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、我教你

    车上气氛并不好,宋子铭刚被甩脸,板着脸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白蔓筠假装看不到,也是在生闷气。

    司机有点为难,不知道车要往哪儿开,支支吾吾地说:“宋总,白经理,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现在去晚会现场太早,不去要去哪里呢?

    两个人异口同声,没好气地说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这下司机更为难了。

    看白蔓筠双手环抱,低着头的样子,宋子铭忽然就不生气了,她白蔓筠不可能还会瞧得上周泽宇,哪怕有所留恋,也不会旧情复燃。

    他打开窗,“老李,你下车去逛逛,我和蔓筠有事要说。”

    司机巴不得,麻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往她的方向挪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:“我气你抓着周泽宇不放,你气什么?”

    蔓筠正视他,“我好奇啊,宋先生这些绵里藏刀的温柔陷阱,曾经有多少女生往下跳过?”

    宋子铭自然地搂过蔓筠,她挣扎也没用,空间又小,他说:“别乱动,你不知道自己穿的是什么衣服?我可不是柳下惠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意味深长地看向她傲人的事业线,随着宋子铭的警告,她更不敢动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
    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,宋子铭放松了些,继续说:“不管有多少人跳过或者想跳,你都是最后一个。白蔓筠,你会不会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蔓筠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感受到唇上的温热,唇齿交缠,他的吻带着侵略性,席卷了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会也没关系,慢慢教。”他眼里染上莫名的情愫,就像要把她拆吃入腹一样。

    白蔓筠冷笑,“宋子铭,你吻过不少人吧?”

    他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不,你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蔓筠有些吃惊,“您可真会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我就直接承认了。”他用十指和拇指抬起蔓筠下巴,轻挑地说:“男生第一次会很快……你懂的,不相信你可以检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哪里像是在外面好评如潮的宋总裁?

    蔓筠咬呀,憋出一句,“流氓!”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低声笑,声音醇厚,听得蔓筠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气氛比之前好很多,至少在去晚会的路上,两人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。

    尔特门口有很多记者,一看到他们俩同时出现,眼睛都放光了,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记者说:“看来两位感情很好,什么时候会公布结婚的消息呢?”

    宋子铭搂过蔓筠,她保持微笑,在外面他们就是恩爱的情侣,“有好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,今天还是希望大家能把重心放在慈善晚会上。”

    可是更多的人喜欢八卦,记者锲而不舍,“白小姐,宋总这么优秀,你会不会感到危机呢?”

    好像每个人都觉得她占了多大便宜似的。

    白蔓筠挂着得体的笑,“完全不会,因为我也很优秀。再说了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真想走的人,怎么都留不住。

    她从容不迫,在大众面前直接说她很优秀,如果是别人,就会有人质疑,但她是白蔓筠!

    荣城商场上赫赫有名,她手里没有谈不下的合同,不少公司都想挖她。

    宋子铭暗自发笑,看着身侧的她,觉得没有人比她更适合站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进入会场,陈先生一看到他们就走过来,“宋总与白经理还真是郎才女貌,很是般配!”

    宋子铭听着这句话很顺耳,心情都好了几分,“谢谢,陈先生怎么一个人在这边,是我们招待不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,我看到你们,特意过来的。那天与白经理匆匆交谈,一直耿耿于怀,我想问一下白经理,当时怎么会想到黑暗这个回答?”

    蔓筠抬了杯酒,“陈先生太客气,叫我蔓筠就好。很简单,我曾经有段时间眼睛失明,我能理解那种感受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子铭心往下沉了几分,失明?还被她说得这么轻描淡写,这个女人还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看她的眼神多了点敬佩,“宋总,这是个不可多得的佳人,你可要看好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宋子铭与之应和。

    看到白露婷对她投来怨恨的目光,蔓筠浅笑向露婷举杯,自然而然挽上宋子铭的胳膊。

    宋子铭略微惊讶,顺着她的目光看到白露婷,心里那点欢喜立马没了,又是用他来气别人!

    他心里打定主意,看来得好好教她怎么喜欢男朋友!

    白露婷心有不甘,低声咒骂,“贱人!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22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