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十七、官方鬼畜

    蔓筠的睡眠一直很浅,在宋子铭轻轻翻身起床时,她就醒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声音特别小,也是怕吵醒她,“我过几天再来看你,你听话。我不是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他走出去,蔓筠再也听不到后面的内容,她睡意全无,直觉告诉她,电话那边的是个女的。不然,没有哪个男的能这时候打电话过来,宋子铭和男的说话也不会是这个口气。

    她睡意全无,心里开始好奇宋子铭这几天到底去干嘛了,在谁的身边。

    听见他进门的脚步声,蔓筠故意坐起来,问他:“谁那么晚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有些意外她醒了,像被人抓包似的,“我吵醒你了?我现在有事,要出去一趟。你继续睡,明天我叫杜柯来接你上班。”

    打完电话就走?

    里面没有开灯,仅凭着外面微弱的光亮,宋子铭都能看到她不善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说:“这次你是走一个星期,还是走一个月?”

    她难得生气,子铭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边,揉她的头发,“现在已经六点十分了,我这么多天没在公司,宋明新都快造反了。我要早点过去,你瞎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手机给蔓筠看,果然是。因为是冬天,天亮得晚,蔓筠睡得迷迷糊糊的,还以为是半夜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。”她翻身起床。

    宋子铭顺势躺下,连带她也带回床上,“算了,陪你睡会儿,我们七点半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忙去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我努力工作赚钱就是为了养老婆,现在老婆都生气了,我还赚什么钱。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蔓筠。

    她窝在宋子铭怀里,闷声闷气地说:“要去就去,别说得像我拖累你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,是我懒,起不来。”说着,在她胸前胡乱揉了一把,“你说你上哪儿找我这种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?”

    他也是好意思夸自己,蔓筠默默地把自己裹成球,滚到床的另一边,“我谢谢你!”

    时间到了,两个人都收拾起床。

    蔓筠随口问他:“我看宋明新没什么能力,能掀起什么风浪?”

    他正在扣衬衣扣子,扣到最后一颗,一丝不苟的样子很迷人。“他本人没什么。他母亲周春颖是周家人,算得上周泽宇姑姑,虽说不算亲,但也有些人脉。还有老头子那边,不想看我一个人做大,总是想用他来掣肘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支持他的人还不少,你知道都有哪些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一些,不是全部。”看她还想问,宋子铭直接推着她出门,“行了,这些事不用你担心,走吧。”

    白蔓筠不这么认为,她觉得她能帮得上忙,也想替他解决麻烦,他也好在公司决策上大展手脚。

    公司正在准备年会,前前后后都很忙,工作进入收尾阶段。

    宋子铭到公司楼下的时候,看见夏宇在上电梯,不用想,就清楚是杜柯搞得鬼。

    一到办公室,子铭问杜柯,“不是说把夏宇辞了?”

    “宋总,这事我本来是想提前给你说的,但是你一直在外面,我想帮她求个情。她也和我保证了,以后不会再犯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面不改色,“杜柯,你知道农夫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没听到,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农夫就是怕蛇冻死,才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蛇。结果,却被蛇咬死了。我早就说过,夏宇不是善类,还执意帮她。”

    杜柯很惭愧,低声说:“宋总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忘恩负义的蛇,但也讨厌是非不分的农夫。这个面子我给你,你好自为之。”他手里握着茶杯,冒出热气腾腾的烟。

    宋明新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蔓筠办公室,穿着骚气冲天的蓝色西装,头发油腻地贴在头上。他直接坐在蔓筠对面,翘着二郎腿。

    与社会上的失足非主流少年相比,他就差吹口哨了。

    “宋部长,有事儿吗?”蔓筠客气的笑着问,笑意却不达眼底。

    宋明新用手撑着头,“不知道白经理听说没有,你这个区域经理快被撤职了。就像我的上一个部长一样,说撤就撤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没说有什么事,但蔓筠已经知道他的目的了,“这样啊,所以宋部长是来找我通风报信的?”

    “是,只看白经理领不领情了。”蔓筠还剩了半杯咖啡,他居然顺手就抬来喝掉。

    这操作,蔓筠心里更觉得这人有问题。面上还是应付着,“宋部长的情我怎么敢不领,你说说看要怎么个领法。”

    宋明新还以为她答应了,理着袖口,特别高姿态地说:“这个简单。明天早上例会,你直接说你想辞职,让宋子铭猝不及防。接着,你觉得我能胜任这个职位,并推荐我。到时候,有的是人会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听都觉得,只有宋部长你的好处。”蔓筠别有用心的反问。

    他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蔓筠身后,手搭在她肩上缓慢下滑,蔓筠不动声色地挪开了。

    宋明新也不觉得尴尬,“只要白经理帮了我,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,我能不顾着你吗?你要实在不放心,这这五百万先当作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他把一张卡放在桌上,蔓筠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,“这钱这么好拿?既然你有人支持,为什么要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白经理说的话有分量,你也是我的重要支撑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蔓筠拖长尾音,把卡丢在桌上,“那我能不能知道其他之二之三呢,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,看看这个交易有没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要说出其他人的名字,宋明新犹豫了,打量着白蔓筠,“白经理这谈判技术果然名不虚传。说也可以,不过我就想知道,你和我弟关系不是挺好吗?这久都是同吃同住的。”

    蔓筠还怕他会问一些刁钻的问题,这种小儿科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都没有钱可靠,这道理我要是不懂,也不会和白家断绝关系,来你们宋家打工了。哪里收益高,我就去哪里,感情最不值钱了!”

    宽敞的办公室响起宋明新断断续续的掌声,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更加响亮,“白经理果然是女中豪杰,一点都不拘泥于小情小爱。

    我如果在遮遮掩掩,就显得我小家子气了。实不相瞒,会帮我走上这个位置的,有那么几个人:人力资源部副部长袁秦、研发部的马杰、还有财务部经理董钟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人名下来,蔓筠脸色越发凝重,原来明里暗里这么多人都是他的跟随者。

    她半天不说话,宋明新拍了下她的肩膀,“白经理怎么了?我叫你好几声你都不应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刚没注意,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宋明新真的是单细胞生物,不适合做生意,对蔓筠没有一丝怀疑。“我说,我们只有合作才是互惠互利的,如果你就这么被宋子铭撤职,什么也不会捞到。也许,我也能侥幸坐到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和他合作,蔓筠的收益是百分百的;不和他合作,区域经理他也能当,蔓筠就一无所有了。

    蔓筠笑了笑,手在椅子底下画圈,“我脑子非常清楚,赵部长就放心吧,明天的例会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宋明新再次得到满意的答复,笑容都变得更加猥琐油腻,“白经理要是赏脸,后天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?”

    “好啊,明天例会过后,宋部长还看得起我的话,我自然奉陪。”蔓筠心里想的却是:明天你还吃得下,我陪你吃两顿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一走,蔓筠马上发短信给宋子铭:现在去公司斜对面的火锅店吃饭。

    她早在和宋明新周旋的时候,就已经在网上订好了餐,过去就直接上桌。要是宋明新知道,估计得气吐血,这女人一边耍着他玩,一边准备和宋子铭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蔓筠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,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妥,满脑子想的都是等下火锅里该放些什么吃的。

    冬天的风真的是刮得脸生疼,蔓筠把大衣都裹到脸上了还挡不住。

    果然,她才坐下,菜马上就上来了。点的是麻辣的烫,周围都是点的各种肉类,烫“噗嗤噗嗤”地冒着泡,好香啊!

    她给自己盛了一碗饭,透过玻璃门看到宋子铭的身影,也连带他的一起盛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杜柯那傻帽惹得我很不高兴。”他坐下来就说这话。

    蔓筠认认真真地吃饭,也不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宋子铭夹住她的筷子,“没听到我说话吗?我今天很不高兴,看见漂亮女生微笑能让我的心情变好。所以你能不能先停下手中的筷子,对我笑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不可一世的宋大总裁,在蔓筠面前总是能立马换脸,就像干物妹小埋一样。在外面高冷,到家就变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说情话还一本正经的,最撩人了。蔓筠一下子笑出声,头偏向窗外,搭在耳边的头发随着动作垂下来,火锅的烟和她的笑交叠,美好得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突然那么可爱?”蔓筠问。

    宋子铭眼睛停留在她身上,没回答她的话,自言自语地说:“真是个妖精……”

    官方鬼畜,最为致命!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6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