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时时彩 复生邪术

    别说我看到这彼岸花发憷,连一旁的桑队长都忍不住失声道:“怎么又是这个彼岸花?!它这是缠上了你了吧!”

    的确是缠上我了,不过,壁画背后的这个彼岸花印记应该比较早。

    按照法医们鉴定的结果,郑志龙应该最少死了半个月了,可能时间还更早,那个时候,这彼岸花的印记就肯定已经在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那时起,郑志龙就在以活死人的状态活着,那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?想起郑志龙临死前说的那番话,我不由得一个激灵——难不成,郑志龙是为了给我下套?

    现在回过头仔细想想,女尸这个私活是郑志龙介绍来的,化妆品也是他建议我拿给莎莎的,到后来还化妆品回去,好像也是他有意无意提醒我的,见周神婆也是他牵的线。

    这么算起来,我的所有举动几乎都被他给操纵了,只是,绕了那么大的弯子,他和那女尸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其实,这段时间虽然发生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,我个人其实并没有受到伤害,唯一的变化就是左手臂上多了个彼岸花印记,难道这就是他们想要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那彼岸花印记在我的皮肤上清晰无比,绽放着妖艳的红色,如鲜血一般。

    我还没天真到以为这只是个像纹身一样的东西——对方做了这么多事情,甚至不惜残害了好几条人命,这印记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纹身?

    可是担心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我现在两眼一抹黑,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手臂上的印记,现在唯一能够做的,就是逃离这个城市,说不定还有一线转机。

    我回到出租屋继续收拾东西,一起跟着过来的袁玲再次开口询问,我把自己想到的这些跟她一说,她顿时皱起眉头:“季藏,你这样光想着逃离是没用的,你确定离开就能躲过去?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袁玲咬着嘴唇思考了片刻之后,道:“要不我们跟香江那位风水大师联系一下吧?他肯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袁玲说的是当初他爸请来帮着修缮祖坟的那位大师,她说这大师在那边很有名,连很多明星都请他帮过忙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靠谱,他要是真有本事,那女尸还能兴风作浪?”我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最后,我还是陪着袁玲回了一趟她家的别墅,去她父亲的卧室里寻找那位风水大师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距离袁玲父亲出事已经过去两天了,这卧室里的血腥味儿依然很重,地上的血迹也早已变成了黑褐色,呆在里面,让人觉得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我老觉得自己左臂的印记在隐隐作痛,可是仔细去感觉的时候,却又好像感觉不到了。

    好在袁玲终于找到了风水大师的联系方式,我们两个赶紧离开了别墅,关上房门的时候,我似乎还听到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声,那叹息声让我浑身汗毛竖起,却不敢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陈大师的电话很快就打通了,袁玲表明了身份,又说咨询费会按规矩汇过去,大师这才同意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完整的讲了一遍之后,电话那头的陈大师沉默了很久之后,才开口道:“那个女尸被挖出来之后,我就建议袁先生把她给烧了,只可惜他不听……”

    听陈大师讲,这具女尸当天被挖出来之后,他就发觉不对,棺材里的生平志记载,女尸是难产致死,按照规矩,这种暴死之人是不能入祖坟的,更何况女尸身上的肚兜还绣了彼岸花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丧葬文化的规矩是最多的,下葬时身上穿什么颜色的衣服,绣什么图案,都是有讲究的,就算再离谱,也不可能绣上彼岸花这种寓意就不吉利的图案。

    而且,陈大师还说,他曾听说过,苗疆一带有山民崇拜彼岸花,据说他们还有一种用到彼岸花的邪术,可以让尸体不腐,百年后复活。

    所以,他看到女尸的肚兜上绣有彼岸花,就建议袁区长烧掉女尸,可是却被本地的一个风水先生给搅和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女尸葬在隐坟里,陈大师当时没看出来,女尸被意外挖出来,他就失去了袁区长的信任,再加上那个本地的风水先生在一旁煽风点火,最后只能黯然离场。

    陈大师的话听的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,忍不住追问道:“大师,你说那彼岸花是让尸身不腐,百年后复活?那我身上多了一个印记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那女尸是光绪年间的诰命夫人,到现在为止刚好大概一百年,她有没有复活我不清楚,但是一直兴风作浪是绝对的,这正好印证了陈大师所说的邪术。

    可我明明是个活人,身上多了个彼岸花印记是怎么回事?特么的我又不需要防腐,更不需要复活。

    陈大师沉吟了一会儿,有些不大确定的说道:“也许,他们是想要占用你的身体复活那具女尸,死而复生这种事情,就算有邪术,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,他们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,也不一定就能完成仪式,最大的可能还是借尸还魂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:那女鬼要占了我的身体?可我是个男的啊!她复活不是应该找个女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她的第一目标可能是你那个叫莎莎的女朋友,只是后来可能出了什么岔子。”

    听陈大师这么一说,我不由得想起,莎莎多出的三具焦尸,还有见到袁玲那天下午,还曾经收到过莎莎的短信和电话,可是后来她却彻底没了踪影,难道原因就在这里?

    我还想继续追问,可是陈大师显然已经不想再继续了,不过,挂断电话之前,他还是补充了一句:“季藏,七这个数字很特殊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什么?怎么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?我有心再问问,可是大师已经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我在网上一搜索,顿时直抽冷气,原来七这个数字是那么的特殊。

    算学上就不说了,道家把七看做是天罡之数,对应北斗七星,而北斗主死,除此之外,人有七窍,还有七情,甚至连西方宗教传说里,也有七原罪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中国的民间传说中,人死之后,灵魂会在第七天回家,所以叫做头七。

    头七灵魂回归,再联想到那邪恶仪式用的是七个人体器官完成,彼岸花又是操控灵魂,让人复活的,我只觉得身上汗毛竖起,脊背一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陈大师想要提醒我的?可我应该怎么做呢?陈大师也没说要怎么应对这彼岸花印记啊?!还是说,我根本就没救了,所以陈大师才会不理会我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浑身的冷汗直冒,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,袁玲看出了我的异样,问过之后,也是眉头紧皱,折腾了了一圈,也没有找到对策,这该怎么办?

    再次拨打陈大师的电话,可是对方却根本就不接,看来似乎连高昂的咨询费都不准备要了。

    我怕接连打电话被拉黑,只能改变策略,发短信苦苦哀求,终于,大师回过来一条短信:“这样吧,我把一位高人的地址发给你,你去找她试试,如果不行,那就真的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我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,还附带一张照片:“这是那位高人的照片和地址,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打开照片一看,顿时石化在当场,怎么会是她?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3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