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、身不由己

    好几天了,蔓筠都想不通,当时她究竟是吃了什么药,居然亲了宋子铭。

    看着晚会出席人员名单,她停留在“宋子铭”这三个字上,想起那天他反反复复说了好几次喜欢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魔障了,抓了下头发,烦躁的把名单丢在一边。

    夏宇抱着资料进来,“经理,这里需要你签一下字。”

    “好,放着吧。”看她还不出去,蔓筠问:“还有事儿?”

    夏宇神神秘秘地说:“经理,外面都在传,你要升职了。”

    不就是荣城地区负责人,有什么好惊讶的?她淡定的点头,“我知道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夏宇眼里充满崇拜之情,“那可是荣城地区尔特负责人!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无动于衷,夏宇也没了心思,“经理见惯了大风大浪就是不一样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不过,这样你就可以和宋总天天在总公司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夏宇趴在桌子上,头一直往她面前凑,蔓筠推开她,“也只有你们稀罕那个冷冰冰不怀好意的宋总。”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,话音刚落,门口就穿来宋子铭的声音,“看了白经理不稀罕我啊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门口,单手插在兜里,穿着黑色的西装,看起来更加气场十足。精致的五官这分钟变得很阴沉,夏宇觉得温度都下降了好多。

    她把资料一放,“经理,你记得签,我先走了。”出去还很贴心的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宋子铭走过去坐在蔓筠对面,一副大佬的坐姿,“你居然和别人说不稀罕我,你那天主动亲我你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蔓筠看他一本正经的说这个,脸上直接挂不住,“你来找我干嘛,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生气了,要漂亮的女生对我笑一下才能说正事。”他突然把椅子拉近,凑过去说:“所以,麻烦白经理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表情很正直,就像在陈述“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”一样流畅,完全不觉得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他可能觉得不是在撩女生,是在陈述事实。

    白蔓筠有点怀疑人生,外面传得英明神武的宋总,怎么讲话这么……这么撩人?

    “宋……”蔓筠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先笑!”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。

    较劲!

    蔓筠只好笑了一下,宋子铭才站起来,“今天晚上的晚会,我们一起出席,现在你需要去整理好自己,总不能穿着OL服装去晚会吧?因为你和陈先生的经典问答,我猜媒体都等着采访你,大红人!”

    听不出褒贬,蔓筠只想赶紧送走他,“这种事你打个电话就行,不用亲自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啊~”宋子铭恍然大悟,转而看着她说:“可能是我想见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蔓筠坐在椅子上,他本来就高,站着更不用说,蔓筠一直仰着头看他。

    关于想这种字眼的话,都比较暧昧,此时此刻,两人正在对视,暧昧升级。

    他眼里似有一片沉静的海,要把蔓筠吸进去。这一刻,他又变成了浅唱低吟的少年,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总裁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车在外面等着的。”宋子铭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动情这种事最没道理,总在不经意之间。蔓筠知道,她心里感性的天平在逐渐失衡,理智却一直叫嚣着远离宋子铭。

    情之一字,最是身不由己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2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