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七十、吃便饭

    安安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离开过蔓筠这么久,他还比较独立,在青山也玩得开心,没有多想蔓筠。

    但蔓筠就不一样了,她很想很想安安,事情多得分开身,现在终于见到了他,比任何时候都还要高兴。

    也顾不得宋子铭在,抱着安安又是亲又是看,“在那边有没有吃好睡好?没感冒吧?想妈妈了吗?对不起啊宝贝儿,妈妈事情太多,都不能亲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安安再坚强也是个孩子,看蔓筠这样,他也哭了:“那么多天妈妈都不见我,也不给我打个电话,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妈妈不要谁也不可能不要安安,饿了吧?欣欣阿姨已经做好饭了,都是你爱吃的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还从来没被人这么忽视过,站在旁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,莫名地尴尬。

    安安也是个有眼色的人,“宋叔叔,你也一起吧。这几天都是你给我送吃的和玩的,不然,那边还真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他去青山,蔓筠怎么不知道,“宋叔叔这几天也是忙,他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都是晚上我睡着之后,第二天起来保姆阿姨就会说宋叔叔又给我送东西来了,天天这样。”安安不仅会坑妈,还是辅助小能手。

    宋子铭做了事也没想让蔓筠知道,“顺路的事,老爷子也要吃药。”

    蔓筠怎么会不知道,老爷子病多,肯定是要吃药的,在去之前肯定就已经备好了,怎么会等着他每天送?这不解释还好,越解释就是在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蔓筠牵着安安走前面,“一起吃个便饭吧,现在也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自然是喜不自禁,安安也是,他朝子铭伸出手:“宋叔叔,快点啊!”

    到家里有段小路,安安在中间吊着他们,他的脚是悬空的,蔓筠怕伤着他的手:“好好走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其他小朋友,就是这么和爸爸妈妈玩的,我早就想这样试一试了,果然好玩。”他笑得很开心,见牙不见眼的。

    小孩子说的话总是能直击人心,让人不心疼都不行。

    宋子铭扶着安安,“你要是喜欢,宋叔叔可以经常来带你玩。”

    安之瘪了瘪嘴,“要是能经常,就好了!”他还记得蔓筠说过的,不准和宋叔叔太过亲近。

    蔓筠不忍心,只得松口,“你故意说酸话呢?你想和宋叔叔玩,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,我这么说你可高兴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高兴,今天宋叔叔能和我一起睡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是得寸进尺啊!蔓筠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宋子铭心里啊,还真是像浸在蜜罐里,实在是太喜欢他这个亲儿子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如何说服蔓筠,“安安这是得寸进尺,你妈妈该不高兴了。她只是让我和你玩,没有让我随时随地陪你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不答应都不行,刚刚才安慰安安,说是什么时候都可以,现在又出尔反尔?

    就算打脸也不能打那么快,蔓筠只能说:“先吃完饭再说,你宋叔叔事多,说不定到时候他就没时间在这儿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偏偏宋子铭是个没眼色,他大手一挥:“我不忙,既然安安都开口了,邀请我在这儿留宿,那我肯定推掉所有的事,都必须留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正在吃饭呢,蔓筠那口饭噎在喉咙里,下也下不去,她满眼惊讶地看着宋子铭耍无赖,竟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他笑着给蔓筠夹了一筷子菜,“别干瞪眼,吃饭。”

    安安撑着小脸大笑,“妈妈这样真可爱!像个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妈妈一直都是小姑娘。”其实他想说的是:你妈妈永远都是我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这饭蔓筠是吃不下了,她放下碗筷,“安安你慢慢吃,我去给你那间床多铺点毯子,怕你晚上闹腾,给弄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等蔓筠上去了,安安才对子铭说:“你这么说我妈妈,她害羞了,我那间床的被子,已经够厚了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笑而不语,只是帮他擦嘴边的饭粒。

    蔓筠是真的去安安房间了,不过是去收拾东西的,她这几天都是睡在安安的房间里,她衣服放得乱七八糟的,若是被宋子铭看见了,还真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尽管她收得这么认真,还是漏了一件内衣在衣柜里。

    安安作息时间很规律,到了十点多就要睡觉。他依赖宋子铭,也愿意和他亲近,躺在床上说:“宋叔叔,你能不能帮我在衣柜里拿一下睡衣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等着。”他打开衣柜,四处翻了翻,就看到蔓筠的“漏网之鱼”了,很简单的款式,他居然很变态的,不由自主的把它拿来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宋叔叔,你找不到吗?”安安清脆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他跟做贼似的,忙把内衣塞在衣柜底下,心虚地说:“哦……找到了,被其他衣服压着,这就给你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给安安穿睡衣的时候,手抖得不行,鬼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子铭晚上和安安一直聊天,他问安安:“你们一直待在英国,有没有受欺负?”

    “妈妈是个很厉害的人,好几次我被那些外国小孩欺负,妈妈总是帮我讨回公道。她教我说,我们不惹事,但是也绝对不会怕事。说是有人欺负我,只要我是对的,只管还手,医药费多少她都出的起。只是……要是我不对,妈妈也会打我……”他跟在蔓筠身边,学了很多为人处事的道理。

    宋子铭来了兴致,“这么说你被打过?”

    他有些为难,“算是吧。”他撅着小嘴,“那次是有原因的,那小孩说我没有爸爸,说我妈妈坏,没结婚就有了小孩。我气不过,就和他扭打在一起。把人家头打了一个大窟窿,妈妈问我原因,我不想再把这话说出来让妈妈伤心,妈妈就打我了。”

    子铭不禁有些心疼,他那么小的孩子,居然顾及这么多,“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委屈,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,打了我又心疼,给我做好多好吃的。还有陈阿姨,她还帮着我说妈妈不对。”他是小孩子心性,就是图好玩的好吃的。

    “陈阿姨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啦……”安安说了许许多多关于陈姐的事,丝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子铭也从中了解到蔓筠在英国的点点滴滴,一开始确实心酸,但后面的日子还算惬意,守着一户小家,陪着安安长大。那是宋子铭不曾参与的过去,他只能从安安口中去弥补那些失去的岁月,跟补课似的,希望能跟上他们的脚步。

    安安没多久就睡着了,子铭躺在他身边,仔细端详地看他,在他额头上亲了亲:“宝贝儿,这些你谢谢你替我照顾妈妈,以后的日子,爸爸不会再让你们受一点苦。”

    他把安安抱在怀里,从来没有这么心满意足过。

    这时,他听见外面有响动,以为是有人进来了,他披上外套,走下楼去。

    却看见坐在楼梯下面,应该是摔下去的,他三两步跑过去,“怎么那么不小心?”

    说着就把她抱起来,蔓筠还在逞强:“不用了,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能走,是我想抱你的。”宋子铭说。

    他故意颠了几下,蔓筠只得把手勾着他脖子,才能平衡。

    “房间是哪一间?”他问。

    蔓筠指着安安左边那间,“就是安安隔壁房。”

    子铭把她放床上,打开灯。蔓筠穿的裙子,膝盖破了一块皮,血肉模糊的样子,子铭看着皱眉,“医药箱?”

    “那边柜子底下。”蔓筠这才开始发觉有点痛。

    他精确地找到医药箱,熟练地帮她上药,疼得蔓筠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痛了?大晚上往楼下跑什么?还摔了,笨!”他嘴上这么说,下手却下得很轻。

    “我去卫生间,我房间里的马桶坏了。”她理直气壮地解释,试图证明自己不笨。

    “更笨,不知道开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能说她实在太内急了,只想着跑厕所,没想其他的吗?

    上好了药,宋子铭又抱着她去枕头上,帮她盖好被子,“好好睡觉,等下该扯着伤口了。”

    蔓筠犹犹豫豫,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她这样,坏笑着说:“筠筠,你不会还没有解决生理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有点尴尬,“你帮我把小欣叫醒,让她扶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麻烦。”宋子铭给她裹了一件外套,抱着她下楼去。

    蔓筠早知道他会这么做,要不是太急,她也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到厕所了,她说她要下来,依靠着门说:“谢谢你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的脚特别痛根本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宋子铭把她抱去马桶坐着,把脸转到另一边,直接把手伸进去帮她脱了……

    他心跳得厉害,“你好了叫我。”

    白蔓筠脸红得滴血,要不是这大晚上的,又是在家,她早就大叫起来了。

    之前看到内衣,现在直接帮她方便,宋子铭心底的某些情愫再也按耐不住,泛滥成灾……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5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