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时时彩 心头精血

    “干婆,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”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干婆冲我翻了翻眼睛,发出了一阵怪笑:“小子,你以为那老婆子耗费心头血就能把你给救走了?你照样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这分明是梦境中那个小孩的声音,难道,他占据了干婆的身体?

    我吓得想要逃走,可是左手臂还被攥在干婆的手中,那枯瘦的手此刻就像鹰爪一样,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,疼得我浑身直冒冷汗,无法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老爸在一旁也看傻了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舅舅这些年跟着干婆学了不少东西,关键时刻很快反应过来,知道干婆这是被鬼物上了身,赶紧伸出左手中指,用牙齿咬破了指尖,把鲜血涂在了干婆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那中指血涂在干婆的额头上,就好像是清水涂在了烧热的铁板上一样,立刻蒸腾起来,冒出了缕缕白烟。

    而干婆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狰狞起来,两只眼睛不停的往上翻着白眼,眼瞳一下子变成诡异的红色,一下子又变成了正常的棕色。

    舅舅不敢停歇,一直在干婆的额头上涂着鲜血,咬破的手指没有鲜血了,就用右手使劲儿往前挤。

    这样足足折腾了四五分钟,干婆大叫一声,嘴里喷出一口鲜血,眼睛终于恢复成了正常的棕色。

    接着,她长长的呼出了一口带着烧焦味道的黑气,那黑气从她鼻孔出来,立刻就消散无踪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,干婆原本还算圆润的脸,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瘦了下去,看起来就好像饿了很久的难民一般,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诡异的一幕,舅舅老爸我们三人都是大惊失色,见过生病枯瘦的,那也要好几天时间才会这样,干婆这是短短几个呼吸变成这样,也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干娘(干婆)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干婆喘息了片刻,这才艰难的摆手道:“没事,这次实在是太凶险了,多亏了你舅帮忙,要不然还真让他给得逞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干婆又转头看向舅舅:“扶我到东屋休息,给我准备一盆清水,一把清香,谁都不要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干婆忍不住咳嗽起来,接着身体软软的就要歪倒,舅舅赶紧上前搀扶着干婆,把她搀扶到了东屋去。

    我刚醒过来,手脚到现在还酥软无力,帮不上忙,老爸本来就隔着一层关系,再加上为人木讷,对玄学不懂,也没跟过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屋子里就剩下我跟老爸两个,因为我身份变故的原因,气氛有些尴尬,老爸是个木讷的人,根本没什么话,只知道埋头抽烟,我只好没话找话,问起了自己昏迷之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老爸一讲,我才知道这七天是多么的凶险。

    我那天跟老爸一起喝醉了,舅舅也没多想,就安排我们两个睡下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第二天早上,怎么喊我都喊不醒,舅舅和老爸还以为我醉得太狠了,就没再继续叫我,出门去帮忙操持老林舅的丧事。

    这一忙就到了中午,他们回来一看,发现我还在昏睡,上前怎么也推不醒,这才知道出事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我是酒精中毒,送去了镇上医院,可医生抽血化验之后,发现酒早就醒了,各项生理指标也都正常,医生说我就是睡着了做梦而已。

    医生建议把我带回家里来,说不定睡个一天一夜就会醒来,可是舅舅和老爸不放心,决定还是住院观察。这样在医院住了两天,都没动静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晚上,医生忽然发现我的呼吸开始变得微弱,心跳也变得缓慢起来,那感觉就像是机器失去了动力,在慢慢减速一样。

    到了深夜时分,心跳的速度已经降到了不到普通人的一半,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微弱,医生慌了,可是不管是注射药物还是电击刺激,都无法让我醒来,也无法让我的心跳和呼吸恢复正常水平。

    眼看着我的身体一点点变冷,心跳和呼吸的间隔越来越久,医生只能建议老爸和舅舅带我转院,说我这种情况,也许到省医院或者首都医院才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老爸当时就慌了手脚,先不说家里没钱送我去省医院治病,医生自己也说,这情况太凶险,哪怕是叫医疗直升机,可能送不到就在半路没气了,基本上就是等死的节奏。

    舅舅觉得事情蹊跷,就试着请香问神,得出的结果是,我的确出了岔子,跑丢了魂,只是魂去了哪里,请来的大仙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舅舅虽然跟着干婆学了不少,但是因为天赋有限,并没有多少本事,只能想办法让医院用救护车把我送回来,一路叫着魂。

    赶到家里后,他跑去干婆的砖窑里找到了一张镇魂符,烧成灰化成符水,撬开我的嘴巴灌了下去,这才算是保住了我的小命,虽然我的心跳和呼吸还是很慢,不过并没有继续衰减,就那样一直吊着。

    就这样熬到了第七天,还没等舅舅跟老爸去砖窑那边把装着干婆的棺材挖出来,干婆就自己过来了,说算到了我出事,过来救我。

    接着,干婆就坐在床头,用手拉着我的左手臂,闭上眼睛念诵经文,这样一念,就是足足三个钟头,我才醒过来,接下来的一切就不用赘述了。

    听了老爸的讲述,再回想自己梦中所经历的一切,我在梦中被那个小男孩抓住的时候,可能就是自己的灵魂被勾走的时候,如果当时被迫吃下泥巴蛋糕,应该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个跟我长得一样的小孩,不是季泽明的话,又会是谁?

    干婆曾经在梦中告诉我,他不是季泽明,让我不用心中愧疚,可那个家伙却猖狂无比的让干婆有本事说出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当时干婆却退缩了,不敢说对方的名字,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我记得那些民间传说里,鬼怪一旦被说出真名,都会实力大减,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,不仅不怕,还如此的猖狂?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也十分蹊跷,干婆当初如果无法救下季泽明,大不了说出真相就得了,相信老爸老妈也不会怪她,她为什么要用李代桃僵的办法,让我替代季泽明成为老爸老妈的孩子,还给我改名叫季藏?

    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?

    那个女尸见到干婆的时候,也说过,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,还嘲笑干婆不自量力,自认为天衣无缝,其实早就被他们看穿了。种种这些,似乎都跟我的真正身份有关。

    从我在殡仪馆遇到那个女尸开始,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冲着我来的,为了在我的左手臂上种下彼岸花印记,他们甚至害死了好几条无辜的性命,还烧死了莎莎,并且让莎莎多出了两具焦尸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已经不是普通的灵异事件能够解释的,更何况,这背后似乎还隐藏着针对我的一场阴谋,而阴谋的根源,似乎都指向了我的身世。

    那么,我到底是什么人?这些人为什么要找上我,为什么要设下那些局,为什么要在我的手臂上打上印记,而这印记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我越想越觉得头大,理不出这其中的逻辑和头绪,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,那就是干婆肯定知道我的身份,只是,我觉得她肯定不会告诉我。

    老爸给我端来了鸡汤,我喝了一碗,又休息了老半天之后,身体总算有了点力气。

    老爸说去给我再做碗鸡汤面,我就下床出了屋,出来就看到舅舅愁眉苦脸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盯着紧闭的东屋门出神。

    “舅,干婆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动静,这都过去三炷香的时间了……”舅舅搓着手,脸上是掩不住的焦急。

    “嗯?”我对三炷香这个计时单位有些奇怪,难道时间不是以分钟和小时计算的吗?怎么感觉突然回到古代了。

    舅舅看出了我的疑惑,给我解释了一下,我这才明白过来,像干婆这样施法受了伤,都会燃香祷告,用清水疗伤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普通的伤势,比如说被小鬼破了功,治疗起来大概也就是一炷香的功夫,如果伤势过于严重,就需要续香,每多一次,就凶险一分。

    干婆现在已经足足过了三炷香的时间了,还没有任何动静,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她这次受伤过于严重。

    我的心不由得悬了起来,要不是为了救我,干婆也不会受伤,梦境里那个小孩曾经说,干婆是在用心头精血,这损伤该有多大?

    舅舅听到我说干婆用了心头精血,脸色顿时就变了,再也坐不住了,起身来回在屋子里踱着步子,几次来到东屋门口想要敲门,手到了半空又停住了——他怕打扰了干婆疗伤,又担心干婆还没动静,是已经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舅,到底怎么了?”我的心也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心头精血可是性命本元,用一次至少要折寿十年,你说你干婆在梦境里用了两次,那损耗可就太大了,我怕你干婆……”

    舅舅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,不过我也明白,干婆这一次实在是太凶险了,很可能要没命。

    就在屋子里空气凝固到极点的时候,我余光一扫,忽然看到院墙外冒出一张熟悉的人脸,正是那个绿衣女尸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3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