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六十五、七宝

    等了许久,蔓筠就这么坐在他对面看他睡觉,公司外面的人都走差不多了,蔓筠也没有去叫醒他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地,她竟然伸手去碰宋子铭的睫毛,心里简直是羡慕嫉妒恨,为什么那么长的睫毛要长在一个男孩子身上?

    看宋子铭皱了眉,她忙把手缩回来,坐到离他很远的位置上去。

    还以为他醒了,还是没醒,幸好房间有空调,不然,她肯定冷死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打电话给杜柯,叫他来接他的老板,但打了两个都没人接。等着等着,她也有点迷糊了,突然听到有人叫她:“蔓筠……蔓筠……”

    她惊醒过来,到处看了看,没人,宋子铭还是睡着的,她还以为是自己做梦。

    她完全没想到是宋子铭在说梦话,不过一会儿,宋子铭又说:“蔓筠,你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她听见了,看着宋子铭的脸都皱在一起了,手拽着蔓筠的大衣,他睡得很不平静,蔓筠看了,很揪心。

    她走到宋子铭身边,用手轻轻地抚平他的眉毛,“好好睡……”

    果真,宋子铭听话了,眉毛舒展,手也开始放松。

    蔓筠工作一天,也实在是累了,没过一会儿,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醒来,已经是凌晨了,他看了一眼靠在他肩上的蔓筠,还有他身上的大衣,问了一下,还有蔓筠的味道。他眼神温柔得能滴水,盯着蔓筠不放。

    看来,昨天在梦里听见的声音,就是蔓筠了。难怪会让他觉得安心,一觉睡到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看她睡得不舒坦,子铭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平,沙发够她一个人躺下,子铭又把衣服给她盖上。

    他怕第二天有人看见他们在会客室住一晚上,又会多出很多流言蜚语,他就写了一张纸条,放在桌上,上面写着:蔓筠,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说七宝的事,下午忙完了我再来找你。对了,大衣很暖和,谢谢。

    以前就是给她带来了太多负面影响,动不动上热搜,被人非议,他不想再让蔓筠遭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了,所以趁着天还没亮,就走了。

    蔓筠是被打扫会客室的阿姨叫醒的,阿姨看见有人睡在这里,吓了一跳,看见是蔓筠,就把她叫醒:“白总,醒醒。”

    她还没反应过来她是在哪里,“我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是来打扫会客室的。”

    那宋子铭呢?蔓筠到处看了看,都天亮了,他应该是早就走了。蔓筠笑着站起来:“没事,你打扫你的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门边,阿姨拿着桌子上的纸条,“白总,这个应该是你的吧?”

    蔓筠看到上面字,脸不禁红了,赶紧塞兜里,“是我的,谢谢阿姨。”她心里疑惑,这人到底是在这里睡了多久,有没有其他人看到?

    走到办公区,她的秘书看见她,“白总,你今天好早啊!”

    “嗯,还好。”她说,她走了几步又倒回来,“你今天有没有看到宋总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只有昨天看到了,在会客室,我不是给你说了,你没看见他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蔓筠尴尬地笑了笑,“嗯嗯,看到了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宋子铭,居然还好意思说下午来找她,也不问问她愿不愿意。

    蔓筠想起昨天露婷说的事,拿起手机,想打电话问一下,又放下了。她想,如果有什么事,露婷肯定早就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白丰行的状况很糟糕,就像蔓筠说的,他一直都是娇生惯养的,牢里的那种日子他根本过不了。很多病一下子就找上门了,白露婷看到他的时候,简直不敢认,又老又瘦,不像以前那么圆润。

    她一手安排了这件事,也没有再和蔓筠提。

    那天向蓝闹了这么一出,蔓筠这久忙,没时间找琦玉,她中午抽空打了个电话给琦玉。

    琦玉正在和晏亭在一起,说是在逛街,她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有事儿的。

    蔓筠这才放心了,“我没事,就是打个电话问你,那你们逛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晏亭明天要回美国,所以今天才特意抽时间来陪我,我脚能下地了,天天闷在医院,也想出来走走。”她吊着晏亭说。

    回美国?蔓筠脸色变了,“好了也要注意保养。对了,我打算收购的那家公司博雅和晏亭他们有过合作,你把电话给他,我有些事想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琦玉把电话给晏亭,“蔓筠说想问你一些关于博雅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晏亭就知道逃不过,他一接着电话,蔓筠态度大转变,“你回美国干嘛?去和向蓝结婚?”

    琦玉在旁边,他不好多说,“那些资料啊?在我电脑上,我回去第一时间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回去和我说清楚?”

    “肯定的,我一定记得。”这事晏亭一个人的表演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等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蔓筠挂了电话,晏亭才松了一口气,把手机递给琦玉:“好了,我回去把资料发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答应了蔓筠的就一定要做到,她生起气来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晏亭苦笑,他当然知道了,连宋子铭都不敢惹的人,能不可怕吗?

    下午,宋子铭如约而至,手里还捧了一束花。请蔓筠秘书把花拿进去,又去会客室坐着等她。

    蔓筠看到花,“谁送的?”

    秘书回答说:“是宋总。”

    “他又来了?”蔓筠喝在嘴巴里的水差点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他叫我拿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蔓筠揉着太阳穴,“放这儿吧。”等秘书一出去,她就把花丢在垃圾桶了。

    本想晾晾宋子铭,一想到昨天的情景,蔓筠又怕他在那里睡着,把手头工作做完,她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今天看着很是神采奕奕,“蔓筠,你好了?”

    蔓筠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热情,“嗯,你说来找我是为了七宝,它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这么久,都没有见过它,它肯定也想你,我想着,要不你把它接过去?”

    这肯定是好的,只是蔓筠一直开不了这个口,“可以,我们是现在去?”

    宋子铭得出来她很高兴,笑着说:“嗯嗯,我现在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为了这事,他又和他爹吵了一架,七宝送去那边有一段日子了,他爸很喜欢七宝,上次宋明新结婚,还特意把它关着,说是怕人多了被人带走。

    这突然说要接走七宝,宋远楷肯定不乐意,但是拗不过宋子铭,只能是让他带走,但这中间也花了不小的力气。

    很久没见七宝了,她虽然喜欢狗,也一直都没有重新买,她总觉得这么做对不起七宝,是对七宝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,现在它终于能回来了!

    去的地方就是他们以前住的那里,一切如旧,连花都没变,还和原来一样,蔓筠没有下车,她说:“要不,麻烦你把它带出来,我在车上等你,就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不答应,“你都来到这里了先进去看看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在这儿耗着,反正我喜欢和你待在一起。”宋子铭痞笑着说。

    蔓筠很是无奈,只能从车上下来,“七宝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后院。”宋子铭边锁车边说。

    走进去蔓筠才发现,不只是外面,连里面的摆设都和以前没有区别,还是原来的家具和摆设,很干净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他们穿过客厅,来到后院,子铭顾左右而言其他,“怎么样?这里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看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蔓筠无语,到处看了看,“七宝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到处找找吧。看一下这个花圃后面有没有。”他指着被挡住的那个地方说。

    他们绕过去,蔓筠看到一路上都是花瓣,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。才走几步,就看到宋子铭说的那个花圃后面,摆着一大块板,上面贴着他们以前拍的照片,四周都是花瓣,是红白相间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这里,几乎是玫瑰花海了,特别美,装扮也很好看。

    地上摆着用玫瑰花铺成的两个小人,男孩亲吻着女孩的手。

    七宝呢?

    七宝蹲在那块板下面,眨巴着眼睛看蔓筠,大大的眼睛里好似有泪水,看着很是委屈。

    蔓筠感到眼睛有些湿润,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场景,还是因为七宝,她说不清楚,只能蹲下来,叫道:“七宝,过来。”

    七宝立马跑过来,扑在她怀里,使劲舔她的手,尾巴摇得飞快。

    宋子铭在一旁看着,“蔓筠,原谅我好吗?”

    “自从知道你不是故意把我抛弃在婚礼现场,我就不怪你了,谈何原谅?”蔓筠平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生气了就好,你抱着七宝走吧,我叫了车接你。”

    就没了?白蔓筠还以为他会说点什么,或者又会提他们在一起之类的话。既然什么都不为,布置这个场景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还不走,舍不得我啊?”宋子铭故意靠近了她一些,似笑非笑地说。

    这人做事一直都是随心情,她想那么干嘛?

    蔓筠把七宝抱着,“宋子铭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那些玫瑰花都开始分散,蔓筠忍不住回头望,宋子铭也在看她。

    他周围都是花瓣,头发被吹乱,衣衫飞扬,他好似一个从动漫里穿越而来的美男子,正朝着蔓筠灿烂地笑着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5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