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时时彩 辛秘往事

    看到对方,我顿时一个激灵,这女尸怎么这个时候来了?干婆现在受伤严重,正是疗伤的关键时刻,这女尸摆明了是算准了时间过来的,这绝对是要对干婆不利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现在也没人能抵挡对方啊!现在这里唯一一个懂行的就是舅舅,可舅舅也只是三脚猫功夫,他怎么可能挡得住那女尸?

    就在我心思急转,拼命想着对策的时候,院门被推开了,老妈推着电动车领着袁玲一起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看到她们,我不由得一愣:难道我刚才看到的是袁玲?所有的担心都白瞎了?

    还没等我开口询问,老妈就着急忙慌的走了进来,拉住我的手,仔细打量:“小藏,你可吓死妈了,你爸个老东西,让他带你过来走个亲戚,他也能折腾出这么多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知所措,将目光投向了端着鸡汤面从厨房过来的老爸,他微微的摇了摇头,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,我不是亲生儿子的事情,老爸应该还没跟老妈说,大概是怕老妈受不了这样的打击。

    老妈的声音有些大,舅舅急了,赶紧推着我们出了门,到了院子里坐下小声说话,生怕吵到了干婆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坐定之后,老妈就气势汹汹的询问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想想也是,我跟老爸出来都一个星期了,她怎么可能不担心。

    老爸和舅舅很有默契的隐瞒了那些不能说的内容,只说我不小心撞了邪,这几天一直在这边让干婆救治,今天才搞定。

    听到又是干婆救的我,老妈当场就想找干婆再次道谢,舅舅把干婆现在的情况一说,老妈顿时沉默了,过了半天才道:“干娘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舅舅摇了摇头,只是一声重重的叹息,现在这情况,又有谁知道?唯一能救干婆的,也只有她自己。

    我心里还惦记着刚才在墙头看到女尸的事情,就问袁玲道:“你刚才进来之前,有没有扒着院墙往里看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袁玲一脸的疑惑,明显是有些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进来之前,有没有扒着院墙往里看过。”我再次追问道。

    袁玲怔在原地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老妈插嘴道:“你这混小子说什么胡话呢!人家玲玲一个大姑娘,你问的这都是什么?我们俩一起骑电动车过来的,谁有那闲工夫扒院墙?!”

    老妈嘴里说着,还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我,一个劲儿的使眼色。我这才想起来,扒墙头在农村意味着窥探别人家,干这种事情的,不是偷东西就是偷寡妇,基本上等同于流氓行为,也难怪老妈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可我现在哪有心思想这个,既然袁玲没有扒院墙,那我看到的就一定是那女尸,那她现在在哪里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再也顾不了那么多,起身就往堂屋里冲,舅舅也赶紧跟了上来,还冲着我道:“小藏,你要干啥?别乱来啊!”

    我来不及解释,推了推东屋的房门,里面在反锁着,敲了两下喊干婆,可是根本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舅舅压低了声音,厉声喝道:“小藏,你到底想干啥?你干婆现在正在静养疗伤,你不能打扰她。”

    “舅,出事了,干婆肯定出事了。”我也顾不了那么多,抬腿一脚踹在了房门上。

    门被撞开了,干婆盘腿坐在凳子上,面前碗里插着的清香已经熄灭了,她的身上像是被火烧过一样,起了一层水泡,看起来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干婆皮肤上还在不停的往外冒水泡,感觉就好像她的身上还在烧着看不见的火焰一般。

    “干娘,你怎么了?!”舅舅吓了一跳,赶紧化了一碗符水,小心的给干婆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喝完符水,干婆长长的舒了口气,身上的变化也终于停止了:“真没想到,这东西那么狡猾,居然还会用计策了,我还以为已经把他赶走了,没想到他一直潜藏着,趁我疗伤的时候突然下手,这次老婆子真的是栽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反应过来,舅舅的泪水已经下来了:“干娘,你不会死的,一定不会有事的?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哪有人能够长生不死的,生老病死,都是天命,没人能躲得过。”干婆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,用虚弱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我这才反应过来,干婆真的出事了,这是要交代后事的节奏,鼻子一酸,泪水立刻就下来了——自己小时候真的是太不懂事了,干婆为了救我,甚至可以牺牲性命,可我仅仅是因为觉得干婆长得恐怖,就一直恨她,不理她,简直就是只白眼狼。

    我和舅舅把干婆搀扶到床上躺下,干婆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,说道:“傻孩子,不用伤心,去叫你爸进来,我有话交代他。”

    我出去了一趟,把老爸叫了进来,他看到干婆的情形,有点不知所措:“干娘,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明啊,我知道你心里还在怨着我,我也没啥说的。当年你跟巧兰把小泽明带过来,当时我就知道,那孩子没救了,那不是普通的饿死鬼,那东西把泥巴吞下肚,孩子的肠胃就都跟着烂了,你们要是出事当天就送我这里,还有几分希望,坏就坏在送去医院耽误了好多天,送过来孩子已经没救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干婆提起季泽明,老爸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,他用粗糙的手背抹着眼睛,哽咽的呢喃道:“泽明啊,我可怜的娃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当年的事情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,舅舅在一旁看着,也是止不住的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就给你和巧兰算了一卦,你们俩命里孤苦,儿女缘薄,不可能再生出孩子,刚好我这边有个孩子需要隐姓埋名,我就自作主张,借治病的法子,用小藏替代了小泽明。这事儿干娘做的的确有私心,你要恨就恨干娘,别恨孩子,他也可怜。”干婆说着,将目光转向了我,目光里充满了怜爱。

    我的鼻子一酸,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:“干婆,你不会有事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老爸也哭着道:“干娘,我没恨你,也没恨小藏,要怪只怪泽明那孩子没福气……我跟巧兰能有个孩子,这些年也不亏……”

    干婆微微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小藏这孩子性子虽然有点倔,心还是善的,都跟你们生活十几年了,不是亲生的也是亲生的了,你们俩老了,他也要给你们养老送终的,等这事儿过了,该怎么过日子,就还怎么过。你说中不中?”

    “中,中。”老爸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干婆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,喘息了几口气之后,再次道:“你们俩都出去吧,我有些话要交代小藏。”

    老爸和舅舅对视了一眼,顺从的出了屋子,出去时还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干婆看着老爸他们走了之后,这才转过目光看着我:“小藏,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问题,本来干婆以为可以护你一生平平安安的,让你像个普通人一样过一辈子,可干婆高估了自己的本事,还是让那些东西找上门了,干婆不行了,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,你可千万要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干婆说到这里,又虚弱的咳嗽起来,随着咳嗽,她的嘴角开始不停地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我的泪水像开了闸的水坝一样,流个不停:“干婆,你撑住,我去叫我舅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没用的,你舅那点本事都是我教的,有没有用我怎么会不知道?”干婆颤抖着伸出枯瘦的手,想要摸摸我的脸,可是手抬到一半就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我轻轻的握着干婆的手,把它贴在了自己的脸上,嘴里不停的念叨着:“干婆,不会有事的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我是你的亲外婆啊……”说出这句话,干婆的笑容里有几分解脱的欣慰感,接着,她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:“外婆快要死了,你叫一声外婆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干婆就是我的亲外婆?!那么多年来,我一直恨着自己的亲外婆?!我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我怎么就那么不懂事,就因为外婆长得恐怖,就一直讨厌她,恨她?!甚至为了躲避她,整整六年都不见?!我这辈子都做了些什么?!

    看着外婆期盼的眼神,我再也无法抑制胸中的情感,抱着她的手嚎啕大哭起来:“外婆,外婆,你不要死,以后我每个月都来看你,不,我带着你一起去城里住,天天住在一起,你答应我,不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生死是老天的事,哪是人决定的?你能有这个心,外婆死也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想开口,外婆摇头制止了:“小藏,你手臂上那个印记,外婆也没办法帮你驱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躲了十几年,到头来还是被他们给找到了,等我死了之后,你去窑洞里打开那个装衣服的红箱子,最底下有封信,信上面的地址就是你亲生父母的家,你去找到他们,让他们想办法帮你去了印记。”

    亲生父母?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35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