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八、惊喜

    宋子铭说晚上要带蔓筠出去吃饭,她还特意准备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天在办公室的事,蔓筠觉得宋子铭太过了,当时有人在,且没有时间说。趁着今天,她想和子铭说说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幸好他自己开车来接蔓筠,不然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车里,子铭见她穿的不是中午的衣服,不禁夸了一句:“你还是穿亮色好看,黑色显得你太老成了。”

    她穿的是砖红色的呢子外套:“是吗?我倒觉得黑色好看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穿给谁看的嘛?”宋子铭问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为了穿给他看,觉得工作穿的是有点素,但还是嘴硬:“给我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对,你不穿给我看比较好。”说完还带着暧昧的笑,红灯时,他还不忘挑起蔓筠下巴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语双关,蔓筠怎么反击都是错。

    蔓筠躲开他的手,“我有事和你说。”看他稍微正常些,蔓筠才继续说:“那天你对白露婷说的话,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她问的应该是对白家动手的事,宋子铭点头,“对,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和我是私人问题,不用上升到公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意气用事?”

    蔓筠认同地说:“是有点。现在你在公司局面不太好,宋明新又进来掺和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子铭心里舒服多了:“那你是担心我做那种决定,对我不好。并不是心软,怕我对白家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样与我何干?我在乎的……”看了子铭一眼,她没继续说,觉得有点肉麻。

    宋子铭听得正认真,“怎么不说了?在乎谁?”

    白蔓筠看向窗外,“反正你别做对你不好的事。”

    车开到路宽阔的地方,宋子铭腾出一只手握住蔓筠的,什么都没说,但胜似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车停好了,子铭神秘地说:“你怎么都不问我带你出来和谁吃饭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你和我吗?还有别人?”看到子铭点头,她问:“谁啊?我认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牵着她的手,笑了笑说: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说,自己猜。”

    “提醒一下嘛!我怎么知道是哪方面的人。”她摇着子铭的手说。

    他突然停下脚步,“蔓筠,我觉得你变可爱了!”

    怎么可以用‘可爱’这种词形容白蔓筠?要是她竞争对手听到,估计会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蔓筠自己都觉得离谱,“你恭维也要讲个度吧?可爱这个词用在我身上,你说出去肯定没人信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别人信,你这一面只能给我看!”

    一开口就是霸道总裁的味道,蔓筠不想接他的话,还是很好奇吃饭对象是谁。

    “秀姨应该等急了,我们走快点。”他假装不经意地说。

    蔓筠很惊喜,和秀姨虽有断断续续的联系,但上次之后就没见过面了,“你说谁?秀姨!那快点走啊!”

    说罢,踩着高跟鞋走在前面,又倒回来:“话说,你和秀姨约在哪儿?”

    宋子铭失笑,牵着她朝秀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尹秀正笑着看他们,蔓筠大窘,刚才她和宋子铭玩闹的场景肯定被她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秀姨。”他们两个一喊,坐在她对面。

    尹秀笑着说:“年轻就是好啊,看着你们,我才真觉得我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秀姨哪里老了,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还在想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。”蔓筠说出初见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逗得她哈哈大笑,“被蔓筠这种美女夸漂亮,很荣幸。”

    情商高会聊天的人就是不一样,让大家都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饭间,宋子铭问:“秀姨,你这次来,也是为了老爷子的六十大寿吗?”

    蔓筠听着,并不打岔,这是他们的家事。

    尹秀点头,“但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,我要带你去见你妈妈。”

    蔓筠下意识看向宋子铭,他本在嚼东西,一下子愣住,僵硬地看着尹秀,“能见到吗?”

    尹秀冷笑,“他宋远楷欺人太甚,也不能骑在我尹秀头上,吃完饭我们就去。”

    之后是漫长的沉默,一点都没有最开始的氛围。

    快吃好了,蔓筠犹豫半天说:“我吃好了,要不我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尹秀没说话,宋子铭拉着她的手:“回什么,你不和我去看看我妈?”

    “我去不太好吧……”毕竟他们关系特殊,她怎么好去。

    宋子铭坚持,“没什么不好的,臭媳妇儿迟早要见公婆。公公就算了,婆婆是一定要见的。”

    蔓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尹秀在一旁笑:“别听他的,他是得意自己找了个好媳妇儿呢!”

    蔓筠勉强地笑着,开心不起来。总觉得子铭妈妈,是个谜团,她心里感到莫名的不安,说不上来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4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