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二、登徒子

    白蔓筠还以为他们会直接去伊凡化妆,但车的方向却不是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去找唐成吗?怎么方向不太对。”蔓筠左顾右盼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还没吃饭,去吃个饭,顺便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早说有人!蔓筠心里咯噔了一下,“要带我见人你不提醒我,我这素面朝天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笑着看她,“这叫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!”

    蔓筠手环抱在胸前,“啧啧……看来宋总练过啊!记得那次还说红楼梦里的诗句,假作真时真亦假。果不其然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”

    流氓?他揶揄地看向蔓筠被托起的高峰,“既然你让我担了流氓这个虚名,我不得偿所愿,还坐不实了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随时随地耍流氓,蔓筠白了他一眼,不与他争论。

    晏亭坐在订好的餐桌前,看了好几次手机,不悦地皱眉。这宋子铭非要亲自去接白蔓筠,害他在这儿等半天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,他就去阳台抽烟解闷。

    林琦玉被拖过来接见公司客户,被灌了些酒,包间烟雾缭绕,她最讨厌烟味了,借口出来透透气。

    正好遇见在外面刚开始抽烟的晏亭,她刚在里面赔笑脸,早就憋了一肚子气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能把烟灭了吗?我刚在里面吸了很久的二手烟,就想出来透气的。”因为烟酒的熏陶,有点头昏脑涨,她眯着眼,坐在椅子上一手托着对晏亭说。

    晏亭闻言回头,就看到面容姣好的她,穿着紧身的黑色裙子,外面披着价格不菲的人造皮草。脸微醺,应该是喝酒了。

    感觉还不错,他没多说什么,把烟灭了。也不走,顺势坐在琦玉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开始只看到他背影,只觉得挺拔且气质轩昂,没想到长相更让人觉得惊艳。

    看他那么绅士,林琦玉心里对他的好感度涨了几分,“你是混血的?”

    “算是,我奶奶是英国人。”晏亭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听他说话,琦玉又问,“刚回国不久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有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晏亭没想到她问这种问题,略微诧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林琦玉看着他自然卷的头发,很蓬松,她想摸起来应该很好摸。

    琦玉对着他笑,顾盼生姿,“问你有没有girlfriend,是听不懂还是不想回答?”

    晏亭觉得自己的认知很落后,不是都听外面的人说,中国女孩子很放不开?

    看来她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女朋友。”他回答,话锋一转,“嗯~但我不介意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晏亭久经沙场,对这种事了如指掌,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行家!这是琦玉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词儿。越是这种人,她越不敢招惹。道行太深,她根本不是下饭菜。

    她刚才不过是虚张声势,探探对方虚实,一看情况不对,就准备开溜,“这样啊,那我祝你早日脱单。”

    晏亭看她的眼神,像猎物一样。琦玉心里悔死了,不该招惹的!

    还好来得及,她起身告辞,“你慢慢坐,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喝多了,先前是靠着椅子,现在猛的站起来,头晕得厉害,她十厘米的高跟鞋没稳住,整个人往后面倒。

    晏亭眼疾手快,结结实实地扶住她,手环在她腰上,琦玉靠在他肩上,两人目光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琦玉退后一步,手扶着椅子。

    晏亭怀里突然就空了,还有点不习惯,幽幽的香水味还残留在他肩上。

    “真想谢就以身相许吧。”他一本正经地说,眼里沉着笑意,很邪气。

    林琦玉觉得不公平,一开始明明是她主动调戏他的,怎么就变成她被撩了?

    “我对登徒子不感兴趣!”说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晏亭不知登徒子是什么意思,大声说:“兴趣是可以培养的!”

    琦玉觉得他没把握住重点,还不忘隔着门瞪他,嘴里说道:“恬不知耻!”

    晏亭后悔没问她名字,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没坐多久,宋子铭打电话来,他就回餐桌。

    晏亭进去时,白蔓筠和宋子铭已经坐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近,就主动与蔓筠打招呼,“蔓筠,你好。我是晏亭,久仰大名!终于见到真人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气质与谈吐,蔓筠就知道是晏家独子,心下觉得宋子铭很厉害,居然能和他搭上关系。

    “晏总好。我才是久仰大名,晏总上次那个收购案做得那么漂亮,连国内媒体都争相报道。”蔓筠也站起来,与他握手。

    晏亭并不放手,看着宋子铭说:“蔓筠比你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清冷地看着他,拍掉他握着蔓筠的手,“你可以先放开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够小气的!”然后笑着对蔓筠说:“我们坐下慢慢说,他小心眼儿。说到收购案,我才是惭愧,替我出主意的都是子铭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们关系好到这种程度,蔓筠心底倒吸一口气,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他还真是做好人不留名。”当时国内外报道,满篇都是在夸晏家继承人多么优秀。

    晏亭点头,“嗯,他不留名,只是我收购的那个公司,他拿走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权。”

    蔓筠觉得自己头上一定打着尴尬的省略号,而且有乌鸦飞过去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说宋子铭是好人呢?

    宋子铭的眼神能杀了他,“你要是非这样算,要不要我把你那些满世界的前女友都捋一捋?”

    “别!我可不想在美女面前毁形象。”说着看了眼蔓筠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琦玉那句话,他问道:“子铭,你知道登徒子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色眯眯地盯着我女人看,就是登徒子,简称耍流氓。”他低头切着牛排,自然而然地把切好的一份递给蔓筠,把她的拿过来切。

    蔓筠很无语,晏亭只是礼貌问候,不算色眯眯吧!还有谁是他的女人啊?

    她心里虽这么想着,但还是觉得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她想得入神,只听晏亭问她,“蔓筠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她看了下宋子铭,又看晏亭,隐约记得他们在说牛排,她就说:“我觉得子铭牛排切得挺小的。”

    晏亭把手里叉子放下,“你们俩简直秀得我头皮发麻,浑身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蔓筠求救似的看向宋子铭。

    他却说:“来自单身狗的愤怒,忽略不计,赶快吃。”

    吃完了,晏亭走在前面,蔓筠才悄悄问子铭,“刚才晏亭问我觉得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他问你觉得他像不像登徒子。你转换得很好,这种问题还用问?牵着你的手不放,不是登徒子是什么?”宋子铭牵着她的手说。

    他居然觉得她是故意转换话题!脑回路也是很强大。

    越解释越说不清,蔓筠聪明地选择闭嘴,只好委屈晏亭觉得自己是登徒子了。

    唐成见到晏亭,先是惊讶,然后一拳锤在他胸口,“可以啊你,来了都不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把我当沙包呢?痛死。”他夸张地揉着被锤的地方,“我也是凌晨到的,怎么和你说?”

    唐成笑了一下,“你来之前不也可以说,也是,你们做的那些事,我也不懂。晚上从生日宴上回来,我们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蔓筠好奇,他们在做什么?可见晏亭不是回来庆生,而是有目的。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!”晏亭干脆地说。

    宋子铭打断他们,“唐成,你帮蔓筠化个妆,怕时间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晏亭见缝插针,“蔓筠可是他的心尖肉,你可要好好打扮。”

    唐成也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怎样,并不回应他这句话,客气疏离地说:“白小姐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这种感觉有点奇怪,但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蔓筠的包放在宋子铭那里,她电话响了,子铭去换衣间找她:“你电话,林琦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一下出来接,你先……你怎么进来了?我衣服还没穿好!”蔓筠慌乱地把衣服挡住前面。

    是红色的礼服,她慌乱中早就春光乍泄了,小鹿似的眼睛撞到宋子铭心底,头发垂下几丝,黏在她嘴唇上。黑白相称,更显得她肌肤如雪。

    宋子铭目光炽热,喉咙艰难地滚动,伸出手把她头发扒开,“自己接。”

    他逼着自己转身,走了两步又停下来,“很漂亮!衣服和身体。”

    漂亮就漂亮,丫的还强调身体!蔓筠气得,觉得他才是真正的登徒子。

    林琦玉夺命连环扣,她穿好衣服,接着电话走出去,“喂,琦玉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晏亭听到这个名字,就对子铭说:“名字挺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沉静在刚才的无限风光里,并不理他。

    林琦玉是催她过去,蔓筠无奈回答:“马上就来,我已经好了。嗯嗯,好,拜拜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把她电话接过来放在包里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,打开,里面装着一套古色古香的首饰。

    他给蔓筠戴上,“嗯,还不错,和你的衣服很配。”

    唐成和晏亭看到这首饰都是一惊,还是晏亭说:“子铭,出手阔绰啊!”

    蔓筠还以为这是说这首饰价格不菲,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直到去到生日宴上,因它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她才知道这套首饰不仅仅是价格不菲那么简单,更重要的是它后面承载的意义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5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