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、顺遂

    蔓筠不知道宋子铭怎么了,从出去回来之后,就没给过蔓筠好脸色。

    算了,老板心,海底针。只要她别找茬,她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宋子铭自己开口了,他说:“你和志华是一个学校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当时一直叫他学长,现在就没改口。”看来需要改口了,老大不小的。

    宋子铭面部表情波澜不惊,“没关系,我又不介意你怎么称呼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蔓筠无语,他居然以为她是在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?该怎么说他好?

    “他刚刚说你每次到生日都会这样,是什么意思?”他装作不经意地问蔓筠,其实心里一直对这句话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白蔓筠脸上的神色变得黯淡,把头偏向另一边,“就是生日这几天换季,就会感冒,成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总觉得不是全部的实话,既然她不想说,宋子铭也没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病房里,难得的没有针锋相对,而是相安无事地度过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。虽然她推脱说打车,宋子铭还是坚持送她。

    送她到了小区楼下,蔓筠正要下车,后面传来他的声音,“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茫然地回头,眼睛放大,嘴唇微张。明明粉黛未施,小脸还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,连呼吸都很稀薄。

    宋子铭忽的靠近,在她唇上啄了一下,“记住了,以后每次分开,都要亲一下,是每一次!嗯?”

    她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姑娘,脸却瞬间涨红,比腮红还漂亮。

    她没有任何回答,几乎是落荒而逃,一路安慰自己,肯定是那张颠倒众生的脸迷惑了她。

    她拍着自己的脸说:“白蔓筠,醒醒,他不是在异国他乡唱着情歌的男生,是你的老板兼名义上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蔓筠始终忘记不了,那个坐在台上轻声低唱的宋子铭,她近乎魔障般,总是把两个形象截然不同的宋子铭结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白蔓筠周日在家休息,周一正常上班。本来周日有工作,但被宋子铭全部推了。

    尔特在争取的那个慈善晚会的举办,今天就要揭晓结果,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很充分了,这次只是最后的报告。

    这是全国性的晚会,关注失明儿童。哪家酒店都在抢这个机会,主要的有荣城当地有影响力企业家,以及主办方代表。

    “尔特酒店代表,白蔓筠女士,请进。”

    看到坐在评委席上的人,蔓筠有点僵硬,不光是有周泽宇在,宋子铭也在。

    见惯了生活给她的诸多惊吓,片刻便整理好心情,“各位评委好,我是尔特的代表,相信大家已经看过我们的申请材料,我们尔特,不管是在哪方面……”

    宋子铭听她侃侃而谈,脸色几度变化,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白蔓筠在上次开会时替他说话会那么管用了,因为她足够专业。看来上次说给她尔特荣城地区负责人,的确是小瞧她了。

    手上拿着笔,不停转动,直到旁边的人推他才反应过来,“宋总,陈先生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陈先生是主办方代表,“宋总,你对白小姐的表现满意吗?”

    他看到台上的白蔓筠,西装革履,站的很直,远远看去脸越发小了。“白经理在商场上赫赫有名,又是我们尔特选出来的佼佼者,我自然是满意的。不过,我和她于公于私都不方便说话,其他人意见更重要些。”

    大家会心一笑,搞得蔓筠在台上有一丢丢尴尬。

    陈先生把话转向周泽宇,“周总,作为尔特的竞争对手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白蔓筠完全把他当成陌生人,淡笑着向她鞠躬,“周总,欢迎批评。”

    他表情不自然转开,“蔓……白经理谦虚了,我觉得挺好的。”他本来想叫蔓筠,又及时改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周总作为最大的竞争对手都觉得不错,那我们……”他想了一下“白小姐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越多就越看不见?”

    她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黑暗。”

    陈先生哈哈大笑,站起来与宋子铭握手,“宋总,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蔓筠一颗心总算落地,宋子铭还不忘抽空对她竖起大拇指,蔓筠笑着眨眼。

    这些都被周泽宇看在眼里,他拉松领带,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前有宋子铭和白蔓筠的情侣关系,后有白蔓筠拿到慈善晚会办理权,尔特风头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乐见其成,“子铭这小子,看着倔……他要是和白家那丫头好好在一起,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事事如愿?卦还不敢算尽,畏天道无常呢!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19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