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、悸动

    白蔓筠昨天从饭店回去,倒头就睡,早上闹钟都吵不醒她,直到林琦玉打电话给她,才醒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和宋子铭在一起了?你们不是才见过几面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睡多了,她觉得头重脚轻,“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琦玉叹了口气,“蔓筠,我知道你对以前的事耿耿于怀,但你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啊!宋子铭真的不是你能招惹的,我哥好好的一人你不理不睬的。”

    蔓筠翻个身,看到床头时间,已经是10:00了,“琦玉,你放心吧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挂了啊,有电话进来。”

    确实有电话,同时蔓筠也不想和她继续刚才的话题,过去什么的,她一点都不想提及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今天是周末,按理来说不会有公事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找我女朋友。”宋子铭坐在车上,手敲打着方向盘,看向蔓筠住的小区。

    她反应半秒,试探地说:“宋总?”

    这个称呼让他眉头一皱,“住几楼?”

    这下不用怀疑,就是他了。两分钟后,门铃就响起了。蔓筠衣服还没穿好,就挂着一件睡衣在身上,门铃像催命似的,她只好随便裹件外套去开门。

    宋子铭扫她一眼,头发有点乱,身上穿着黑色风衣,腿漏了半截出来,脚丫子很不不安分。

    他移开眼,越过蔓筠,“你真是没有一点女朋友的自觉性,打那么多电话都不接。”

    白蔓筠想不明白,这人大早上那么闲,跑来找她干嘛,“我没听见,宋总怎么有空来找我?”

    转头就看见他已经坐在沙发上,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叠在一起。看着不太高兴,蔓筠不知道哪里惹他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“白蔓筠,你一口一个宋总,你不觉得拗口?”

    她一点都不觉得拗口,不是都这么叫吗?看她茫然的表情,宋子铭冷笑,“还真是…………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伸手过去拉她坐下。

    蔓筠早上就觉得轻飘飘的,被他这么一拉,直接就倒过去,基本是无缝对接。

    她里面是没穿内衣的,宋子铭明显感受到了,温香软玉在怀,再强的定力也有点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“昨天说你不解风情,看来是冤枉你了。”

    蔓筠本来就晕,此刻更觉得天旋地转,无心与他玩笑,“宋总,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她费力地从他身上起来,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她没有反驳,说话有气无力,脸很红,还冒汗。

    顿时什么心思都没了,宋子铭用手摸她额头,“你发烧了,我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家里有药,我……”后面的话都被他凌厉的眼神堵回去,“那行吧,我可以叫琦玉陪我去,不麻烦宋总。”

    “去换身衣服,把该穿的穿上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没有多余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叫该穿的?她有没穿什么吗?

    生病的人脑子有点短路,换衣服的时候她才知道宋子铭说的什么意思,果然是衣冠禽兽!

    上车后,宋子铭打电话给助理,“晚上的那个宴会你帮我去,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那他来找白蔓筠,应该是请她当女伴的,本想叫他不用陪,眼皮已经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蔓筠醒来的时候,宋子铭正打算抱她下车,看她睁开眼,“不舒服就别动,我们马上去找医生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轻柔,怕吓着她似的。

    就这么愣愣地被他抱着,蔓筠傻傻地盯着他下巴,心里软了一块。

    蔓筠知道,是久违了多年的悸动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不想怼宋子铭,只想在他怀里安稳片刻,心无杂念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2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