筠姐……他们……他们把安安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带走了安安?说清楚。”她小笼包也不要了,匆匆往家里赶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安安只是去门口捡个东西,我没见他回来,一出去,正好看见……看见那些人把安安带带车里。”洪欣泣不成声:“怎么办?我对不起你蔓筠姐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昨天才和宋子铭说想搬走,今天就来了这么一出,说与宋子铭无关,她都不信!

    “没事,你先稳定情绪,我大概知道他去了哪里,不会有大问题。”她随口安慰了她几句,就挂了电话,立马打给宋子铭。

    打了一个不接,她再打一个,是杜柯接的,还没等他说话,蔓筠劈头盖脸就问:“宋子铭,你把安安藏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白小姐,宋总他听说宋老爷子带走安安,急忙跑回宋家大宅了,忙得手机都给忘在这里。我昨天就劝他不要撤走那些人,要是有他们看着,今天宋老爷子的人也不会动得了这个手。”杜柯边走边说,他得帮宋子铭把手机送过去。

    安安没事就好,不过,那些人是他派来保护他们的?

    她顿了一会儿:“宋子铭为什么要派那些人去我家周围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宋老爷子,他明里暗里问我们宋总,提到孙子的事,他猜到宋老爷子知道安安的存在了,就怕发生今天这样的事,所以就叫人过去了。”他这个神助攻简直是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那昨天还那样骂人,蔓筠觉得有点理亏,“真的?”

    杜柯又急又气,蔓筠说这话,就像是在质疑他的工作能力一样,他说:“白小姐,什么真的假的,宋总交给我去办的,会有假?不说了,我马上开车把手机送去给宋总,有他在,安安不会有事,您直接过来这边接安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忍不住为自己老板说句公道话:“其实我觉得吧,白小姐,你不用那么防着宋总,她为了你们,暗地里可没少打点……您想想,荣城是谁的地盘,要是宋总想和你抢孩子,哪怕周、林、白三家加起来,都不一定能抢回安安,因为谁都不想两败俱伤,谁愿意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?所以……您好好想想吧。那白小姐,再见,我要开车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这样的话,她的确很对不起别人,用那种话说他讽刺他。

    眼下这不是最要紧的事,蔓筠倒是想立马就去宋家大宅,可是她看了一眼她身上穿的,还是回去换了一身衣服,随便画了一和淡妆,这才出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安初到宋家,还觉得不安,看到宋远楷,却莫名觉得亲切,“你为什么要把我带过来?我妈妈知道我不见了,会很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周围坐着宋家的一些直系亲属,还有宋家关系比较好的亲戚,全都好奇地打量安安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一会儿你妈妈就过来了,你放心。”宋远楷不由得把声音变得特别柔和,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安安,“太像了,这小子和子铭太像了,简直和子铭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安安看着周围那些人打量的眼神,心里觉得委屈,要哭要哭的,“我想去找妈妈,你们放我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快过来,爷爷腿脚不方便,走不过去,你来我帮你打电话给妈妈。”宋远楷哄着他说。

    他不答应,越哭越凶,使劲摇头,想往外面跑,“你骗人,你这是绑架,我要找妈妈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肯定不会让他走,围着他动哄一句,西夸两句的,还是不管用,他一直撒泼打滚。

    宋子铭来的时候,就正好看到他委屈巴巴的样子,子铭走过去,其他人看见他也自动让开,他扫了周围的人一眼:“你们是把他当猴子在看?”

    他说话一直都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安之看到宋子铭,情绪稳定了许多,就是一直挂在他身上,怎么都不下来。宋子铭不断安抚他,然后又讽刺这些人。

    听了那么多难听的话,很多都讪讪地出去了大半,大家都觉得没意思。

    只有宋远楷,他心里最是想和安安亲近,他指着桌子上的照片对安安说:“安安,你应该姓宋,你看,你和你爸爸小时候长得多像!”

    爸爸?安安想下去,他说:“我想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反正他这还这么小,很多事都不懂,去看看也无妨,宋子铭就把他放下地,让他自己去瞅。

    谁知,他拿着照片看了半天,“宋叔叔,你不会真的是我爸爸吧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像不像?”宋子铭把问题抛给他。

    他点头说道:“很像!”

    宋远楷听得哈哈大笑,越看这个安安也是喜欢,“所以啊,这就是你爸爸,我呢,是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安安对这些没有概念,“可是,妈妈没有给我说过这些啊!”

    宋远楷看了一眼子铭,“你爸爸会和她说的,他们只是因为有点矛盾,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杜柯打电话给宋子铭,说是看到蔓筠来了,他就对宋远楷说:“你不要干这种得不偿失的事了,蔓筠拗起来谁都拿她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蹲着对安安说:“你看不知道爸爸和爷爷这两个词没什么概念,没事,不懂就当没有听过……”

    宋远楷插话,强硬地说:“怎么没听过,不行,你必须记得!”

    “别理他,他不讲道理,你什么都不要和妈妈说,不然,她就该不高兴了。你就在这里等我,我去把妈妈给你叫上来。”宋子铭一点都没有把他爹说的话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说罢,他就下去接蔓筠去了。

    婚礼果然很热闹,比起他们当年的婚礼,有过之无不及,不过那是三年前了,那个规格在当时,也算是顶级配置了。

    才到,宋子铭就打电话给她:“在后院这边,你绕过来,我在楼下接你,安安在这边。”她觉得宋子铭就想她做什么都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千里眼还得顺风耳,我前脚踏进宋家大门,你马上就打电话给我了。”蔓筠是在调侃,并不是讽刺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了,我在后院这里,你过来。”宋子铭说。

    她绕了一圈,走到后院,果然看见宋子铭在那里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子铭就带她上去找安安。

    安安还在和宋远楷争论,说他胡子太长,不好看。

    这算是共享天伦之乐吗?蔓筠觉得有点刺眼,“安安,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宋远楷很不情愿的样子,“既然来了,就吃完饭晚上再回去,我又不会把安安怎么样。”不对,是就算他想怎么样,宋子铭也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安安没有刚才那不习惯了,苦苦哀求她说:“妈妈,我们吃完饭再走好不好,这边好多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她能说什么,怎么也不能在外人面前不给他们面子,她!思量再三:“一会儿我们吃完饭就走。”

    周春颖知道他们在后院,心里恨得牙痒痒,她儿子大喜之日,都被他们抢了风头了。她去和宋明新抱怨,宋明新却说:“鸡毛蒜皮的事没什么,不管这个,你帮我照顾好客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想法不一样了,要么不做,要么就是一击毙命,这样才有意思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4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