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、谈判

    “晚上八点,昨天那个饭店见。”他直接用命令式的口吻说。

    这口气让蔓筠很不舒服,就算是老板也不能这样吧!她没好气地回:“去干嘛?”

    “谈判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他想谈什么判,蔓筠正好要找他,八点准时到了,没想到宋子铭更早。

    他应该包场了,周围都没人。

    “谈之前我想问一下宋总,我打电话给你,你说你正在处理。你这种处理方式,问过我了吗?”她把包放下,毫不客气地问。

    宋子铭细长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地拍打,“现在不是问了吗,白蔓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他认真地看着她,眼里像是一座大磁场,死死的吸引着她。

    居然会被他吸引!心跳漏了一拍,尽量笑着问:“真的女朋友还是假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真真假假一念之间而已,不是太重要。”

    一个喝洋墨水的人居然还看《红楼梦》,还用这种含蓄的方式和她打太极,“也是,那我为什么同意?”

    宋子铭抬眼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是宋家掌权人,各方面条件都比周泽宇优秀。”

    打蛇打七寸,他这招走得漂亮!知道蔓筠看不上那些地方,说不定连他都看不上。但周泽宇是她心病,这样一来,成功几率大的多!

    不知道他怎么看出来周泽宇对她的意义,但这步棋的确走对了。

    果然,蔓筠一听这句话,整个人都是一僵,半晌舔了舔干燥的唇,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暗松一口气,“还有尔特荣城地区负责人,我……”

    蔓筠打断他的话,“不用,我相信凭我自己能拿的到。”

    尔特是荣城最好最大的连锁酒店,能成为其负责人是她的目标,她不想用这种方式达成。

    宋子铭垂眸,觉得自己看低她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就进行下一步,他突然鼓掌,走上来两个人,一个抱着玫瑰花,一个手里拿着盒子。

    宋子铭走到她面前,把花递给她,盒子里是项链,他附身为她戴上。

    送东西的人走了,他抱着蔓筠脖子,“你好啊,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很浪漫,饭店里的人远远看去,都觉得他们像一对壁人。

    蔓筠却高兴不起来,觉得这是一场静心设计的浪漫陷阱,一切都在他计算中。相比现在,那天宋子铭为她披衣服时,她倒有片刻心动。

    她把花放在桌上,推开宋子铭,慢条斯理地把项链摘下,把包提起,“宋总这是戏瘾大发吗?唱这出深情的戏码。谈判就像谈判的样子,我这人最不解风情,宋总的好意我心领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她还穿着工作时的衣服,水粉色的衬衫,黑色包臀裙,显得她身材凹凸有致,她走得很快,纤细的身影很快融入夜色。

    宋子铭把桌上的项链,直接丢到酒杯里,项链上的钻石透过红酒,在灯光下泛着好看的光。

    准备回家,他走到一半,又回去把它捞起,自言自语地说:“不解风情的丑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果真不解风情,怼人不留一点余地,居然说他唱戏!看来圈里说她冷美人,不是没有缘由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24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