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时时彩 又见鬼脸少女

    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什么?倾家荡产,还是痛失亲人?不同的人也许有不同的答案。

    对我来说,眼前这一幕就是我人生遭遇的最大痛苦。

    此刻,我不仅失去了所有亲人,也失去了所有的财产,甚至,我还失去了自己的身份,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我是谁?从哪里来?又该到哪里去?

    我茫然的看着老爸(也许应该改口叫养父了,可是我还是不能接受,还是叫他老爸吧),看着他又哭又笑,整个人都像疯了一样围着那口棺材打转,心里也满是伤感。

    也许,老爸比我更痛苦吧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,有一天忽然发现他是一个陌生人,而自己的儿子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,早已化作了白骨,而自己还被蒙在鼓里,换做是谁,都会崩溃的。

    我就那样木然的站在原地,看着老爸像个疯子一样又哭又笑,直到舅舅忙完了那边的事情,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把事情大致给他讲了一遍,舅舅也是一脸的懵逼,这一切实在是太打击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,舅舅显然更有定力一点,大概也有隔着一层血缘的缘故,他遭受的打击没那么大,所以扛得住。

    舅舅从砖窑的角落里摸出了还有半瓶的二锅头,递给了老爸,老爸看了他一眼,又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仰头一口气把二锅头喝了个精光,接着靠在了舅舅身上,嘴里嘟哝道:“我的心好疼啊,挖了一块肉啊,这是挖走了一块肉啊……”

    舅舅叹了口气,搀扶着老爸朝村子走去,走出一段距离后,回过头发现我站在原地愣着不走,忍不住骂道:“你爸是受打击了,你也跟着傻了吗?就算不是亲生的,养了十几年,跟亲生的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鼻子一酸,应了一声,跟了上去,帮忙搀扶着已经醉酒的老爸。

    来到外婆家把老爸安排到床上睡觉,舅舅招呼我在院子里坐下,倒了茶之后,忍不住叹气道:“小藏,说真的,我现在也弄不清你是不是原来那孩子,不过就算不是了,你爸你妈养你那么多年,家里又就你一棵独苗,你可不能不管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舅,我知道,我要是真那么做了,跟畜生还有什么区别?”我也是忍不住直掉眼泪——突然之间,整个世界都变得陌生了,我又该如何继续?

    “你能理解就好,这事儿现在也还没弄明白,你心里不要有什么疙瘩,先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,等会儿去山上打山猴子的时候,我叫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舅舅做饭的手艺很好,在村上一直是厨师,村上有什么红白喜事,都会请他掌勺,我吃了一大碗饭之后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舅舅家我的那个表哥这几年在外面打工赚了钱,把外公外婆和妗子他们都接过去享福了,也就是舅舅在城里生活不习惯,再加上家里农活需要有人照顾,才一个人回来搞农忙,过一段时间他也是要去城里的,也算是恰逢其会。

    我一个晚上都没合眼,一直在挖墓坑,早就累得精疲力尽,倒在床上就睡着了,可是昏睡中,脑海里还不时闪过那棺材里的孩童骸骨,还有老爸瞪过来的眼神,

    所以,我一直睡得很不安稳,困得睁不开眼睛,可是大脑又无法进入深度睡眠,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忽然发现四周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只有眼前有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正当我狐疑不定的时候,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,正是那个戴着青铜鬼脸面具的少女,那只黑猫懒洋洋的蹲在她的肩头,半眯着眼睛打量着我,目光中依然是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我顿时气结,特么的你一只猫,哪里来的优越感?

    就在我用眼神跟黑猫厮杀的时候,女孩忽然开口了:“季藏,我不是跟你说过,不要掺和女尸的事情吗?你现在把一切都搞乱了,你知道这样折腾,我们需要做多少善后工作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语中明显是责备,我心情本来就不好,忍不住怼了回去:“你是天王老子吗?让我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啊?难道我被鬼追杀,也要躺着不动吗?”

    那女孩明显一滞,她肩头上的猫不乐意了,睁开眼睛弓着身子,冲着我呲牙。女孩赶紧安抚了黑猫,开口道:“可是,这是你肩负的使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使命?什么使命?”这次轮到我迷糊了,这女孩该不会是中二病少女吧?

    女孩又是一愣,随后她把头伸入黑暗中,仿佛在寻找着什么,片刻之后,她才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你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身份?快告诉我。”我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,遭遇了人生巨变,我现在很想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女孩摇了摇头,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:“季藏,你要记得一点,千万不要被身边的人所操控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谁会操控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说,一旦说出来,就会被它发现,你千万要记得,不能被操控了,不要轻信身边的人,哪怕跟你再亲近。”女孩说完,就要朝黑暗中退去。

    我心中大急,上前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:“你快跟我说清楚,我到底是谁,又是谁想操控我。”

    那黑猫见到我对女孩动手,顿时炸毛了,从女孩的肩头跳了起来,对着我的脸就是一爪子挖了过来,我只觉得脸上一阵剧烈的疼痛,大叫一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睁眼一看,这才发现舅舅正站在床边推我,看到我的反应,他不由得吓了一跳:“小藏,做噩梦了?咦,你的脸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伸手一摸,脸上居然多了一道长长的血痕,正在渗着鲜血,心中顿时翻起了滔天巨浪:这不是梦里那只猫给我抓的吗?难道那不是梦?那女孩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舅舅见我迟迟不开口说话,再次催促道:“现在快八点了,村上人都准备好了,上山去找那个山猴子,你赶紧收拾收拾,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上山的时候,我还一直思考着面具女孩跟我说的那番话,她的话语里隐藏了很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她不仅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还说我肩负着使命,我的使命是什么?跟我的身份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还有,她是怎么进入我梦中来的,又是怎么知道我还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?她就那样把脑袋伸入黑暗中找了找,就知道了我的记忆?她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她曾经在女尸手里把我救下,对我应该没有恶意,那么她说,我不要被身边的人操控,是说谁的?还说对方跟我很亲近,难不成是我的家人?

    不,这绝对不可能,父母和舅舅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不是亲生的那个,当然不会操控我。唯一知情的可能就是干婆,可干婆明明是跟女尸对抗,保护我的。

    这么算下来,根本就不会有人操控我了,应该是这女孩说错了,或者,是她在骗我。

    我越想就越是头大,茫茫然跟着村民们上了山,漫无目的跟在舅舅身后,一起寻找着山猴子的踪迹。

    其实山猴子是有迹可循的,哪怕血迹到了山腰就断了,只需要在山上寻找那些长年不见太阳的石洞,岩石裂缝,就一定能找到山猴子的踪迹,因为这东西很讨厌阳光。

    很快,村民们就在一个阴暗的岩缝里发现了那只山猴子,这东西正躲在阴暗的岩缝深处睡觉,手电筒的光柱照在它的身上也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它身上的枪伤已经愈合恢复了,脑袋上的伤却依然在,不过也明显好转不少。

    舅舅打量了它片刻,叹息道:“普通武器对这东西伤害还真不够,手枪还不如你干婆的手杖好使。”

    找到了这东西,接下来就是用火烧了,现在科技发达了,可不比当年,当年是村民们在附近砍了很多带油的松树,但是那种柴火的温度明显不够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村民们带来的不仅有液化气罐,还有电焊用的氢气喷枪,除此之外,还有好几大桶煤油,只要点燃,烧上几个小时都不会灭。

    舅舅指挥着村民先将两床蘸了煤油的被子塞进岩缝,又倒了煤油在上边,这边又把煤气罐塞进去当炸弹用,在外面架上了喷枪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之后,舅舅下令点火,他自己则拿出了干婆那根两头已经有些烧焦的老树藤手杖,站在岩缝外面,严阵以待。那手杖是昨天夜里挖墓坑的时候,他在砖窑里找到的。

    随着喷枪的火焰点燃,岩缝里一股爆炎腾空而起,整个山峰都跟着猛然一颤,就像是有炸药被点燃了一般。

    岩缝里传来了山猴子凄厉的哀嚎声,那声音朝着岩缝裂口出蹿了好几次,最后又缩了回去,显然是裂口处的液化气和喷枪立了功,那样的高温对方根本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情形,舅舅松了一口气:“看来高温真的能对付这东西,只要他不敢出来,就会慢慢在里面被烤死,反正液化气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舅舅的话音刚落,洞中的山猴子又是一声凄厉的嚎叫,我左手臂上的印记突然变得炙热无比,剧烈的疼痛如潮水般朝我袭来。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左臂上就像是被烧着了一样,冒出一大片水泡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3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