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六、乱心

    听了宋明新那句话,白蔓筠心里思来想去,所谓的隐秘有可能指的就是白露婷身份,那宋子铭怎么会知道这件事?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知道,蔓筠心里要重新对他下定义了。她家里的事她都不知道,怎么宋子铭就那么清楚呢?

    想着,她就打电话给他,“子铭,有空吗?一起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刚听杜柯说她和宋明新见面了,现在就约他吃饭,看来是她听说了什么,如此宋子铭便欣然同意,“行啊!你给我说地址。”

    “就去经常吃的那家吧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蔓筠想了一下,“我今天没什么事,可以早点下班,你呢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我了,我也可以早点下班陪你。”宋子铭笑着,把手里的笔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蔓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“随便你什么时候来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那边传来嘟嘟嘟的电话忙音,宋子铭嘴角的笑意逐渐凝固,打内线叫杜柯进来。

    “以后好好看着宋明新那个草包,别让他接触蔓筠。”他冷声吩咐,不知在盘算什么,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子。

    杜柯知道他的意思,“好的宋总。宋部长接替赵万邦职位,会不会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“哼,不妥的地方多了。”宋子铭看他一眼,觉得他怎么会问这种愚蠢的问题,“但这次人事调动做决定的是老头子,我也没办法。不过他那个职位本来就没有什么实权,经过上一次的事,蓝山项目肯定得转交其他人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那宋总觉得谁来呢?”

    宋子铭眯着眼,“白蔓筠。只是宋明新在老头子那边知道不少事,不知他和蔓筠说了什么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拿了外套就走,杜柯突然叫住他,“子铭,我想以朋友的身份问你一个问题。你对白蔓筠,到底是什么的感情?”

    他停住脚,神情复杂,“杜柯,说实话,我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走了。

    杜柯闻言,苦笑道:“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感情已经大过利用了?所以内心矛盾。”

    说好晚上吃饭,偏在晚上的时候,出了点事需要蔓筠亲自过去,她打电话给宋子铭,“我等会儿过去,你等我十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没说什么,等了二十分钟她还没来,就走到饭店阳台上抽烟。

    蔓筠处理完事情,就想快点赶到约定地点,打车却打到了周泽宇的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。”蔓筠尴尬地说,“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怕宋子铭等太久,想随便打个私家车赶到那里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周泽宇明显看到是她才停下的,“上车吧,”

    两个人坐在一起始终尴尬,但蔓筠上次听他说他是被设计的之后,对他的恨意减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也不代表她可以好好和周泽宇坐在一起说话。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,你先走吧,我打车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的车是停在路边,后面有人按喇叭了,“顺路的事,后面有人催呢。”

    后面堆积的车越来越多,蔓筠只好上车,“那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没说话,车开了许久才问,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宋氏楼下那个饭店,叫什么我忘了。你不方便的话,送我到前面点,走路也很快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正面回答说方不方便,口气很酸地说:“和子铭吃饭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蔓筠点头。

    “上次看到你们,是……住在一起吗?”他问得断断续续,还很委婉。

    蔓筠并不想和他多解释什么,“也不算是。”

    答案模棱两可,周泽宇握住方向盘的手都在不自觉用力,“不算是”的话,也不能算不是?

    他想说的话都卡在喉咙,问不出来。他以为经过上次的事,他们的关系会有所不同的。

    一路沉默,幸好路途短,不一会儿就到了。

    白蔓筠准备下车,“谢谢啊,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她从一开始就是这种客气的说话方式,周泽宇很不喜欢,“蔓筠,就算不能像以前那样,但至少我们还是朋友吧。说话不用那么客气的,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蔓筠拿包包的手僵住,瞬间恢复正常,“周泽宇,我说实话,上次听你那样说,我的确对你的成见少了许多。事情也过去多年,我不想再计较了,你既然和露婷在一起,就好好的吧。至于你说的朋友,对不起,我做不到,你能明白吗?”

    周泽宇苦笑,头发垂在额头上,眼神沉甸甸地看着蔓筠,“是不想计较还是不在乎了?在你没有和子铭在一起之前,你还是会不舒服吧?现在你是不是心里彻底没我了?”

    白蔓筠被他的几个问句拦住,其实有没有这个原因呢?因为她的心开始被宋子铭牵引,从一开始她和子铭在一起,不也是看不惯周泽宇他们两个吗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宋子铭是不是一个值得付出真心的人?蔓筠的心乱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29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