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六十六、知己知彼

    安之看到七宝最是兴奋,一直问这只小狗狗是哪里来的,绕着它转个不停。七宝也认他,很友好地和安安相处。

    “妈妈,他有名字吗?”安安扬起头问。

    “有,它叫七宝。”蔓筠看他喜欢七宝,心里也高兴,他一直想养一只狗,现在七宝回来了,正好。

    安安脸色变了变,“妈妈,我的名字和它的名字都是你取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蔓筠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七宝这个名字比较好听。”他思考了一会儿,凝重地说。

    蔓筠笑得合不拢嘴,“可惜七宝不会说话,不然你可以问它愿不愿意和你换名字。”

    洪欣把饭做好了叫他们下去吃,这才停止了这个关于名字的对话。

    吃饭时,蔓筠看着洪欣对安安很是耐心,就问道:“洪欣,你有没有男朋友啊?我看你也有二十四五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今年满二十四了。”她说,“男朋友暂时还没找,我不着急……”她有点害羞。

    “怕不是心里有人吧?”蔓筠故意抑扬顿挫地说道。

    洪欣脸色很僵硬,她不自然地看了蔓筠一眼,“算……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你喜欢他吗?”蔓筠这八卦的心挡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有点落寞,“可能知道吧,他现在在哪儿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蔓筠有点后悔,不该提这事,碰到人家伤心处了,“没事,他心里有你就一定会回来的。对了,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爸爸重病,妈妈很早就走了,后来,爸爸也去世了。”也是个可怜人。

    蔓筠也想到了自己的身世,不免有些感同身受,她笑了笑,“没关系,以后啊,我和安安就是你的家人,你要是不嫌弃,就把我们当作家人,以后你嫁人了,我们家就是你的娘家。”

    洪欣喜极而泣,“哪里会嫌弃,我求之不得,谢谢蔓筠姐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,相依为命罢了。吃饭吧,今天我有空,碗我洗了,你带安安去院里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吧,我可以洗了再去。”洪欣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天天洗,今天下班早而已,你歇会儿。别和我客气,自在点,没事。”说着,她还真收着碗去洗了。

    蔓筠记性好着呢,还记得要找晏亭算账,幸好,他自己先负荆请罪,打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洪欣带着安安出去玩了,蔓筠说话也就难听些,她不愿意在安安面前说这些话的。

    她问晏亭:“你能先打电话给我,看来你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。说吧,你为什么要回去?想去那边把婚结了,撇下娇妻,再若无其事地回国找琦玉那个傻姑娘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先听我解释。”晏亭简直有口难辩。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我问你答,你为什么回美国?”蔓筠态度很强硬,林琦玉对她来说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晏亭坐在椅子上,无语望天,“我爸叫我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叫你回去的原因是不是和向蓝结婚?”

    “是叫我和向蓝结婚,但是我肯定不会这么做,我爸身体不好,我不能让他生气。”晏亭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她冷笑,是在嘲讽晏亭说的这话,“冠冕堂皇!那你和我说说,你打算怎么说服你爸?”

    “我会向他表示我的决心,我不会娶向蓝的。”

    晏亭在商业和电脑方面,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但是在感情上,简直像个小孩子,以前那些恋爱经历,怕是全用在床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国内那么久,如果不是有琦玉,你会那么安心地在国内打拼?你的决心他已经知道了,但还是想让你和向蓝结婚,你觉得你的决心在他面前有价值吗?”蔓筠反问道,想不通他怎么能把那么复杂的事想得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晏亭无言以对,怅然望天。

    蔓筠也不想逼他太紧,毕竟琦玉心里面有他,“我不想把话说得太绝,说到底这也是你们之间的事,我之所以管,是不想琦玉受伤害。你这次去美国,我会一直盯紧你,你别想糊弄琦玉。”

    她是想着,就算晏亭真的和向蓝结婚了,她也能琦玉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,长痛不如短痛,总比被蒙在鼓里的好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晏亭手里的汗早就能把手机淹了,他回头望着坐在客厅的宋子铭,“你怎么瞧上她这么厉害的女人?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宋子铭知道他回美国这件事,也是特意来问的,也是子铭叫他先打电话过去的。“要不是我叫你赶紧打电话给她,若是她先打电话给你了,你会死的更惨。”

    他对“他的女人”很是满意,完全没有注意到兄弟的情绪。在他的意识里,蔓筠一直是他的,从来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算是绝配。”晏亭感慨道,“两人都是杀伐果断的人,为了在乎的人不惜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夸我们几句,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,你和向蓝怎么回事?”宋子铭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回事,就是我们家老爷子,一直念叨我和向蓝有娃娃亲,两家又是世交。”晏亭很无奈,他爸是个很犟的人,晏亭几乎不怎么违逆他。

    宋子铭也是知道的,劝他说:“晏亭,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,一步错,步步错,想改都来不及,你得把握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苗头,晏亭觉得不对劲,“你和蔓筠进展不顺利?你不是把七宝给她,还连夜在那边布置场地,怎么?她就这么铁石心肠,一点表示都没有?”

    子铭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说蔓筠不好,摇了摇头,说:“本来就是我对不起她,她在感情这条路上走得太苦了,她怎么做都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她一直不原谅你,带着你的儿子嫁人了呢?”晏亭看热闹不嫌事大,忘记他自个儿的麻烦还在身上。

    宋子铭扫了他一眼,冷冽地开口:“有我在,哪个男人敢娶她?你别操心我的事了,想想怎么处理你这身上的债,我要回家和老头子商量对策,怎么拉进和安安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晏亭心想,宋子铭果然是重色轻友,这个节骨眼上,不给他出主意不说,还想着要怎么追回媳妇儿。

    周末的时候,蔓筠有一天的休息时间,安安吵着说要出去玩,早早地就被吵醒了,她把安安摁在怀里,“别闹,妈妈再睡一会儿,马上就起床。”

    安安很为难,听到下面七宝在叫,他就说:“那你睡,我下去找七宝玩,我一会儿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~”蔓筠闷声闷气地说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安安又噼里啪啦地跑上来,“妈,妈妈妈,快起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再睡一下吗?你说话不算数,面壁去。”蔓筠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安安指着楼下说:“宋家那个爷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蔓筠一下子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上一次我们去的那里,有个很大的房子。”安安特别夸张的说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宋家,蔓筠立马起来梳洗,衣服穿整齐了才下楼,看见宋远楷坐在沙发上喝茶。

    “起了?我本不该在周末来打扰你的,但是那就又只有周末有空,我就只能挑这一天了。”他笑着说话,居然让人觉得很慈祥?

    他这样,蔓筠还有些不方便,“是我不好意思,让你在这坐着等我。您今天过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宋远楷对着洪欣说:“小姑娘,你帮我把安安带上去,我和蔓筠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洪欣征求蔓筠的意见,蔓筠微微点头,她这才把安安带上去。

    看安安上去了,宋远楷才说:“我想带安安去见莫蓉,他和子铭小时候长得实在是一模一样,我觉得对莫蓉会有一些帮助。如果我们能在那里住几天,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蔓筠警惕性很高,“住几天?这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有些过分,但莫蓉这几年越来越不行,我怕她走在我前头。我们都是大半截身体入土的人,我想让她看看孙子,哪怕有一天真的出了什么事也算是无憾了。”宋远楷完全把姿态放低,把自己当成一个无助又思念爱人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宋伯父,恕我说句不中听的,莫阿姨固然可怜,但周阿姨何其无辜,您这么做,不会觉得对不起周阿姨吗?”蔓筠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宋远楷愣了一下,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,他低头喝了一口茶,然后苦笑,“孩子,很多事你不知道。对春颖,我已经输百般纵容了,能给她的,我都给了。但莫蓉不一样,她从一开始就被我牵连,还成了一个活死人,我也不想做什么,就是想尽力对她好,希望她能清醒过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是多骄傲的一个人啊?居然在蔓筠面前这么低三下四,解剖他的情感经历。

    蔓筠有些动容,“我答应你。”她艰难地说出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宋远楷高兴得不行,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嗯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蔓筠说,“他在那边的这几天,我要随时过去看安安,不分时间的那种。”她这是怕安安被拐跑。

    宋远楷想起子铭说的那句话:如果她同意了,那她肯定会要求随时看安安,因为她怕我们把安安藏起来,她找不到。

    看来,子铭很了解她,宋远楷会心一笑,“好好好,都答应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5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