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十九、解释

    第二天,蔓筠又打了一次电话给子铭,但手机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去平轩苑,有些事她想听宋子铭亲口说,任何东西从另外一个人嘴里说出来,都会变味。

    “七宝,你说我该相信宋子铭还是那个不会说话的照片?可是还有我那天听到的声音呢。”七宝哪里听得懂她的话,傻乎乎地蹭她的手,在地毯上打滚。

    看它身上有点脏,蔓筠帮它拍灰,“你是多久没洗澡了?我带你去宠物店清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它应该是听懂了洗澡这个词,立马欢腾起来,跑到门边汪汪汪地叫。

    蔓筠也笑了,“你还知道你脏啊?等我收拾好带你去。至于平轩苑,谁爱去谁去,那些好总不能都是假的,对吧?乖七宝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就想通了,她关心的,只有宋子铭是否真心。就算是他现在的确和那个女人在一起,等他回来再亲口问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外面太冷了,她还给七宝穿了小棉袄和小鞋子,它欢快地跑在前面。还真是很久没出来了,那么高兴。

    到宠物店里,那些服务员看到七宝都很高兴,对蔓筠说:“白小姐有段时间没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工作比较忙。麻烦你帮七宝清理一下,脏死了。”

    七宝和这边的工作人员都很熟,也不理蔓筠,就跟着别人跑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外面等,逗来洗澡的宠物猫玩,身上的手机响了,她没看来电显示,顺手拿到耳边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白蔓筠,你确定不来吗?”听声音有点熟悉,但想不起是谁,就是发照片给她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还特意打电话来催,看来是很想让她知道啊!“不过去了,我送我家狗来宠物店洗澡,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没心没肺呢,还是太自信了。看到那样的照片无动于衷不说,还有心思带狗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,蔓筠好像知道是谁了,“唐成?”

    唐成发誓,他是下意识应的,“嗯?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!这种刻薄的口气。唐成低骂了一句,“是我,我可是好心提醒你,你确定你真的不想听吗?”

    蔓筠不知道他的用心是什么,但还是有点不舒服,“本来是不怎么确定的,现在知道是你,我反倒确定了。我和子铭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,有什么事他会和我解释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蔓筠,你不会以为子铭是真的对你好吧?你知道不知他是为了什么和你在一起的?”

    蔓筠打断他的话,“唐成,看来你对我的敌意是实打实的,不是误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和他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合不合适需要你来评判?你不觉得你太幼稚了。”蔓筠听笑了,怎么会有这种可笑的理由。

    唐成口气缓和了些,可能也不想彼此撕破脸,“我只是想劝你趁早抽身,因为他根本不爱你,免得你越陷越深。到头来,就会像你和周泽宇一样,没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昨天看新闻有人吃饭噎死,为了你的生命安全,你以后不要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蔓筠说完这句话,就把电话挂了,她最讨厌从别人口里听到她和周泽宇的往事。每个人都想窥探别人的伤疤,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过得悲惨的人生,显得舒适些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七宝就洗好了,看着要英俊许多,浑身香喷喷的。

    付完钱,她牵着七宝去逛超市,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林志华。还是七宝先看到他,不停地冲着他摇首摆尾。

    “蔓筠,你带七宝出来玩啊?”看到她,林志华眼里有着掩饰不了的欣喜。

    “嗯,我带它洗澡。你今天居然没上班?”他平常可是都不休息的。

    两人从超市里走出来,“今天休息。我们去那边坐会儿吧,好久没见了。”他指着对面的咖啡厅。

    蔓筠也没什么事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医生遇到病人就会问身体情况,林志华也不例外,“你最近还有没有出现上次那种情况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好多了。每次都多亏学长你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林志华抱着七宝,似很随意地说:“蔓筠,出学校那么多年了,你还在叫我学长,怪别扭的。以后就叫我名字吧,我也早就不是学长的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一直是这个称呼,他们之间永远都只能是学长学妹的关系。哪怕不能在一起,他也不想成为她众多学长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要是平常倒没人觉得有什么,蔓筠穿着不是很老气,但若是上班的时候遇到,这么喊确实有点怪,“也是。突然叫名字,感觉有点缓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慢慢来。”七宝玩疯了,立起来抱着林志华。

    画面很有爱,蔓筠掏出手机拍了一张,“感觉它像你养的,你看,你们的照片超和谐。”

    林志华看了一眼,点头说:“是不错,能发给我,我发个朋友圈吗?”

    蔓筠开始在通讯录里搜索他的名字,把照片发给他,“我也好久没发动态了,记录一下生活,哈哈~”

    他们坐了一会儿,林志华就送她回去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在回荣城的路上,百无聊赖地刷手机,就看到朋友圈里,白蔓筠和林志华挨着的两条动态。配图是同一张,蔓筠写的是:冬日暖阳呐~

    另一个是写:七宝很可爱。

    两人的共同好友又多,不免让人想入非非,谁像冬日暖阳?可爱的到底是狗还是人?

    他气得够呛,打电话给蔓筠,“你和林志华见面了?”

    蔓筠还奇怪他怎么打电话来,居然是为了这事,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无所谓的态度,倒是让他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,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,“你和他走那么近,还问我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贼喊捉贼的,没见过你脸皮那么厚的。你前几天消失之后去了哪儿,这两天又是去哪儿,我没找你算账,你倒是先发制人了?”蔓筠说的话像连环炮一样发射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他不想骗人,但现在又不是和蔓筠解释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这算是默认吧。蔓筠翻开手机,把那张照片原封不动发给他,“你自己去微信上看,我不想和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那边电话挂断了,他才看手机。上面就是他和何欢,他正在给何欢喂饭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心慌,害怕蔓筠误会,看着离荣城还有半小时的时间,他心急如焚,巴不得飞过去。

    他飞快输入几个字:我可以解释的。

    蔓筠瞟了眼消息:嗯,希望你的解释能像刚才那样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才过了十几秒,蔓筠就收到他的回复:等我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蔓筠真的感觉到宋子铭心里是在乎她的,不然怎么会那么紧张她生气。她除了对感情的一腔热血,没有什么值得人骗的。

    宋子铭一猜就是唐成搞的鬼,这件事除了他没人知道。但现在紧要的不是找他算账,而是先和蔓筠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师傅,能再开快点吗?我有急事。”他询问司机。

    司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,他一边加速一边说:“惹女朋友生气了?没事的,女孩子的心最软了,只要她心里有你。你做错事就乖乖认错,解释清楚就可以了。必要的时候,没脸没皮地赖着,第二天保准什么事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老司机!子铭自愧不如,“您对您夫人也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女生不管多大年纪,都是要哄的。但是小伙子,犯什么错都不能是原则上的错,没有谁不想要一份单纯干净的感情。你们这些小年轻啊,很多都抵抗不了诱惑。”他说话时长吁短叹,倒是别有一番味道。

    宋子铭自己也不知道,他这次犯的这个错误,算不算致命伤。

    到蔓筠家楼下,子铭下车时还感谢那个司机,“谢了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希望你们和好。”看得出他心态很好,总是乐呵呵的,一路和子铭说笑。

    他站在蔓筠的门口,忐忑了几分钟才敲门。

    蔓筠正在洗头,裹着毛巾出来给他开门,“怎么这时候来,赶紧进来,我在洗头。”

    她很随意,就像刚才在电话里的人不是她一样。

    宋子铭还在换鞋,她就跑去卫生间了。子铭跟着进去,看见她正在抹洗发膏,露出洁白的脖颈。她佝着腰,翘臀很性感。

    他收起花花心思,挽起袖子帮蔓筠洗头,“你坐在凳子上,我帮你洗。”

    蔓筠也不推辞,顺便就坐下,“怎么,做了亏心事,现在想讨好我?”

    宋子铭轻轻抓她的头皮,用水缓缓冲掉泡沫,怕水进她耳朵,细心地挡住,“老板,你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蔓筠也装模作样地点头,“还行,顺便把头发吹了。”

    子铭用毛巾把她湿头发裹着,她躺在沙发上,头发垂下来,子铭就这么一点点给她吹干。

    宋大总裁亲自服侍,还真是七星级待遇。他把吹风机收了,开始给蔓筠按摩头部。力道把握得很好,从太阳穴到整个头部,一点点浸透。

    蔓筠没问,就等着他提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说,在蔓筠快要问他时,他自己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娓娓道来,说得很慢:“那个女人是何欢,算是我前女友。她得了血癌,我也是近期知道的。她正在进行放射性治疗,如果不能顺利进行干细胞移植,她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等着蔓筠的宣判。只是连他自己都清楚,旧爱重病,撇下新欢,怎么看都不合理。蔓筠又会怎么想呢?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7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