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、往事

    白露婷是她亲妹妹,和她不同的是,她是人见人爱,父母死后她们住在大伯家。蔓筠因为一些事搬出来了,她依旧住在那边共享天伦。

    白露婷看着清秀可人,一开口就不是那么亲切了,也不看对面坐着的人,“白蔓筠,你要不要这么贱?林琦玉生日你都能和泽宇勾搭。”

    她面不改色,“你以为我是你?什么脏东西都吃?”

    白露婷恼羞成怒,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!林倩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林倩是林家亲戚,可能林琦玉生日那天在场,她没注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没吃过?明明是我不想吃,周泽宇没和你说他是怎么求我的?要是我态度软些,孩子可能都会打酱油了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宋子铭眉头一皱,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。

    “孩子?你还有脸提孩子!要不是你,我怎么到现在都不能有孕?你和林志华一样,一定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林志华是林琦玉哥哥,和蔓筠是好友,是个医生。

    她说着就要上前打蔓筠,蔓筠反手把她推在地上,居高临下地说:“丢人现眼!还你孩子?可以啊,叫周泽宇晚上来找我,我给你们生一个,如何?”

    白露婷双手紧握,咬牙切齿地说:“白蔓筠,你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要脸?你背着我,和我男朋友为爱鼓掌,还有了孽种,我亲手帮你打掉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狠,打掉亲妹妹的孩子,不过与他无关。宋子铭挑眉,耐心听戏。

    白蔓筠却罢演了,提着包,“不好意思子铭,玷污了你的耳朵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她第一次叫他名字,他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露婷这才注意看宋子铭,怒火中烧,没想到她居然和宋子铭勾搭在一起,“宋总,你最好离这个女人远一点,她特别歹毒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搂着白蔓筠,浅笑着说:“谢白小姐提醒,不过比起蠢女人,我更喜欢狠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搂着走出饭店,除了白露婷,还有一架相机在对着他们拍。

    直着腰走出饭店,一到车上蔓筠就像虚脱一般,整个人陷在椅子里。

    她声线低了许多,“宋总,介意我抽杆烟吗?”

    宋子铭看她一眼,“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往事被这么提及,她心里很不好受。车没开,两人就这么呆在阴暗的停车场,这反倒让蔓筠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她接连抽了两根,在点第三根的时候,被宋子铭抢了过去,“我不想抽那么多二手烟,原来是个纸老虎啊,刚才在上面不是挺强悍的吗?”

    白蔓筠靠在椅子上,看着外面,“宋子铭,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他扔烟的手顿住,眼神黯淡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她没有理会,自己接着说:“我有,但他却和我的亲妹妹有了孩子。年轻气盛,我跟着我妹去医院,逼着她打了那个孩子。露婷说的没错,我很歹毒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做的很对,人要为自己做错的事买单。做了这件事,你后悔吗?”

    年少轻狂,对事情的判断不是对就是错,没有灰色地带。现在她长大了,不能只用对错衡量,所以她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但比起白露婷,她更恨周泽宇。

    晚间,蔓筠又想起得知他们事情时万念俱灰的心情,她得出结论:打了那个孩子不后悔,因此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利,后悔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2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