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六十九、儿子与老子

    白蔓筠的反应,在崔立的意料之中,他没有纠缠,只说:“就知道你会误会,所以你回来那么久都没有和你联系,算了,今天有正事,有时间我再和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对于不在乎的人,他们做什么我都无所谓,也不会在意。”当时崔立愿意帮着她骗宋子铭,认定那具死尸是她,她心存感激的。

    但他弟崔明那么巧的,在英国遇到她就把她招入公司,还对她百般照料。没想到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等宋子铭一去那边,他就把白蔓筠抛出来吸引宋子铭和他合作还透露出安安的身份。

    其心可诛!

    她与崔明素不相识,若说崔明不知道她的身份,她是怎么都不信的。既然知道她与宋子铭之间的纠葛,崔立在其中的位置就不言而喻了。他肯定和崔明说了什么,崔明才会这么帮他。

    崔立帮过她,也害过她。就算扯平了,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情,不过是在大雨中偶然遇见罢了。

    崔立觉得没趣,自己个儿走了。

    这天他们过得都不安宁,应该是有人在后面操作,居然有人来灵堂闹,砸东西。声称白丰行不配为人,害死了别人还好意思办丧事,就该拖到没人的地方埋了。

    白露婷竟不知道她爸有这么多事瞒着她,加之亲人离世,对她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能一直坚持已经很不容易了,但她心情也很不稳定,几乎不能理事。

    重担就落在了蔓筠身上,幸好有宋子铭帮持,不然她还真是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白丰行的葬礼并不平静。不只是那些人来打砸东西,还有媒体,得知他害死了宋家的小女儿莫蓉,都来声讨他们,所以白丰行的葬礼只得草草了结。

    下葬这天,记者又跑来了,各种问题的逼问,让两个白家的女儿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白蔓筠从来都不是个好惹的,连续两天的骚扰,她为了息事宁人,才忍气吞声,如今人已经入土,她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。

    有个记者说:“白丰行干下这种丧尽天良的事,你们怎么还愿意为他办后事,难道你们认同他这种做法吗?”

    蔓筠看着他,讽刺他说:“这位记者,看来你是认同别人杀了你爸妈了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都不会,你为什么觉得别人就认同了?”蔓筠反问得他哑口无言,她继续说:“白丰行的确做错了事,但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他阴差阳错之下,害了我父母,我比任何人都恨他。但我也知道人死罪归的道理,再怎么谴责也没用。

    再者,你们连续几天攻击我们白氏,还有我们两姐妹,你们觉得自己很高尚,认为你们是正义的一方。但你们是不是忘记了?我们也是受害者!十岁失去亲生父母,我们不恨白丰行?可是没办法,我们不论有什么仇恨,我们都还是人。所以我们不能看着他病死在监狱,为他保外就医,如果他活下来了,就继续去监狱度过余生,如果活不下来,我们给他办葬礼。这到底是触碰了各位的哪一根神经?让你们这么口诛笔伐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听了这些话,只能沉默,大家都好像约好了似的,集体忘记白蔓筠她们也是受害者的事实。人死罪归,说起来容易,但很少人能做到这点,若是换了平常人,白家别想继续在荣城立足。

    但白蔓筠不一样,她提醒大众,她和白露婷都是受害者,不应该这么被媒体攻击。她们做的这些,都只是尽到自己作为人的本分而已。

    本来最开始经过周春颖那一闹,大家都对白家很反感,但白蔓筠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,让舆论风向改变了。

    周春颖看到近日的报道,很是忧心,她和宋明新说:“这白蔓筠我们还真是小看她了,三言两语就把局势扭转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蔓筠的本事我从来都没有低估,她有这个能力我知道。”宋明新优哉游哉地说,“我还记得她假意与我好,在董事会上给我重击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叫我去葬礼上来这么一出,不就是徒劳无功嘛!事情闹得这么大,你爸肯定要从青山回来,我又要被他大骂一顿。”

    宋明新抬水递给她,“消消气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我最主要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让白家难堪,是为了让我们家那漂亮小姑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。这样一来,等她的身份被揭穿,难堪的就是宋子铭了。”

    周春颖大惊,“你怎么可以干这种事!不行,我不同意。宋莫蓉和你爸的事见不得光!也是偶然听你爸打电话才知道这事,家中族老都不知此时。可见这事的严重性,更别提让外人知道,这对我们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她急得跳脚,坐都坐不住。

    宋明新把她带回座位,“你就是急性子,不稳重。你仔细想想,这种事情本来就只有他们两个说得清。那我们可不可以说是小姑被宋家收养,还不满足,色诱了我爸呢?我爸出生名门,又是独子,他最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,不可能去碰我的小姑。”

    看他妈妈的脸色变好了,他徐徐善诱,“你说这么一来,我那个漂亮小姑是不是就被死死定在耻辱柱上了?我爸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女人,出去对大众承认,说他们是两情相悦。”

    周春颖这下是真信了,“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!只要你帮着我,到时候我们就请家中的族老来,说是他们母子败坏家风,应该赶出去。这样对外面有一个交代,也能把他们赶出宋家,你说是不是?”宋明新就像是在洗脑一样,终于把他妈妈说通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爸回来……”周春颖还是很怕宋远楷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,你只要说你是为了小姑,想要一个公道。装的委屈些,再诚恳认错。保证我爸不会为难你,我自己是男人,最清楚这种小伎俩。”他清楚个鬼,都是何欢教得好。

    周春颖上楼去了,打算研究一下怎么回话,叫宋明新先回去。

    他和何欢结婚之后是单独在外面住,他回到家,看见何欢正在做菜,他走过去从后面抱着她,“我还真是娶了一个好老婆,智计无双啊!我按你的说法做了,也用了你交给我的话,彻底说服了我妈。”

    何欢笑了笑,“顺利就好,我还不是为了你打算,我以前就说可以帮你夺回公司的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你是和我在一起了。”他摸着何欢的肚子说,“孩子六个月了吧?应该快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几个月,早着呢。”何欢说,“把菜端出去,可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宋明新端菜,四周看了看,“保姆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她只是来这边把一天的菜做好,碗放着明天洗就成。她一直在这儿,我还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保姆也太轻松了。”宋明新感叹说。

    何欢夹菜给他,“她是帮两家人,我们家是兼职,另外一家是全职。她能两不耽误,已经很不容易了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闲聊,很家常。自从他们结婚后,可能是有了孩子的原因,气氛缓和了很多。当然,何欢帮他对付宋子铭,这才是他们关系缓和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这不仅让他确定何欢心中没有了宋子铭,也能让他走上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收了碗,何欢突然问他:“对了,白蔓筠那事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说了,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宋子铭那神经病母亲上头条,管她干嘛?”

    “宋子铭心里有她,重伤她没有什么不好。说来说去,白露婷是个私生女,在圈里人尽皆知,但外面的人可一点都不清楚。”何欢摸着肚子,有意无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宋明新拍拍脑袋,“我怎么没想到?白家公司的总裁是她,为什么长女是白蔓筠,接班人是白露婷呢?哈哈哈……你太聪明了,欢欢”

    说着,抱着她转圈。

    何欢没有多开心,眼底是一片荒芜,但笑声却充盈了整个屋子。

    她想着:等着看吧宋子铭,我会让你自己来找我!

    宋远楷回来了,果然一回来就是骂周春颖。她按照宋明新教的,摆出几个条条框框,“说到底,我也是替莫蓉不值!同是女人,我最知道她的难处。”说着,还流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说得宋远楷心服口服,最后,他也不追究了,“算了算了,别哭了,我出门这几天也累了,想上楼休息。”他不会说他是去青山的。

    安安自然也被带回来了,宋子铭主动请缨,要把安安平安送回。

    他在那边玩这久,小脸都圆润些了。

    子铭帮他系儿童椅的安全带时,他凑近看子铭,“宋叔叔,你觉得你和我长得像不像?”

    儿子和老子能不像?但子铭不能说这个,只能捏捏他的小脸,“怎么问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莫奶奶已知叫我子铭,我问宋爷爷,他说子铭是你。我就想看看,我们到底多像,能让别人把我看成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莫蓉叫他子铭,是把他看作子铭小时候这让子铭如何与他解释?

    安安是个明白人,看宋子铭不接话,他就说:“一会儿见到妈妈就可以问了,出发吧宋叔叔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一路啊,春光明媚,好景常在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5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