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时时彩 恋爱的气息

    周神婆死了,报警的是她的家人,说她吃晚饭之前还好好的,吃过晚饭不知怎么就生气了,说要回卧室静一会儿,等到半个小时之后家人去敲门,就看到她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依旧是同样的死法,自己剖开腹腔,把内脏扯了出来,卧室的天花板上也发现了同样的诡异图案,而这一次,失踪的内脏是脾脏。

    人体五脏是心肝脾肺肾,接连死去了四个人,现在只差心脏了,这么推理的话,对方的邪恶仪式是不是即将要完成了?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,我只觉得浑身发冷,跟桑队长提出了想要去现场看看的要求,却被桑队长一口回绝了。

    “季藏,你就没发现你现在是个扫把星吗?这些出事的人,不是直接就是间接的跟你接触过,我现在都有些担心我也会被你给害死。”

    好像还真的是这样,精品店老板是我在他那里买过东西,区长夫妇是我还回去化妆品,周神婆出手帮过我,这接连死亡的四个人,的确跟我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女尸杀了那么多人,最终还是冲着我来的?

    我不由得想起梦中见到那个戴着鬼脸面具的女孩对我说的话:季藏,女尸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。

    再想想周神婆昨天说,她给我治手臂的时候,发现有人下了封印,不用治也没问题,我的心里闪过一个念头:该不会是我瞎折腾,事情才如此不可收拾的吧?

    不会的,绝对不会的。是那女尸太凶残了,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救而已,能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放下电话,我看到郑志龙和袁玲关切的眼神,把周神婆死掉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下,不过桑队长的推论我隐瞒了下来,我可不想被当成扫把星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今晚通宵打牌吧?”郑志龙提议道。

    袁玲犹豫了一下,提出了疑议:“可我明天还要去办手续,通宵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年轻人,熬个通宵不影响白天办事的,现在安全最重要。”郑志龙提到了安全,就再也没有人反对了。

    打牌这种事情,没有赌注是很没劲的,一开始玩贴纸条还玩的津津有味,可是没多久就没了劲头,郑志龙就建议换个赌注,说直接来现金。

    袁玲家里有钱,眼都不眨就同意了,可是没玩几局,我跟郑志龙就扛不住了,屌丝的那点身家怎么跟白富美赌?人家一个月的零花钱都比我们一年工资高。

    贴纸条没意思,现金赌不起,眼看着打牌就要进行不下去了,郑志龙一拍脑袋,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:把身上的衣服当赌注。

    特么的,郑志龙这小子真的是个奇葩,都什么时候了,还能想着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我嘴上骂着郑志龙,可是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悸动:袁玲长得超级漂亮,身材又那么好,要是真的把她的衣服给赢光了……

    那画面,想想就酸爽无比,我心脏的跳动速度都不由得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且,不知怎地,我脑海里竟然不受控制的闪过了那天晚上摸女尸的画面:袁玲跟她祖奶奶长那么像,摸起来手感会不会一模一样?

    原本我还以为袁玲听了郑志龙这个不靠谱的建议后会翻脸,毕竟女孩子都是很矜持很要面子的,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竟然大大方方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这姑娘也太奔放了吧?!还是说,这是在国外留学,被资本主义给腐蚀了?

    想起那些关于留学生和老外甚至老黑乱搞的传闻,我脑子里的野马算是彻底的脱了缰,那画面描述出来,怕是要全屏打马赛克才行。

    怀着满脑子的龌龊想法,新一轮斗地主开始,因为心中杂念太多,我打的并不是很好,可郑志龙这小子却如有神助一般,不是牌好的神佛难挡,就是刚好能压袁玲一手。

    所以,很快的,除了郑志龙毫发无损之外,我跟袁玲都输得只剩下内衣。

    只剩下内衣可就尴尬了,男人可是藏不住的。更何况我的脑子里,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一刻都没停过,那后果,相信大家都懂的。

    我想拿个沙发垫遮挡在身前,却被郑志龙个混蛋给抢走了,他说那是犯规行为,不能拿沙发垫当衣服。

    袁玲倒是十分落落大方,没有丝毫的羞怯,大方的展示着自己青春的骄傲,肌肤如羊脂玉般光滑迷人,我偷偷瞄了几眼,却不小心被她发现,四目相对,吓得我再也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就在气氛十分暧昧尴尬的时候,郑志龙忽然起身,说要去上厕所,我心中顿时一乐,趁这家伙上厕所,我可以把衣服拿过来遮遮羞,哪怕弄个沙发垫也行啊!

    谁知道郑志龙这家伙是个促狭鬼,居然找了个购物袋,把我们两人的衣服和沙发垫都装进去,提着去了厕所。

    “卧槽!你特么的真狠啊!”我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郑志龙回过头挤了挤眼睛:“愿赌服输,谁让你太笨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袁玲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我转过头看去,两人四目相对,空气中突然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息,袁玲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粉红色,很快蔓延到了耳朵和脖子。

    女人娇羞的样子是最容易打动男人的,看到袁玲娇羞的样子,我的整颗心都融化了,整个人也变得酥酥麻麻的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傻愣愣的盯着袁玲,眼睛都不知道转一下,不知过了多久,她忍不住啐了一口,嗔怪道:“看什么看?!有什么好看的?!再看把你眼挖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荡,脱口而出道:“看你啊,你那么好看,看多久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袁玲的脸更红了,她害羞的低下了头,不敢再跟我的目光接触。看到她如此小女儿的姿态,我哪里还压抑得住心里的冲动,慢慢的把身子靠了过去,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袁玲并没有反抗,她紧张得闭上了眼睛,睫毛不停的颤抖着,我看着她红艳艳的嘴唇,忍不住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柔嫩的触感从我的嘴唇传来,我仿佛沙漠中干渴的旅人遇到了甘甜的绿洲泉水一般,吮吸着甜蜜的甘露。

    袁玲整个人都酥软了,软软的靠在我的肩膀上,回应着我的亲吻,鼻子里也无意识的发出了哼哼声。

    我终于体会到了文学作品里描述的那种感觉,真的是如梦如幻,幸福到整个心都仿佛被蜜糖灌满了一般,轻轻一碰就有蜜糖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卫生间里忽然传来了郑志龙的咳嗽声,袁玲立刻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,飞快的转身跑进了自己的卧室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我怅然若失的看着关上的房门,心里觉得空落落的,这时,房门又突然打开了,袁玲探出了她的小脑袋,冲着我吐了吐舌头,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:“晚安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郑志龙这小子,真的是坏事啊,咳嗽你就不能憋着吗?好好的恋爱气氛,全都被你给搅和了。

    说真的,跟莎莎在一起,我也不曾如此快乐过。难道是因为袁玲更漂亮吗?还是莎莎从来没表现得如此娇羞过?

    我想了很久,也没个答案,感情这事儿,还真的是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我是带着微笑进入梦乡的,那些对于女尸的恐惧早已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睡梦中,我再一次梦到了袁玲,还跟她在梦中颠鸾倒凤起来,只是,正当她如女骑士般肆意驰骋的时候,她的气质忽然变了,变成了一张阴森森的面孔,正是那女尸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一个激灵从睡梦中惊醒过来,这才发现原来是场梦,长出了一口气之后,准备起身去一趟卫生间。

    走出卧室,我就看到一个人影正在客厅中央站着,像一尊雕塑一般,我迷迷糊糊打开灯一看,是郑志龙背对着我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老郑,你干啥呢?大半夜的也不睡觉。”

    郑志龙慢慢的转过身来,他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,衬衫敞开着,肚子上被竖着割开了一个大口子,鲜血直流,内脏像一个布袋一样,挂在肚子上来回晃荡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3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