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时时彩 开棺验尸

    现在给我擦身子梳头的是那个女尸?!

    我一个激灵反应过来,脑子里也终于明白过来,为什么自己会隐隐觉得似曾相识了,这分明就是自己给那个绿衣女尸擦拭身体时的情形——先擦拭身子,再梳头化妆。

    当时自己偷摸了她的胸,她刚才给我擦胸口的时候,手法好像也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这是那女尸来找我索命了?想到这里,我吓得浑身冷汗直冒,身体都跟着哆嗦起来,努力的想要挣扎起身,可是身体却像是被巨石压住了一般,不能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“嘘。不要乱动,要不然发型就梳不好了,那样就不好上路了。”女尸的声音温柔无比,可听在我的耳中,却无疑如同催命符一般恐惧。

    老天爷!谁来救救我!我不想死啊,我就是偷拿了一盒化妆品,也还回去了,就算偷摸了一下胸部,她刚才不也摸了我的吗?这都已经扯平了,为什么还想要我的命?这不公平!不公平!

    我在心里狂吼着,想要起身逃走,可是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,那女尸的动作愈发的轻柔,还轻轻哼起了小调,就像是母亲要哄孩子睡着一般。

    那小调简单动听,我听在耳中,心中的惊惧很快就消散了,意识也忍不住的开始模糊,感觉像是要慢慢坠入深渊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我将要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,屋子里忽然响起了一声猫叫,那猫叫尖锐刺耳,感觉就像是两把锥子直接从耳中刺入大脑一般,让人感觉无比刺痛。

    我下沉的意识被这叫声刺痛,立刻脱离了黑暗,可是下一刻却被汹涌而来的醉意淹没,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我眼前的空地处忽然走来了一只黑猫,那黑猫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毛,皮毛油光发亮,如同黑色的绸缎一样,让人一眼就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让我更加惊讶的是,那只猫的眼神仿佛人类一般带着感情,它用带着不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就转过头去看向别处,不再看我。

    卧槽!特么的老子居然被一只猫鄙视了!

    这时,黑猫身后的黑暗中忽然走出一个女孩,伸手抱起了黑猫,她穿着一件连衣裙,身姿妙曼无比,可是脸上却戴着一个狰狞鬼脸的青铜面具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我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“季藏,我都救你两次了,你见了我,不应该高兴吗?”女孩的声音十分好听,可是配上那鬼脸面具,怎么看都让人不自在。

    不过,对方的话也让我明白过来,原来那天给女尸化妆时听到的猫叫声并不是幻觉,自己当时大概是被女尸给迷惑了,想要亲上去,却被这只黑猫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!”我有些尴尬,想要缓和气氛,脑子却突然一抽,冒出来了一句:“你吃饭了没?要不我请你吃饭吧!”

    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:“季藏,你是不是见到漂亮女孩子就要请人家吃饭?问题是你这撩妹技术也太差了吧?”

    漂亮女孩子?!

    大姐,你戴着鬼脸面具,那么骇人,是有多大的自信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?而且,我有你说的那么饥不择食吗?

    我在心里吐槽,可是脸上却堆着笑,毕竟人家救了自己两次,总要感谢的。

    谁知,那女孩突然变得紧张起来,抱紧了怀里的黑猫,说道:“季藏,女尸的事情,你不要再继续掺和了,好好上你的班,不要再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她把话说完,她和黑猫就突然消失,我顿时一惊,想要上前查看,可是身体却传来一阵刺痛,我痛呼出声,睁开了眼睛,这才发现自己依然躺在沙发上,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我打量四周,发现屋子里并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女尸,也没有想象中的打斗痕迹,天已经亮了,阳光照射在屋子里,分外的刺眼。

    我起身来到卫生间准备洗漱,可以一照镜子,就吓了一跳,我的脸上,脖子和胸口上,全是一个个血红的掌印和指头印,这明显是昨天晚上那个女尸给我按出来的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血手印可以洗掉,我用了好几次香皂,终于把身上的血手印都给洗掉了。

    洗澡的时候我还在想,刚才梦里那个戴鬼脸面具的女孩到底是谁?那到底是一场梦,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?

    她说不让我掺和女尸的事情,我要不要听?可是女尸都找上门来索命了,我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?谁敢保证我不会挂掉?

    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,又是刑警队打来的电话,说让我尽快赶到刑警队配合调查。

    特么的,我是个入殓师,又不是警察,怎么搞得天天往刑警队跑?

    虽然心里埋怨,我可不敢不去,人家是暴力机构,咱小老百姓有多少条命敢得罪警察?

    一进刑警队,那个桑队长就迎了上来,一脸严肃的问道:“手机带了吧?里面有没有张美莎的照片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点头,想要开口说话,桑队长挥手口打断:“上车,我们出发去张美莎老家。”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情况?为什么要去莎莎老家?

    等到路上一问,我这才知道,警方为了两具焦尸的事情,让下面派出所前往莎莎家里询问情况,想问问莎莎有没有双胞胎姐妹,可是派出所民警到了村上一打听,这才知道,的确有莎莎这个人,只是她在高考结束那个暑假,就溺水死掉了。

    现在警方无法确定莎莎的真正身份,想叫上我一起去莎莎老家,见见莎莎父母,让他们辨认莎莎的照片。

    听了桑队长的解释,我不由得浑身发寒,莎莎六年前就已经死了?那我遇到的这个女朋友,到底是人是鬼?

    不,不可能是鬼,应该是人,说不定她是冒用了张美莎的身份信息,新闻上不是很多这种高考学籍被顶替的事情吗?

    一路上,我都在胡思乱想。几个小时后,警车来到了一个小村,停在了一个略显破旧的农家小院前,主人家跟两个派出所民警听到车子声音,早已出门来迎接。

    我看到莎莎父母的第一眼就愣住了——莎莎实在是太像她母亲了,这绝对是亲生的没跑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我拿出莎莎的照片给二老一看,二老也是激动异常,泪水都下来了,连声说:“这就是莎莎,就是俺家闺女。”

    可是冷静下来,一帮人又开始大眼瞪小眼起来,莎莎高三暑假洗澡时不小心溺水身亡了,是二老亲手埋葬的,这总不会有假,那这个出现在我身边的莎莎,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莎莎他爹是个有主见的,他皱着眉头抽了一阵旱烟,忽然咬牙道:“开棺!开棺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反应过来,莎莎他爹是准备打开莎莎的棺木,看当年淹死的尸体到底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村上的人听说了这样的稀奇事,早就围了一大堆人,莎莎他爹招呼一声,立刻有几个壮劳力跑回家,拿上锄头钉耙,跟着一起去挖坟开棺。

    跟在村民后面走的时候,我还听那个叫小王的年轻警察问桑队长道:“桑队,想确定张美莎是不是本人,采集她父母的DNA样本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DNA样本肯定要采集,不过我们最好也看看尸体,我总觉得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棺材很快被一帮壮劳力们挖了出来,莎莎他爹颤抖着手,用钉耙撬开了棺材板,一众人往棺材里一看,顿时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我凑到跟前一看,也懵了——略显腐朽的棺材里,是一具烧成了焦炭的尸体,跟之前见到的焦尸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桑队长忍不住骂娘道:“卧槽!一个死人,三具焦尸,这是要斩三尸证道啊!”

    是啊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现在又多出来了一具焦尸,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?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3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