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六十七、破解

    莫蓉见到安安的时候,她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她先是眯着眼睛看安安,然后笑着跑过来,搂着安安叫道:“子铭,你变小了?”

    安安一脸懵,往后退了一步:“你好,我叫白安之。”

    莫蓉并不听他说的话,“子铭,你这衣服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宋远楷和宋子铭站在后面笑个不停,子铭走上前,把安安拉过来,对她说:“我才是你儿子宋子铭,那么快你又忘记了?”

    莫蓉偏着头看他,“那你是子铭,那个是……”

    怕被安安听到,他凑到莫蓉耳边,悄悄说:“这是我儿子,安之。但是你不能吓着他,我现在在和他玩一个游戏,不能暴露我们双方的父子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不是也不能暴露我是他奶奶?”

    子铭哭笑不得,点头说:“对,真聪明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怎么玩了,现在我可以和他玩了吗?”莫蓉很兴奋,就像是有了一个新玩具似的。

    安安开始有点怕她,畏畏缩缩地看着宋子铭说:“宋叔叔,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宋远楷紧安慰他说:“安安别怕,这个奶奶没有恶意,上次你叫我叠的千纸鹤,我还有点不熟练,这个奶奶也会,要不你们一起教我?”

    一听见千纸鹤,莫蓉就跑去抽屉里拿来纸,摆着说:“我会!”

    安安一开始还很抗拒,慢慢的,在宋远楷精湛的演绎之下,拉进了他和莫蓉的关系,宋远楷总是折不会,他们就在旁边各种纠正,两人都嫌他笨。

    他们渐渐变得融洽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着也是这样高兴,陪他们玩了一会儿,就先回去了,走之前他对安安说:“晚上的时候我带着妈妈来见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妈妈会来吗?”

    “会,你在哪里妈妈都会来,你要是怕妈妈不来,到时候我打电话给宋爷爷,你让你接电话,你说你很想妈妈,那样的话,妈妈百分之百会来。”宋子铭这是在曲线救国啊!通过安安锁住蔓筠。

    周春颖一大早就没看见宋远楷,就问那些人:“老爷子去哪儿了?房间里也不见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早上二少爷就来把老爷接走了,说是去接孙子,可能是去接大少奶奶了,少奶奶不是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哼~”周春颖不屑地说:“接她?宋子铭怎么可能接她?他们结婚那天,她就指使她那蠢货妈陷害白蔓筠,白蔓筠是他心尖上的人,他不弄死何欢就算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周春颖说话从来不避讳这些人,讲话也不好听,都不给何欢面子的。

    佣人自然不好说什么,笑着打哈哈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我自己打电话问,你们怕得罪何欢,我不怕。”周春颖不耐烦地说,马上打电话给宋远楷。

    宋远楷听到手机响了,折千纸鹤折得正开心,就叫安安说:“安安,你帮我接一下电话,就说我一会儿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安安可听话了,马上去接电话,他说:“您好,宋爷爷正在和莫奶奶学千纸鹤,一会儿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周春颖脸色忽变,马上把电话挂了。骂道:“原来是接宋子铭的野种去陪那个贱人!没本事把她接到家里,就去找她,可以啊宋远楷。”

    她气冲冲地出门,想去找宋明新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宋明新听她绘声绘色地说完,想了一会儿说道:“你说我爸居然跑去见那个女人,是以前他去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宋明新单手扶额,像是在为他老母亲的智商感到捉急,“你都不听家里人说话的?老头子经常去青山。”

    周春颖气得红眉毛绿眼睛的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宋远楷都没有去见莫蓉,就算见也只是少之又少,这样看来,宋远楷去的频率不是一般的高,总是会突然消失,晚上又回来,每次都挑她也出门的时候去。

    “妈,我觉得你玩心太大,都不关心我爸的行程,所有他才有机会做这种事。现在好了,他把宋子铭和白蔓筠的孩子当作宝,我们家那个还没生出来。”他故意责备他妈。

    周春颖也是追悔莫及,“那怎么办?你爸在宋氏那么多股份,不会全部给那个小屁孩吧?”

    “那可说不定。”宋明新危言耸听,“我爸本来就不按常理出牌,随心随性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要不要去一趟周家,看看能不能想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,谁敢得罪宋家?”宋明新直接把她的想法截胡了。

    周春颖很着急,直跺脚,“那你说说要怎么办?总不能看着他们春风得意吧?”

    他们是在宋明新办公室,他去把门关上,认真地看着他妈妈说:“妈,你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证明青山那个女人就是我们的小姑?”

    “有啊,家里多的是照片,只是网上的各种信息都被删了,大多数人忘性大,加上宋家故意为之,很多人已经不记得莫蓉这号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他脑子一转,“那个莫蓉的“坟”是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宋家的墓园里,你问这个干嘛?”周春颖疑惑地说。

    他神秘一笑,“妈,这事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蔓筠正在往医院的方向赶,白露婷来电话,说是白丰行病危,人快不行了,要叫蔓筠过去。

    宋子铭来得也不巧,蔓筠前脚走,他后脚就来了,蔓筠的秘书告诉他:“我们白总有事去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?是她本人有什么不舒服的吗?”以前蔓筠三天两头进医院,他不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们白氏的执行总裁,白总的妹妹叫她过去的,具体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白丰行保外就医的事他一早就知道,警察局的人都知道白丰行是宋子铭塞进去的,不敢不征求他的意见。白露婷对蔓筠好,他看在白露婷的份上,就答应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现在白露婷叫蔓筠去医院,十有八九时间因为白丰行,他想都没想,问了是哪个医院,马上就开车过去了。

    蔓筠到的时候,白露婷已经哭成一个泪人了。白丰行千错万错,对她的好都是真的这一点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他快不行了,一直说想叫你过来,你进去吧,我在外面等你。但是别关门,我不是想听你们讲什么,我是怕他突然去了,我见不到他最后一面。”白露婷靠在她肩上说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他不会有事的,我先进去。”蔓筠拍着她的背,给她顺气儿。

    白丰行真的瘦了很多很多,还增添了许多白发,看着像个八十几的老人。

    蔓筠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,半天说了一句:“我来了,你想说什么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白丰行睁眼睛都费力,声音像是被火车碾压过的,破碎不堪:“蔓筠来了,快坐。”

    里面的谈话还没开始,宋子铭就已经到病房外面了,他想进病房,却被白露婷拦着,“我爸和我姐在说话,你先不要进去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的状况应该伤不到蔓筠吧?”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白露婷抽泣了一下,“要是他还能威胁到我姐,就不可能保外就医了。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宋子铭这才安静地在外面坐着。

    病房里,白丰行喘着粗气,呼吸很浑浊,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很艰难,他说:“你坐下,你站着我声音没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她只好找一个凳子坐着,“好了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不起你妈妈。”他叹了口气,气息游离地说,“你妈妈是个好姑娘,辜负她的人是我,当初也是怪我,她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我爸妈都是因你而死的,你不能只记得我妈。”白蔓筠冷冷地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白丰行似有些尴尬,“是,我对不起他们俩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事,蔓筠更是不耐烦,“如果你是想表达你的忏悔,就不用和我说了,就算你已经得到应有惩罚,我不计较以前那些事,但是我也不能够好好坐下来和你谈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……你别走……”他想拉住蔓筠,却没想落了空,人从床上滚下来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露婷和子铭听到动静,马上跑进来。看到他们一起进来,蔓筠有些惊讶,但注意力马上被白丰行抢走,他们三人手忙脚乱地把白丰行抬上病床。

    白丰行回到病床上,用请求的口气说:“你听我把话说完,不说我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样,蔓筠也不忍心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开始并不想要你爸妈的命,你妈是我深爱的人,我不会做这种事的。当时我是威胁雪儿,说她不和我在一起,我就对你爸下手,她说,她愿意和你爸共进退,而且从哪儿以后,她时时刻刻都和你爸在一起。咳……”他说话说太多,一直咳,露婷叫他休息一下,他却说不用了。

    “那天何方正喝过了,才会出现那次事故,我本来只是想吓一吓你妈妈,谁曾想……”就发生了那件事。

    他这样,已经是油尽灯枯,蔓筠不想和他较劲:“不管你是不是想减轻你的罪恶感,我都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白丰行一直道谢,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他们说完了,突然插嘴说到:“我听人说,单雪阿姨抛弃我妈逃跑了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他知道宋子铭问的是那次的绑架案,白丰行略显激动,“怎么可能!雪儿不是那样的人。她手机被哪那群人抢了,她只好问每一个路人借电话,想报警,但当时场面很混乱,没人理她。她为了借电话都对别人跪下了,这才能借到手机报警……”

    他后面还说了很多,宋子铭没听进去。蔓筠一直介意这件事,觉得她妈妈对不起莫蓉,没想到是假的。

    子铭盯着蔓筠不放,好似在说:最大的障碍已经不见了,你逃不掉的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5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