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时时彩 邪恶仪式

    又是这朵怪花!

    那女尸身上衣服绣的有它,精品店老板的玻璃摆件里的图案是它,现在袁区长死了,地下室天花板上还有它,如果说它跟着一系列诡异的事情没有关联的话,打死我都不信。

    更何况,围绕着那朵怪花所画的诡异图案,是由一个个诡异的符号组成的,这怎么看都像是电视剧里那种进行邪恶仪式才有的画面。

    我很快想到一个问题:既然袁区长的死会这种类似邪恶仪式的图案存在,其他两个死者会不会同样也有?

    警方对精品店和袁家祖坟重新检查之后发现,两个地方同样也有这样的诡异图案和怪花。精品店老板家的图案画在地毯下面,不掀开检查根本不可能发现,而区长老婆惨死的那个棺材板的背面,同样画有一样的图案和怪花。

    一切都豁然开朗,这接连发生的诡异案子,就是那女尸做的,那怪花就是她的印记,至于她害死这些人,取走他们的内脏,到底准备做什么,谁也不知道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已经是第三个被取走内脏的死者了,最少还要死掉两个人,对方才有可能结束这场杀戮,甚至还会更多。

    桑队长脸色难看异常,接连出现这样的命案,他这刑警队长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更何况,警方之前并没有继续追查这红色怪花的线索,到了现在,还没有人辨别出这红色怪花到底是什么花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郑志龙再次跳了出来,给了个建议——去找周神婆帮忙。

    我有点心虚,之前为了治手臂上的焦黑掌印,把人家变成小鬼的孩子给烧成灰烬了,现在还怎么好意思找上门?

    郑志龙却毫不为意:“让桑队长出面,协助警方调查,她总没有什么理由推辞吧。”

    再次上门,周神婆真的是脸黑的要成了包拯,最后还是便衣的桑队长亮出身份,她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,让我们进了门。

    给我们倒了茶之后,周神婆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其实他这个事情,我给他治完手臂就知道没那么简单,对方的本事远在我之上,我最大的依仗都被人家破了,哪里还敢掺和在里面,这事儿我实在是帮不上忙啊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明白,周神婆说的最大的依仗就是她养的那个小鬼,难怪她那天说不许我们以后来找她,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桑队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他沉思片刻,还是开口道:“我也不会强人所难,不过现在这案子太诡异了,后面说不定还要死人,您是这方面的行家,能不能给点建议?”

    周神婆犹豫了很久,开口道:“把你们说的那朵怪花和现场的照片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把提着的档案袋递了过去,周神婆抽出照片看了一眼,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,失声道:“彼岸花!”

    彼岸花?!

    不可能!咱上大学时也文青过,彼岸花这种文青爱拿来装逼的植物,自然是了解过的。

    这怪花虽然看起来有点像彼岸花,可是它的花瓣要更多更密,而且花瓣的边缘上还有一个个如锯齿般的凸起,看起来诡异无比,怎么可能是彼岸花?

    我把心中想法说过之后,周神婆却摇了摇头:“你说的彼岸花是观赏植物,这上面的彼岸花,是没有脱去罪恶的死亡之花,用它可以操控死者的灵魂和记忆,你们这次遇到的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“彼岸花本来就是操控了灵魂的。死的三个人都是自己剖开腹腔,把内脏拖出来在痛苦折磨中死去的,他们的灵魂一定充满了愤怒和怨恨,我估计,对方是把他们的灵魂封印在内脏里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带走这些内脏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以现在的情形推测,应该是一种邪恶的献祭仪式,用不同人的内脏拼凑出一套来。这种邪恶的仪式,受害者生前遭受的折磨越痛苦,举行仪式得到的力量就越强大。至于对方的最终目的是做什么,我也说不准,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。良久之后,桑队长开口道:“您有什么办法吗?”

    周神婆凄然一笑:“我最大的依仗都被人家随手破了,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这下子是彻底没辙了,就在我们枯坐了很久之后,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,周神婆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,开口道:“对了,我之前帮这娃子治胳膊的时候,等到最后才发现,他胳膊上那焦黑手印有人给下了封印,不用治也没问题的。对方比我高明得多,你们可以找找他背后的高人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,似乎想从我身上找到高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特么的哪里有什么高人?!要是真的有高人,我还会被折腾得这么惨兮兮的吗?我哪有什么好隐瞒的?难道我不知道小命宝贵吗?

    从周神婆那里出来,一路上我烦不胜烦的给其余几个人解释,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高人,最后他们也只能放弃了。

    等到坐上车的那一瞬,我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在梦中见到的那个戴着鬼脸面具,抱着黑猫的女孩,难不成,她就是那个高人?

    不,不可能。到现在我还不能确定那天晚上的所见,到底是做梦,还是真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她真的是那个高人,我又该怎么去找她?难道要跟桑队长他们说,我的高人会在梦里出现,去梦里找高人求助吗?那不是神经病吗?

    面对这样诡异恐怖的事情,桑队长作为刑警都担心害怕,更不要提我们这些普通人了。

    袁玲更是直接订了回美国的飞机,准备尽快赶回去,连家人的葬礼之类的,也直接委托给殡仪馆这边了。按照她的说法,这种邪门的事情总不能追过太平洋,跑到那边继续纠缠她。

    只是,她订到的机票是三天后的,这两天她还是要住在这座城市的,她要把父母的财产过户到自己名下,一天手续肯定是办不完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晚上住哪里就成了问题,袁玲原本就认定了跟在我一起安全,现在听周神婆说我背后有高人,哪里还肯放过。

    我是不敢回自己的出租屋,怕莎莎再突然冒出来,至于郑志龙那里,那霉味遭过一次罪就够了,我可不想来第二次。

    袁玲她爸作为区长,这些年自然也没少捞,家里那栋别墅不能住了,但是外面还有好几套房产,在她的邀请下,我们住进了花园小区的一套单元房。

    房子装修的很豪华,郑志龙一个劲儿给我打眼色,他那意思我明白,还是让我搞定白富美,特么的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,小命都快没了,还想着裤裆里的那点事儿。

    看着我和袁玲惶恐不安的样子,郑志龙开口安慰道:“我觉得你们都想多了,对方肯定不会对咱们几个下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季藏你有高人保护,自然不用担心。至于袁玲,出事的时候她根本就不在国内,对方怎么都找不到她身上。至于我嘛,从头到尾,这些事儿都跟我扯不上关系,我担心个什么劲?”

    虽然郑志龙这番解释不能细究,但是在惶恐之下,我和袁玲还是相信了他的说辞,也心安了不少——危急时刻,哪怕一根救命稻草,抓住了也能心安一点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正当我们三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拿起来一看,我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,是桑队长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季藏,你们几个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周神婆死了,跟之前三个人的情况一样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3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