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六十三、混乱

    何欢看到白蔓筠和晏亭一起进来的时候,脸都黑了几个度。但是在人前,还是需要掩饰一下,她把眼睛垂下来,不说话,装作没看到。

    蔓筠扫了一眼包间内的人,都是宋子铭他们的朋友,以前蔓筠见过一次,最熟悉的就是唐成、何欢和向蓝了。

    何欢能憋的住,向蓝就没有那么沉得住气了,“白小姐,我记得我并没有邀请你吧,你怎么还不请自来呢?”

    晏亭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跟着来,正想帮她说话,蔓筠自己就抢先了,“这家店的海鲜实在是一绝,琦玉最是喜欢吃。琦玉什么都好,就是脑子转不过来,明明可以点外卖,就想叫我过来买点回去给她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向蓝也算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:“林小姐还真是……考虑周全。”故意讽刺琦玉小肚鸡肠。

    “她要是考虑周全,买回去的海鲜,就不会被野猫偷吃了。”蔓筠笑着回应,不轻不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们你来我往,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,还是晏亭在中间说:“向蓝,你不是说你要结婚了,要结婚就是大人了,还这么幼稚,来者是客的道理都不懂?”

    向蓝突然诡异地笑了笑,顺从地说:“是,我们……大家都到结婚年龄了。”她那个停顿像是故意。

    宋子铭突然推门进来,除了蔓筠,其他人都盯着他看,又看了看白蔓筠,他们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笑了一下,“我是不是错过什么了?”

    唐成恰好坐在他旁边,就说:“没有,你来得正好,你饿了吧?我们马上就可以上菜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朋友故意笑着说:“唐成,你每次都对子铭那么好,也不怕我们误会你的性取向啊?”

    宋子铭爽朗一笑,搂着唐成的肩膀说:“不用怀疑,我们俩从小感情就好,对吧?唐成。”

    蔓筠下意识地去注意唐成的表情变化,唐成的身体是不自觉往宋子铭那边靠的,本就偏中性的长相,此刻更是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羞涩。

    她开始怀疑唐成对宋子铭的感情,男性朋友之间,真的能好到这种程度吗?

    初次见唐成,他好像就对蔓筠有一种莫名的敌意,之后更是愈演愈烈如果说他不喜欢蔓筠是因为宋子铭。但转念一想,唐成明明知道何欢喜欢宋子铭,还是会站在何欢那边帮她,这又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她想不通,一直在纠结,完全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这是一点都不给面子啊!我酒杯都抬得手软了,你都不见得理我。”向蓝抬着酒杯敬她,她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白蔓筠也是反应够快,马上抬起杯子,“向小姐哪儿的话,俗话说得好,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。我今天吃了你的那么多好饭菜,怎么敢不给你面子?这杯酒我自罚,你随意。”说完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没有毛病可以挑,向蓝也只能算了。

    好友重逢,喝酒自然是不会客气,喝了一个小时都没有停。期间,向蓝也不知道接了谁的电话,她说:“晏亭哥哥也在这里,您亲自和他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晏亭问,向蓝二话不说,直接把电话塞给他,他只能接着,客气的问:“你好,我是晏亭。”

    那边传来他父亲的声音,“晏亭,玩够了就回美国,准备和蓝蓝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晏亭不可置信地问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回来,我们一起商量结婚事宜。”他爸的声音不容拒绝,说完就挂电话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,一开始他还想撕破脸不好看,就瞪着向蓝,但又瞪不出结果,只能喝闷酒。

    宋子铭也是,喝酒像是当水喝,只知道灌下去。

    向蓝就是故意的,她站在椅子上吸引大家的注意,“各位,大家都是我在国内的好朋友,我今天请大家来呢,是为了庆祝我快要结婚,同时,也想把我的未婚夫介绍给大家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你未婚夫也在这里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向蓝看了一眼晏亭,“当然了,他就是晏亭啊~”她笑靥如花的样子很刺眼,让人看着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晏亭和向蓝的关系,觉得她是在开玩笑,“你未婚夫怎么就是他了?向蓝,这玩笑可不能乱开,他小女朋友来不了,还特意找她的姐妹儿过来盯你,你可别开这种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开玩笑,晏亭哥哥最清楚了,对吧?”她挑衅似的看着晏亭,她指的是刚才那通电话。

    大家都很好奇这件事的真假,看着晏亭,似乎想得到一个结果,但晏亭避而不答。

    宋子铭喝太多了,不小心把杯子碰倒在地上,碎了一地。房间本来就安静,这么一砸,声音就更突兀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个厕所。”宋子铭面前表情地说。

    唐成像是坐着弹簧,一下子站起来,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蔓筠留意了一下,他们出去没多久,她也跟上去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喝多了是真,想上厕所是假,在走廊的尽头,唐成双手勾搭在宋子铭脖子上,紧张地问:“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别娘们唧唧的,我没事。”宋子铭豪气地把她甩开。

    唐成说:“我要真是个娘们就好了,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是不清醒的,听不到这话。

    但蔓筠听到了,她站在转角处,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,她捂着嘴巴,大气都不敢喘,怕被发现。慢慢挪动步子,往后退回去。

    果然!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她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唐成会对她有那么深的成见了。

    她整理好心情回包间,想叫晏亭回去了,却听见里面吵得火热。

    晏亭说:“我不知道你用什么阴谋诡计骗了我爸妈,反正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,我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,我才不会任你摆布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听不听,你现在不听,总会有人让你听的。”向蓝的声音就活泼多了,可以说是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晏亭不知道砸了什么,大声呵斥道:“向蓝,你那么恨嫁我可以给你介绍,什么样的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觉得他这话过分了,就在旁边劝他:“一码事归一码事,别扯那些乱七八糟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是不能进去了,不然他们所有人又会把矛头转向白蔓筠了,毕竟她今天是代表琦玉来的。

    她旁边有个小阳台,她打算坐在这等,等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坐这儿干嘛?”身后传来宋子铭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不想搭理他,假装闭着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顿时没了声音,她还以为人走了,睁开眼,就看到宋子铭近在咫尺的脸,吓她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距离本身就小,她这么一抖,更小了,宋子铭想顺势亲她一下,不知想到了什么,立马退回去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“蔓筠……”他叫了一声,像是叹息似的。

    她并不回应,只说:“唐成呢?他不是和你一起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他大惊小怪的,给我去买戒酒药了。”宋子铭揉着太阳穴说。

    真够贴心的,蔓筠想。

    这时,里面发生了特别大的争吵,蔓筠听见向蓝说:“你敢从这里出去,我就让人马上带走林琦玉,让你再也找不到她。”

    好大的口气!蔓筠推门而入,“向小姐可以试试,看看林氏集团会不会放过你,你以为这是在国外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这么个破地方,搞得谁想来一样。要不是为了找晏亭哥哥,我才不会来荣城,”向蓝嘀咕着说,“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最是淡定,“向蓝,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为了想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而已。”她回答倒是坦坦荡荡。

    晏亭几乎快抓狂了,“你到底想怎样?你继续油盐不进的话,只能是增加我对你的厌恶!别说结婚,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何欢一直没讲话,坐在旁边吃菜喝酒地听他们吵架,看时机恰当了,她才开始出来和稀泥,“向蓝,事情差不多得了,就算你是想和晏亭结婚,也得让她消化一下,总不能马上提出的要求,马上就叫人家看。时间不早了,让他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向蓝听她的话,这才松口,“那你先回去吧晏亭哥哥,伯父会自己打电话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晏亭不多说一句话,就和蔓筠走了,他们走的时候,唐成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到门口,看到唐成跑得气喘吁吁的,蔓筠眼尖,一眼就看到他手上提的药了。

    晏亭随口问:“你去哪儿?跑什么。”

    唐成的回答是:“刚刚想去卫生间,太挤了,我就去外面找个地方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蔓筠没说什么,心里不禁觉得唐成可怜,所有的深情都要小心翼翼地封存起来,害怕别人发现半分。

    晏亭还算比较绅士,打车先送蔓筠回去,路上,蔓筠突然问他:“你会不会抛弃琦玉,和向蓝结婚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他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蔓筠又问。

    晏亭打开窗,空气不断灌进来,他说:“我不会和向蓝结婚,就算前路坎坷,我也会坚持到底。”

    看他还算诚恳,蔓筠保证不会把今天的事告诉琦玉。

    他送蔓筠到家就去医院了,白蔓筠也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幸福,想着宋子铭和晏亭玩那么好,怎么区别那么大?

    不能乱想,才想到宋子铭,一转身就看到他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5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