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十三、宿命

    宋子铭把白蔓筠带出来,走到楼道尽头的转角,那里有一个阳台。

    他挑起蔓筠下巴,酒气扑面,“我拿你当你朋友,你拿我当礼拜天过是吧?”

    看来被玩了一把,他很不爽,都上升到礼拜天的高度了,蔓筠赔着笑,“没有的事,怎么会这么说呢?”

    “牌都是你洗好的对吧?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会答应陪你玩,你早就算好了我会输,所以说喝五瓶!”他一字一句地说,挑着蔓筠下巴的手,转为扶住她整个下巴。

    居然猜得这么准!蔓筠汗颜,“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这事算了吧,我下次一定不会这样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也行,亲我一下,那五瓶酒我就当白喝的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?蔓筠犹豫了一下,反正又不是没有亲过,怕什么?她脸被子铭固定住,根本动不了。她嘟嘟囔囔地说:“你先放开我啊!”

    他立刻放手,然后弯着腰,方便蔓筠的身高。

    蔓筠再次重复他的话,“你说的,亲一下就可以了!骗人你就是七宝的同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子铭胡乱应着,闭眼等着她的亲吻。

    子铭虽然弯着这样,蔓筠还是要微微踮着脚,在碰到他微凉嘴唇那一刻,蔓筠只觉得天旋地转,人被他一下子推到墙角。

    宋子铭化主动为被动,不给她一点呼吸的空隙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声音,“泽宇,你在这儿干嘛?里面都等着你喝酒呢。”

    是白露婷的声音,他们听到有人,才慢慢分开,气息不稳。

    借着微光,四人相对而立。互相看清楚了对方,宋子铭冷笑,觉得还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他靠在蔓筠肩上,“周总什么时候来的,也不出声,这要是我们情难自禁做点其他什么,影响多不好!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不好意思,但口气中是浓浓的炫耀之情,说着,还在蔓筠脸上蹭。蔓筠推着他,不想在外人面前太难看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冒出来时,她都吓了一跳,对面站着的,一个是她爱了一整个青春的男孩;一个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。但是在她的认知里,不自觉就把他们划分到了外人的行列。

    “姐,你和姐夫感情真好。”白露婷很“懂事”地说,羡慕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蔓筠扯了一下嘴角,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到白露婷,就想起她做的那件事,“不敢当,蔓筠当了你那么多年的姐姐,你想用砖头砸死她。我可不敢再当你姐夫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白露婷脸黑得难看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否认不是,承认了更不行。

    周泽宇根本没听他们的对话,只是看着蔓筠。他记得,以前他的蔓筠也曾用这种娇俏的话对他讲。

    那时候两人已经在一起很久了,但也只是牵手。夏天校园的湖边总是聚满了情侣,月色斑驳的夜晚,照进水里,盈盈闪亮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石凳上,周泽宇看着蔓筠清丽的侧脸,喉结不住地滚动,“蔓筠,我能亲你吗?”

    她听到这句话,诧异地回头,“什么……”然后彻底呆住。

    两个人距离本来就近,她这一回头,四片唇瓣就成了无缝对接。他顺势扶住蔓筠的头,加深这个吻。少年时候青涩的初吻,就这么交给了这个美丽的意外。

    事后,两人尴尬地坐在一起,蔓筠脸直接红透了,支支吾吾地说:“你骗人!说好只是亲,居然……居然伸舌头碰我。”她说完就跑了,周泽宇还以为她生气,连忙在后面追。

    少女娇羞的怨言,直到现在他还记得。一直陪伴着他多年来每一个冰凉的夜,每每想起,都觉得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那个在湖边奔跑的两个人,终于迷失在荒乱的时光里,一去不复返……

    如今在昏黄灯光下,她与别人并肩而立,般配得宛若壁画,让人移不开眼。他心口的地方,开始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他哑着嗓子对白露婷说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走了,宋子铭若有所思地说:“你们以前,是不是有过特别难忘的时光?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样也是过去,不值一提。”蔓筠知道周泽宇的眼神里含着别样的情愫,可是那又怎样?过去的就是过去的,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你在乎,自然有人在乎。宋子铭心里想着,却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周泽宇他们是过来这边应酬,他出来透透气,就听到白蔓筠和宋子铭窃窃私语。其实他不是一点声音都没有,而是他们眼里只有彼此,什么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回去包间,周泽宇像是和所有外界的声音都隔离了一样,不说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白露婷看他状况不对,给那些人赔不是,“泽宇他刚刚出去,都吐了!他这几天本来就感冒不舒服,要不我先送他回去,以后有空再请大家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有眼力见儿的,周泽宇喝得多不多不知道,但他的表情的确不太妙。

    白露婷搀扶着他走出去,打车送他到住处,周泽宇甩开她的手,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走,白露婷轻声说:“你真的就那么难受吗?”

    周泽宇仰头,有泪花在眼眶里积蓄,他真怕就这么突然爆发,在小区门口,太丢人了。他口气很平静,“也还好,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他走进电梯那刻,白露婷眼里闪过一丝精光,“我陪你吧,你喝多了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什么话也不说,脑子里不断循环播放刚才的画面,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一进家门,他也不管白露婷,径直就去洗澡了,水开得很大,对着头一直冲。

    白露婷从包里拿出一支喷剂,然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脱掉。把那个喷剂一点点喷在身上,从脸、脖子,往下。她记得买药那个人说了,只需要一点,就可以让人迷失。

    她不放心,一下子喷了很多。

    所有准备就绪,她推开浴室门,幸好没有反锁,她站在周泽宇眼前,勾着他脖子,“泽宇,我们一起洗。”

    却被立刻推开,周泽宇冷冷地说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白露婷什么也顾不得,死死抱住他,手到处乱摸乱亲,她感觉到周泽宇身体在发生变化,以及他粗重的呼吸。

    果然,药效开始起了作用,周泽宇把她推在洗漱台,“蔓筠……”意乱情迷,嘴里就一直叫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白露婷闭着眼,手抱着他的后背,默默承受这一切:没关系,你把我认成谁都无所谓,只要我目的达到,不和你分开,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宋子铭再次把蔓筠拐回家了,不过这次安分得多,把她安排在主卧,他自己去睡客房了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半夜,他迷迷糊糊地起床去上厕所,然后,自然而然地往自己房间走。发现蔓筠在床上,他躺下,把蔓筠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又做春梦!但今天没力气动了。”说完这句话就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蔓筠从他起床上厕所就醒了,没想到他直接来这个房间。她故意不出声,看看子铭是不是想耍流氓。

    谁会想到,他居然来了这么一句。蔓筠心下一惊,看来他这梦是做了不少啊!居然都有经验了。

    看他没盖被子,蔓筠起来分了一点过去,也是慢慢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早上醒了,宋子铭发现自己居然搂着蔓筠,但是对昨天怎么跑过来的,完全没有印象。他想趁蔓筠没起床,想偷偷摸摸出去。

    才掀起被子,蔓筠故意冷笑,“呵~先前还装君子,后面又偷偷爬上床。要不是我聪明没睡着,就被你得逞了。”

    他脑子有点蒙圈,“我……我不记得我怎么过来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还嘴硬,说得像是我叫你过来的一样。”蔓筠故意为难,报复子铭昨天欺负她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摸了下耳垂,主动认错,“我道歉,但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蔓筠忍着笑,“看你态度还算诚恳,原谅你了。去收拾吧,等下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一出去,蔓筠躲在被子里笑出腹肌。

    照例是杜柯来接他们,在到公司后,杜柯把车停到停车场。蔓筠想到他凌晨说的那句话,笑着问:“你有没有经常做那种很费体力的梦啊?”

    他既然都说动不了,那肯定是比较消耗体力的。

    宋子铭想了一下,自然地转移话题,“搬砖的梦,我一次都没有做过,更别说经常了。”他一转身,马上就笑了。

    想跟我玩套路,太嫩了!

    搬砖。蔓筠听得嘴角抽搐,他也是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白露婷不记得一晚上被周泽宇要了多少次,只觉得浑身没劲,想动一根手指头都困难。

    周泽宇起床,看到身边躺着的人,没有惊讶,也并非很平静。他说:“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?”

    他最知道自己的德行,就算是喝醉,也不可能干这种事。白露婷对他下药也不是一次两次,只是以前要不是未遂,要不是早就被他发现。

    白露婷无力地回:“这是个死循环。你无论如何也放弃不了白蔓筠,我怎么说服自己都离不开你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正在穿衣服,他侧身看着床上的白露婷,“我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说完关上门就走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,是个无法逃脱的宿命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6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