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十二、疑点

    趁着去卫生间的缝隙,白蔓筠使眼色叫琦玉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琦玉知道她要说什么,提前就招了:“我不是重色轻友!我们一起吃冰激凌那天,他后来不是拉着我出去了吗?我故意把他带去难打车的城边上,然后我就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都知道晏亭刚回国不久,对荣城不太熟悉

    如此说来,蔓筠倒是平衡了许多,笑着问她:“你居然这么过分!像是你干出来的事儿。所以,你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,今天算是谢罪来了?”

    她涂着口红,“对啊。我打电话给我哥分享我的喜悦之情,但是!我哥那个人你知道的,觉得我做的不对,还派人去接他。哼~他要是知道晏亭做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琦玉心虚地看了蔓筠一眼,没再继续说下去,暗骂她自己嘴巴太快了。

    白蔓筠补完妆,勾着红唇对她笑,眼里净是揶揄:“哦~~看来是他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,惹我们林大小姐生气了。至于是什么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林琦玉有些尴尬地瞪了她一眼,“走吧,吃饭去……”

    不用想就知道是晏亭耍流氓了,蔓筠叮嘱她:“我见过晏亭几次,人对朋友是不错,但在感情方面有点混乱。”

    琦玉正想说什么,晏亭走过来,“我说呢,你们怎么那么久不回来,原来是在这里说悄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去卫生间吧?我们先过去了。”蔓筠挽着琦玉的手,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晏亭在擦肩而过那么短的时间里,都能对琦玉放电。

    宋子铭已经吃得差不多了,买完单就坐着等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远看去,他像一副画似的。穿着一丝不挂的黑色西装,坐在那里,脸上带着惯有的高高在上的疏离。惹得来帮他结账的小姑娘连连偷看,他却不自知。

    琦玉看蔓筠眼光一直定在他身上,调侃地说:“子铭哥也是够阔气!一亿买来的股票说签你名字就签你名字。要知道,你们现在可只是恋爱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惊讶地说:“一亿?”她知道不会便宜,但也没想到会这么贵,宋子铭也没有和她提过价钱的事。

    “做好事不留名。”琦玉说完还竖起大拇指,回到位置上。

    蔓筠呆在原地,宋子铭不知道在和琦玉说什么,然后向她走过来,摸摸她的额头,“也不烫,你呆呆傻傻的是这么回事,我还以为你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子铭,早上签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晏亭就跑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完就走吧,换个地方。”他不知道自己打断了蔓筠的话,笑着看他们俩,左看看,右看看。

    宋子铭推开他,拉着蔓筠走前面:“也是,走吧。”说话时,是对蔓筠说的,把晏亭晾在一边。

    想着琦玉在,他没计较,理解子铭不想要电灯泡的心理。

    外面的雪已经堆积,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子铭他们和后面隔了段距离,他才问:“把你刚没说完的话说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好像特别习惯命令式的语气,蔓筠还想着那事儿,没注意这个,“你给白氏投资了一亿,却直接把股票转给我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得波澜不惊,蔓筠无法理解他的行为,“我们只是普通的恋爱关系,你这么做,搞得我很……反正你的好意我接受不了!”

    子铭笑了笑,“我们早晚是要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蔓筠听完他这话,扯了扯嘴角,不知如何反驳。“我现在不能要,明天我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着,来到了广场,有许多人在玩雪。子铭第一时间把她拉到里面,和人群隔开,“白丰行说了,不可以转。你以为他为什么同意签,就是因为怕我和晏亭联手。直到我说把我的那份转到你名下,他才同意。”

    想来也是,如果是宋子铭签字,那他们两个人就能成为大股东,直接可以进行董事长竞选。如此一来,白氏就再也不能姓白了。

    他又接着说:“所以转给你,白丰行才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如果宋子铭投资白氏不是为了盈利,那目的是什么?蔓筠这么想,就直接这样问了,“如果你只是为了签约,股票在我名下,我就是受益人。可如果是这样,那你投资白氏意义何在?”

    宋子铭身形一顿,光想着怎么让蔓筠心安理得地接受股份,却说了一些不该说的,“我都说了,我们迟早是要结婚的,到时候你的还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莫名的自信,的确是他宋子铭特有的。尽管蔓筠还是觉得有哪里衔接不上,还是找不到点.。

    如此再纠缠下去,就显得她无理取闹了,蔓筠只能顺着他说,“人傻钱多?不怕我卷着钱跑了?”

    “我钱多,但人不傻。还有啊,这辈子你跑是不可能了。”说完,搂着她的腰。

    蔓筠被迫与他对视,旁边的小孩子仰着头好奇地说:“叔叔阿姨,你们是要啵啵吗?”

    宋子铭大手把他的眼睛捂着,“知道就好,所以小孩子不能看。”

    他的家长看到了,忙跑过来把孩子带走,“不好意思啊!”然后对那孩子说:“不许打扰别人,你这样叫电灯泡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蔓筠憋着笑,“放开,万一等下再出现几个这样的小孩……”

    雪下得不大,他睫毛上粘了一小片,在他俯下身的时候,蔓筠看到它慢慢融化成水。

    这次没出现小孩,倒是走在后面的晏亭和林琦玉走上来了。

    晏亭看热闹不嫌事大,“这广场上那么多小孩,你们两个也不怕教坏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好事接连被打断,不悦地看着晏亭,“琦玉,我和你说,这家伙在国外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晏亭知道他接下来会说出一大堆女生名字,马上咳嗽打断他的话,“琦玉啊,外面真冷,前面就是我们要去的那家KTV。咱们先过去,他们后面来。”

    林琦玉什么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他拖着走了,对,每错,就是拖。

    她一直回头叫蔓筠,“你们快点啊。晏亭,你慢点。”

    蔓筠跟在他们后面,看到晏亭虽然走得快,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扶着琦玉,怕她摔倒了。

    她笑了,真心希望琦玉能幸福,“我说啊,要是他们能真的好好在一起其实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子铭心里还想着刚才未完成的吻,“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简直天作之合。”

    雪有点下大了,蔓筠的手一直被他攥着,热量不断通过手心传给她。看他头上有雪,蔓筠踮起脚轻轻帮他拍掉。

    看她费力,子铭把头往下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蔓筠顺便揉了一下他的头发,“好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它软。”眼神在蔓筠胸前掠过,然后深深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种人,随时随地都能开黄腔,说完还是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。旁边的小姑娘还说:“好帅!禁欲系男神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蔓筠直接不敢接话,怕一开口又掉在他的坑里了。

    到了KTV,琦玉和晏亭正在争歌唱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有没有女士优先的概念,这样和我争!”琦玉气得柳眉倒竖,又把自己的歌顶上去。

    晏亭还在唱,突然被切了,没有伴奏。他笑着问:“你知道不知道先来后到啊?”

    她点了《你算什么男人》,唱得很嗨,一到高潮部分就使劲朝晏亭喊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人在幼稚这个领域,倒是不分上下。”宋子铭中肯地评论。

    蔓筠想起他唱歌不错,“你不露两手?”

    “算了,和两个小孩子争什么。我们玩游戏喝酒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喝酒这件事,蔓筠就没怕过。

    酒场子上,他们俩都是常客,各种游戏、道具都精通。蔓筠手里拿着牌,指着子铭说:“你要是认输,我就放你一马。”

    晏亭围在旁边,煽风点火地说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不信邪,“放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牌一开,蔓筠的更大,扫了一圈,“都是你的了!这些酒。”

    子铭二话不说,把酒瓶子全打开,看着蔓筠,就把一瓶全喝了。林琦玉和晏亭在旁边看热闹,“喝!喝!喝!”

    五瓶!他全喝了,但人看着没有什么变化,“接着来。”

    蔓筠狡黠一笑,“我酒量不好,不能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耍赖!故意在最后一局说赌五瓶,然后再也不来。宋子铭喝得脸泛红,酒量再好的人也经不住这么玩。

    他突然站起来,越过晏亭和林琦玉,手搭在蔓筠肩上,“你出来,我有点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琦玉怕他真生气,拉着蔓筠不让她走,“子铭哥,要不我和你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他喝多了,眼神飘忽不定,但还是带着莫名的威慑力,琦玉的手慢慢松开。

    蔓筠回头,对她比OK的手势,叫她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晏亭也学着宋子铭的样子,手搭在他肩上说:“你瞎担心什么,人家情侣之间的矛盾,肯定是有特殊的解决方式的。”

    林琦玉瞪着他,“流氓,以为谁都和你一样,手会到处乱放!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那天,他们挤在电梯里,人有点多,晏亭用手护着她,慌乱中,手就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。他觉得不对劲,还顺便摸了两下。

    林琦玉猛踩他的脚,他这才知道他捏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晏亭笑着凑过去,“我向你道歉,要不你摸回来?”

    说着,把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摸。

    林琦玉一脸嫌弃,“油腻!”说完拿着包包,“为了表示你的歉意,单你买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单我可以买,你人我也可以送回去的。”他赶紧跟上去。

    林琦玉听了,嘴角上扬的幅度越来越大。好像一个人这么陪着,也不坏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6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