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四、烟的坏处

    蔓筠问宋子铭:“我们晚上怎么回去?”

    “回哪?”他疑惑地看着蔓筠。

    “公司啊,明天不是要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出来的时候已经给那边说了,我们出差两天。”他淡定地回,从口袋里把烟掏出来。

    老板就是好啊!连请假都跳过,直接说是出差。操作骚!蔓筠感叹。

    看他拿烟,蔓筠眼疾手快地抢过来,“能不能少抽点烟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看着她,“理由呢?”

    抽烟有害健康,哪里需要什么理由?蔓筠笑了笑,“那么美好的空气,被你破坏了可惜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身体前倾,“不对,你说的不是别抽烟,是少抽。少抽应该不是指当前,是概括,以后都要少抽。”

    她能说什么?往后退两步,“吸烟有害健康,少抽对你不是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口是心非,明明就是关心他,还加上空气。他还没说话反驳,秀姨就来了。

    她从楼下上来,认同地说:“就是,蔓筠说的有道理。”说着,把手上切好的各种水果放下,“再说了,手上有烟,也不方便拥抱别人啊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还在他们两人之间看来看去。白蔓筠知道她又在说下午看到他们抱在一起的事,眼睛到处瞎看。

    宋子铭却觉得这话有理得多,把打火机放回兜里。

    三人坐下吃水果,蔓筠问秀姨,“秀姨,这是你自己开的酒店吗?”

    秀姨看了眼宋子铭,“最开始有这个想法的,是子铭妈妈,我只是付诸行动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表情不太对,白蔓筠不敢继续追问,只好打哈哈,“哦哦,环境很不错,适合解压。”

    秀姨勉强地笑了一下,“还行吧。子铭,你回国这些时间,去看过你妈妈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去了几次,都被老头子的人拦住了。”他神色暗淡。

    蔓筠不明白,为什么他看自己母亲还要经过他爸的同意。但她没问,有些事她不方便知道,只好假装想参观酒店,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白蔓筠走后,秀姨才问他:“你没和她说过你妈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。”她靠在椅子上,意味深长地说:“子铭,她说白家人吧?”

    不奇怪她会猜到,宋子铭坦言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她重重地叹了口气,“子铭,有时候你不要太钻牛角尖了,别为了那些前尘旧事牵扯无辜的人。你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他顿了许久,看到白蔓筠在楼下和一个服务生相谈甚欢,“秀姨,道理我都懂。只是,总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,不是吗?只要目的达到,过程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说着起身就走,尹秀在他身后说:“子铭,你要知道轻重,别迷失本心。”

    他脚步停滞,瞬间又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尹秀一脸担忧,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白蔓筠正向那个男服务生问这边的情况,“真的?难怪人那么少,原来是酒店有名额限制啊!”

    她明媚一笑,看得那人不敢直视她,“对……对啊。白小姐,我们酒店还有温泉,如果你有兴趣的话……”看到一脸阴骛的宋子铭,他话都没敢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有兴趣怎么样?”蔓筠追问他,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身后,“你先去工作吧,谢谢你给我讲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”他匆忙回复,就忙往店内走去。

    宋子铭站在她身边,“不是参观酒店?怎么在这儿和别人聊天。”

    他口气不善,这女人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和别人聊那么开心!

    “会问路的人不会迷路嘛,我初来乍到,肯定要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哦~你都了解到了什么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蔓筠讨厌他咄咄逼人冷冰冰的态度,“想知道就自己去问呐!”

    宋子铭搂着她的腰,把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,他低声说:“白蔓筠,我警告你,不准和其他男的走太近!”

    蔓筠失笑,觉得他像个小孩儿似的,“那不巧了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挑眉,想看看她能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家七宝就是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手劲很大,浑身散发着微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蔓筠笑得花枝乱颤,“七宝是喵星人,对我没兴趣”

    宋子铭这才意识到他在和一只猫“”吃醋,死鸭子嘴硬,“动物勉强过关。”

    还勉强!趁他松了,蔓筠一下子挣脱,“宋总,其实七宝是汪星人,不过放心吧,他已经被我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小跑离开现场。

    居然是狗!宋子铭气不打一处来,听她口气,简直就是把他和狗放在一起比较!

    这就算了,她说“阉了”时,特意加重语气,让宋子铭某处一凉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2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