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、似曾相识

    白蔓筠洗完澡,坐在椅子上开始打电话,本来不抱希望能接通,她开着免提吹头发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通了,她有些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白蔓筠忙关了吹风机,毕恭毕敬地说:“你好宋总,我是来接你回国的,我叫白蔓筠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嘴角笑意更深,觉得这人态度转变够快的,和在酒吧里说话的口气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。不好意思,我没注意接到你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顿时翻了个白眼,说得轻巧,打了一个星期的电话都没注意,她才不信!摆明了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忙嘛,可以理解。现在既然联系上了,宋总你看,我们什么时候回国,我也好订票。”

    看来是个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老油条,“白小姐真客气,你的业务能力我可是早有耳闻,时间自然是你来安排。毕竟~我和我哥一样,除了投胎技术可观,其他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倒挺有自知之明,不过这话怎么那么熟悉?还有起伏有度的声调。

    她顾不了那么多,得赶紧把马屁拍舒服了,“宋总说的什么话,你哥哪儿能和你比?不然公司也不会特意派我来接你。总裁退位,我们集团还得仰仗你呢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把玩手里的钥匙扣,“白小姐过誉了,你安排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她偏着头固定手机,用电脑搜索航班信息,“明天太匆忙了,我们订后天早上的机票,宋总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白蔓筠喜难自禁,赶紧打电话回公司报告成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她画了个精致的妆,看着镜子里的人,都快认不出来了,都不知道上一次这么认真化妆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想着和他最后一次见面,总要给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,其他不说蔓筠很是喜欢他唱歌时候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坐在老位置,同样点了杯酒送他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宋子铭就看到有人在搭讪她,她没有丝毫不舒服的样子,对每一个来人都笑脸相迎,然后指着他说话。

    看他走来,白蔓筠朝他举杯,“想不到你的嗓子唱英文歌也这么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你今天的妆很漂亮。”这是宋子铭由衷之言,在台上唱歌时他就发现了,今天找她的人比平常还多一倍。

    她毫不谦虚地收下这个赞美,心里想着:开玩笑,我涂的都是大把大把的人民币,能不漂亮吗?

    “我明天回国了,可能以后都不能来听你唱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~祝你一路顺风,有缘自会相见。”

    他洒脱的样子与唱歌时重叠,白蔓筠脱口而出,“你是不是有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?”

    宋子铭喝酒的手顿住,斜眼看她,然后把杯子放下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几面之缘问别人这个问题,她觉得不妥,“感觉而已,不方便说也没关系,是我冒昧了,我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她很干脆地把半杯朗姆酒一饮而尽,宋子铭看着都觉得喉咙发热,她却像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天南地北地聊,白蔓筠完全没有任何顾虑,反正明天之后大家桥归桥,路归路。

    酒劲上来,她托着头看宋子铭,“听你唱《男孩》,我真觉得你是个痴情种。不过你们男的都一个样,明明是你们先放手的,偏偏还一副情深不渝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想到往事,她眼睛酸的厉害,“不想说。”她没有对着别人解剖自己的习惯。

    良久,宋子铭问她:“怎么你都不问我名字?”

    “今晚之后就再也不见的人,知不知道名字又有什么意义?你不也没问我。”她脸颊微红,眼波流转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我不问是因为我知道。”声音太小,又有人搭讪,白蔓筠没听到。

    她大声地对着来搭讪的人说:“看到我对面坐着的人没,是我男朋友!要说几遍?我刚刚不就和你说过了?”

    那人看她美艳的脸庞,半天说不出话她却以为别人不信,“不信是吧?”

    酒壮人胆,她站起身朝宋子铭走去,附身送上香吻一枚。

    酒味和她身上的香水味混合着,在宋子铭鼻端萦绕,他还没反应过来,白蔓筠突然离开,转身说:“信了吗?”

    这才发现人早就走了,她讪讪地回到座位上,“这些人真是,见着女的就往上扑,你别介意啊!这是最简单粗暴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白蔓筠打心底觉得他不会介意,昨天还想和她回家呢!

    宋子铭只觉得身上温度在升高,强迫自己移开眼,“为美人效劳自然是多多益善的好,只能怪白小姐太引人注目了。”

    白小姐?

    她后知后觉地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姓白?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