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时时彩 诡异的吊坠

    六年前的尸体,按照常理早就该腐烂成白骨了,就算不腐烂,也不应该变成焦尸。

    法医检查尸体后发现,焦尸同样是被活活烧死的,死亡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,而且,焦尸的脖子里还挂着一个吊坠,就是我送给莎莎的那个。

    这可就稀奇了,这是六年前的坟,里面怎么可能有我几个月之前送给莎莎的吊坠?除非是穿越了。而且,尸体是怎么在棺材里活了六年,昨天才被烧死的?

    桑队长也是一脸的纠结,拿着装吊坠的证物袋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最后,他还是吩咐刑警们把焦尸带走,顺便对莎莎父母取了唾液样本,准备回去做DNA比对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小王忍不住问我:“季藏,你送张美莎这个吊坠是不是有古怪啊?为什么每具焦尸上都有?”

    “吊坠?就是花钱买的普通首饰,能有什么古怪?”那个吊坠是我在一个精品店买的大路货,还能有什么不正常的?

    回到市区,桑队长让我去他办公室再聊聊,这一次主要问题集中在了莎莎的基本情况上。

    可是我跟莎莎认识也就半年时间,年轻男女到一起,除了玩,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床上没羞没臊,其他的事情我们聊得还真不多,所以很多问题都是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这边情况还没问完,那边的DNA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,三具焦尸的DNA完全吻合,都属于莎莎。跟莎莎父母的DNA比对结果也出来了,的确是亲生的,没有被调包。

    看着这检测结果,桑队长愁得直揪头发,大巴车起火死了那么多人,上面给他的压力很大,现在案子却变成了灵异事件,这让他怎么给上级交代,怎么给社会大众交代?

    我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,好好的女朋友没了,还跟灵异事件扯到了一起,让谁不发慌难受?

    从刑警队出来,我觉得心情极度压抑,于是就坐上公交车在城市里茫无目的的逛着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大学城附近,我跟莎莎周末经常会在这边逛街,看着熟悉的街景,我的心里满是苦涩:城市繁华依旧,伊人却已不在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我忽然看到前面街口围了一群人,凑过去一看,原来是临街一家商铺出事了,警察正在往外抬尸体。

    这几天我遭遇了太多事情,听到警察和命案,就忍不住的心惊肉跳,想要绕路离开,不过临走之前,我扫了一眼那家店铺的名字,顿时愣住了——这不是我给莎莎买吊坠的那个精品店吗?

    我不由得想起回来的路上,警察小王问我的那个问题:这吊坠是不是有什么古怪?为什么每具焦尸上都有它?

    我浑身战栗的站在人群后面,想逃走却迈不开步子,就在这时,一个眼尖的警察看到了我,挤开人群来到了我的跟前:“季藏,你怎么在这里?别跟我说,这家人你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我艰难的摇了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就好,我还以为又跟你有关系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那个吊坠是在他家店里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精品店老板一家并不是被烧死的,也没有变成焦尸,这看起来像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,丈夫喝醉酒家暴,把妻子和儿子都杀了,随后也自杀身亡。

    办案刑警说现场十分凄惨,满屋子都是鲜血,妻子的头被完全砍了下来,八岁的孩子被拦腰砍断,家里的菜刀都砍得卷刃了。

    男人自杀的方式也比较特别,他找了把水果刀把自己的腹腔剖开了,把内脏拽出腹腔,坐在地上喝着酒挂了。

    这种自杀方式十分痛苦,因为腹腔被剖开之后,人还活着,能感受到内脏的疼痛,最后在痛苦中慢慢死去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焦尸,我觉得应该跟自己没有关系,可是警察却不让我走,说还是让我去队里做一下笔录。

    特么的我真的快要疯了,这几天啥事都没干,就天天去刑警队做笔录了,我这几天做的笔录,怕是要比有些人一辈子做的笔录都多。

    既然警察要调查,我干脆就让警察检查了精品店里的吊坠,想看看还有没有跟我买给莎莎一样的吊坠,结果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到了警队,桑队长看到我都直嘬牙花子:“怎么又是你?!你怎么就阴魂不散了?”

    我靠!特么的你以为我想来刑警队,这事儿本来跟我没关系的好不好,我就是逛个街而已。

    接着自然又是做笔录,其实没什么好做的,我就是在店老板那里买了个吊坠而已,他杀了全家又自杀的事情,怎么都跟我扯不上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,警方很快从现场找到了新的证据,原来,这个店老板除了日常开店,还会自制一些视频,剪辑之后上传网站做宣传,大多数内容都是讲店里这些饰品玩具的,凑巧的是,现场的录像机刚好录下了案发时的经过。

    镜头中,店老板正在拿着店里的一个个商品做介绍,从做工到材质,讲的十分仔细,就在他拿起一个玻璃摆件的时候,画面有了短暂的空白,闪动了几下,他也停止了商品介绍,就像失忆了一样,站在原地愣了足足有一分钟。

    接着,他放下了手里的商品,面对镜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,转身离开了镜头范围,接着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惨叫声和孩子的哭喊声,等到孩子的哭喊声戛然而止,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看完这段录像,一帮警察面面相觑,因为这完全不符合常理,家暴者冲动杀人的事情并不少见,不过那都是有一个感情积累的过程,比如夫妻俩吵架打架,愤怒积累到了一个临界点无法宣泄,才会失去理智杀害对方。

    所以,类似的案子都是要有着激烈的争吵的,像这样前一刻还好好的,下一刻突然暴起伤人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因为他妻子和儿子根本就在另外一个房间,没打扰他,也没有惹他生气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在上传视频账号简介里,还写着爱老婆孩子,努力赚钱养家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对老婆孩子下手?

    桑队长一脸古怪的打量着我,说道:“季藏,我就发现了,只要案子一跟你扯上关系,就会邪门儿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其余的所有刑警也都是一个劲儿的点头。

    特么的,这能怪我吗?要说焦尸的事情跟我有关,我也认了,这个精品店的老板可跟我真没关系,就在他那里买个吊坠,怎么可能跟凶杀案扯上关系?

    这时,一个女警察忽然开口道:“我觉得录像上这个凶手前后表现判若两人,神态都完全不一样,可能是多重人格行凶。”

    重新把录像拉回去看,店老板在镜头闪烁之后,静默的那一分钟,的确非同寻常,他的眼神和表情完全变成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,多重人格的说法也很难成立,因为多重人格的精神病人,人格转化经常需要外界刺激,或者需要睡眠这样的诱因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会不会是鬼上身?”小王忍不住插嘴道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顿时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,桑队长瞪了他一眼:“就你话多!”

    小王有些委屈:“不是鬼上身,他为什么突然杀自己的老婆孩子?他的眼睛颜色都变了,你们没看到吗?”

    仔细回房,录像里,店老板冲着镜头诡异一笑的那一刹那,他的眼睛是一种诡异的红色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看着店老板的诡异红眼皱眉时,我的注意力却被店老板手中的那个玻璃摆件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正方形的玻璃摆件,玻璃内部用激光技术雕刻了图案,那是一朵红色的怪花,跟女尸绿色肚兜上的怪花一模一样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3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