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九、他撒谎

    外面的雨稀稀疏疏地打在雨棚上,愈发显得室内的安静。

    白蔓筠抱着一条小毯子,“那今天不去找秀姨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靠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很累的样子。

    蔓筠挪过去,用十指戳了他两下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,斜视了蔓筠半天,哑着嗓子说:“我难受,抽烟都压不住这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额~”蔓筠下意识离他远了些,怕他再次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她的举动被宋子铭尽收眼底,他一把拉过蔓筠,搂着她,忿忿不平地说:“平生第一次做这种事,肉到嘴巴还不能吃,又是自己喜欢的女人。还不准我反应大点了?你这幅惊恐的表情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话看似挺有道理的,不过蔓筠的重点放在了后半句,“我可是听唐成说,你选女朋友的眼光一直很毒辣,都是美女。”

    但他说他没干过这事,蔓筠是万万不信的。

    子铭捏她腰上的痒痒肉,“听他瞎说,你信他还是信我?”

    蔓筠摊手,无奈地说:“我有得选吗?”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她要是说不信,估计马上会被拆吃入腹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宋子铭也蹭她身上的毯子,闷声闷气地说:“我今晚能不能不走?”

    “那你睡客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

    他斩钉截铁地回答,蔓筠觉得,他越来越孩子气,说话和一小孩儿似的。

    他把头埋进蔓筠颈窝,轻轻咬她锁骨,“放心吧,我说了等就会等,不会乱来。”

    这么直白地说这种话,蔓筠还有点不习惯,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……我又没说什么~别咬,痛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一直在咬她锁骨那点肉,像磨牙似的。

    听蔓筠说痛,他笑了,眉眼弯弯,“给你全身做记号。筠筠,你知不知道你在家里说话很性感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叫我白蔓筠好听些,我什么时候说话都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,我以后就叫你筠筠。怎么会一样!在外面冷冰冰的,在家里像猫一样。”他边想边说,手还顺着蔓筠头发摸,倒真像在撸猫一样。

    蔓筠头往旁边偏,躲开他的手,“你自己还不是,外面衣冠楚楚,私下衣冠禽兽!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姿势,正方便子铭挑她下巴,她被迫与之对视,宋子铭说:“每次都这么诬陷我,早晚我得坐实这个身份!”

    蔓筠怕他来真的,脸上对着他笑,脚慢慢滑到地上,一把推开他:“还真是没皮没脸,我是不是诬陷,你心里没数?”

    她穿着睡衣,头发全散开,娇俏地笑着。宋子铭面对这样的白蔓筠,一点气也生不起来,淡笑着看她的小伎俩。

    外面雨越下越大,蔓筠去屋子里工作,子铭坐在沙发上打电话,和晏亭说给白家投资的事。

    听到蔓筠在里面喊:“宋子铭,给我到一杯热水!”

    他忙挂了电话,起身给她倒水,还没人这么使唤过他,但他不觉得反感,偏生出一种安定的想法。

    晏亭被挂电话,心里不爽,“你在那边谈情说爱,我在这里干苦力。”

    想起林琦玉借口早早离开,他更心烦意乱,开始发短信骚扰琦玉。

    幸好第二天没继续下雨,但还是很冷。山上的温度应该更低,蔓筠愣是被子铭逼着穿了高领毛衣,外加一件羽绒服!

    爬山的时候,蔓筠力不从心,“宋子铭你有没有觉得我像球一样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知道她是在抱怨衣服厚,白她一眼,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到时,秀姨在前台算账,头也不抬地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蔓筠靠在玻璃桌上,“你也好~”

    尹秀这才抬起头,“蔓筠,子铭,你们怎么来了?应该早点说,我做饭等你们啊!”

    看来子铭说得没错,她真的很高兴。立马叫人下来守着前台,然后带他们去楼上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视野最好的观景房,一面大大的落地窗,毛绒绒的地毯,就在窗边落座,尹秀给他们冲咖啡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大忙人,怎么想到来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来?”她笑着问。

    还真是谦虚,蔓筠上次来过之后,还特意看了关于这家店的消息,评价极好,而且订房要在一个月以前才有机会。简直是个奇迹,一个度假酒店在山上还有这么高的人气。

    蔓筠捧着咖啡,“秀姨,你可真会开玩笑,多少人还想来这荒山野岭都没名额呢!”

    尹秀笑而不答,宋子铭站起身,“那你们聊,我去个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走之前还顺手摸一下蔓筠的头。

    尹秀可是人精,一看就知道是蔓筠有事和她说。等出去了,才问道:“丫头,你是想问你妈妈的事吧?”

    蔓筠也不惊讶,顺水推舟,“嗯,我听大……白丰行说了些事儿。”她本想叫大伯,叫不出口,就直接说名字了。

    尹秀听到白丰行的名字就冷笑,“他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说,我妈妈年轻时与他有过一段情,还说我爸妈本来是准备离婚的,但出了车祸……”

    “荒唐!”尹秀生气,拍桌子站起来,看着窗外一言不发。平复心情之后,她才说:“单雪的确和他有过一段情,但什么都算不上!他自己劈腿,单雪才离开他的。后来认识你爸爸,他们两情相悦,在一起之后从无二心。”

    “莫蓉、单雪和我,我们是高中到大学的同学,对彼此的事都了解。你放心,你妈妈从来没有背叛你爸,她是被逼无奈的。”

    蔓筠听完这番话,心里舒服多了,她还以为她妈妈背叛家庭,一直以来心里很纠结。

    白丰行居然编织这种谎话敷衍她,“他为什么要撒谎呢?怎么说我爸也是他弟啊!”

    尹秀坐回位置,惊讶地说:“他们不是亲兄弟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白蔓筠彻底震惊,呆滞的表情半天都无法重组,就像死机了的电脑一样,无法运作。

    “也是,那时候你们还小,应该也懂不了这些。你爸只是白家收养的,知道的人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难怪他们家常年不居住在荣城,只是过年过节回来。

    蔓筠缓了许久,手凉得紧,滚烫的咖啡都快被她手捂冰了。

    “秀姨,你、我妈以及子铭妈是好朋友,为什么白丰行却不认识子铭妈妈呢?”她问。

    尹秀的目光变得锐利,不似之前柔和,她说:“你和白丰行说子铭妈叫做莫蓉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他说不认识,我就没追问。”蔓筠摇头,如实告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蔓筠的错觉,她觉得尹秀像是松了一口气,刚才锐利的气场马上被收走,“那就好。蔓筠,你记住了,不能和任何人提起子铭的妈妈,和她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尹秀那份超凡脱俗的淡然气质,一直印刻在蔓筠脑子里,但一提到子铭妈妈的事,她就会不淡定。

    她也识相不多问,只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尹秀走到她旁边,抱着蔓筠,让蔓筠的头靠在她平坦的小腹上,“蔓筠呐,这么多年,你受苦了。是我不好,你妈妈结婚后,我一直在国外,回来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我没有你的一点消息,如果我能早点知道你在哪儿,你就不用受那么多苦了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其实也没什么内容,蔓筠却听得鼻子很酸。尹秀给她的关心,让她有一种错觉,就像她母亲还健在一般。

    她缓缓摇头,“秀姨,我不委屈。”

    就算有什么委屈,现在也完全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在房间叙了会儿旧,说说笑笑。下楼遇见宋子铭,尹秀调侃他:“你这卫生间去得够久啊!”

    蔓筠听了忍不住笑,子铭只能装高冷,“肚子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尹秀不再穷追猛打,去吩咐厨房做菜,就带着他们去餐厅吃饭了。

    吃喝的时光总是很快,时间一晃就到下午,尹秀留他们过夜,“今天要不不回去了?你们难得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用纸巾擦手,动作优雅好看,他摇头说:“不行。明天要和白氏签约,早上赶过去来不及。我们还是吃完饭就走,下次有空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白氏?那么快就签约了?”尹秀问,好像她一直知道这事一样。

    蔓筠觉得奇怪,瞬间脱口而出,“秀姨也知道这次合作?”说完她就后悔了,这种事,不该多嘴的!

    尹秀和宋子铭互相对视了一眼,她笑着说:“听他提过,觉得才没过多久,就谈成了。快吃菜啊,筷子别闲着。”

    白蔓筠把碗递过去,接住尹秀夹的菜。直觉告诉蔓筠,有很多事,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快得多,感觉没用多少时间就进城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着手机,转头对她说:“晏亭找我有事,我不能送你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忙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有点冷淡,但宋子铭忙事情,没怎么注意。

    他先到达目的地,正下车,快关车门的时候,蔓筠突然问:“宋子铭,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他愣了两秒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。”说完,蔓筠替他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一路都心绪不宁,蔓筠那句冷然的“最好是”久久盘旋在他脑海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6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