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十六、幕后人

    记者的发问扯上了林志华,看来又有人把他塞进这次事件的漩涡。一件事,居然带上了四个大家族,看来这人的用心也是够深的。

    记者造成店里的不能正常通行,哪怕叫了保安都无济于事,琦玉低声说:“蔓筠,你倒是打电话给宋子铭啊!他肯定能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小事麻烦他干嘛。”她淡定地回复。

    蔓筠就这么坐着,也不回答任何问题,林琦玉还以为她是被吓傻了。不想她说出这么平淡的话,一时间,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更过分的是,有的记者正拿着摄像头进行网络直播。

    蔓筠心里明白得很,不过多久,店家就会报警,她根本不用做出任何回应。她也不会如那个幕后黑手的愿,她现在说什么,怎么说,都能成为他们攻击她的把柄。

    有个记者见她们都不说话,就把话筒凑到林琦玉嘴巴,“林总,你选择不说话是因为心虚吗?”

    那距离简直是要把话筒往琦玉嘴巴里塞的节奏,蔓筠突然生气了,把桌子上的杯子扔在地上,瞬间喧闹的店里面就安静了,连琦玉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冷冷地看着那个记者,“我们不说话是不想理你们,你觉得是心虚?我看是你心急吧,你家主子巴不得我赶紧漏出一个缺口,然后你们死拽着不放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安安静静的小白兔,一下子变成狼,那些记者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蔓筠冷笑,这群欺软怕硬的人,“你们关心的那些问题,我只能回答下面这些内容:首先,这快要过年了,我也想安安静静过个好年,没那么无聊自己爆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;

    再者,奉劝各位一句,有些事实可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的,别被人牵着鼻子走;最后,你们问的那些问题里,全都是针对我的,舆论导向已经很明显了,其中的用意不用我多说。

    也趁这个机会,我想告诉躲在后面的那个人。狗咬我,我是不会咬回去的,咬一嘴毛多没意思?我只会拿棍子,敲爆狗头!”

    她流畅说完这些话,中间没有停顿,逻辑清晰。若不是时机不对,琦玉都想给她鼓掌了,她这样,颇有当年演讲时的风范。

    记者瞬间语塞,尴尬地举着话筒,不知作何反应。白蔓筠直立在中间,像个高傲的女王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警察来维持秩序,这场闹剧最终结束了。

    晏亭来找宋子铭,告诉他IP地址已经查到,往下追查,发现那人是宋明新指派的。

    “宋明新!”宋子铭低骂了一句,“他居然敢动手到蔓筠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晏亭不是他,没那么愤怒,摆弄着手机,漫不经心地说:“我关心的是,宋明新这么做图什么?再怎么说,蔓筠现在还是区域经理,她出事,对宋氏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没好处才这么做的。”子铭最知道他这个哥的德行,可能是上次老爷子生病,他说话重,宋明新心怀不满。

    晏亭其实一点都不懂这些弯弯道道,“hy?”意思是叫他说得再清楚些。

    “宋氏当权者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下台了,谁来担任这个职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生病,只能是他……哦!原来如此。”他这才感觉到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宋子铭本来不想抽烟,但还是忍不住,点燃一杆,深吸几口之后才灭掉。缓缓吐出最后一口,“我觉得宋明新一个人干不成这事。那些爆料太清楚了,不是亲身经历不会知道那么详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还有人?”晏亭不习惯玩这些心术,完全不懂子铭的考虑。

    “是,只是还没证据。”他很笃定。

    晏亭刷网页,手停在一个画面上,“快来看。”他看到白蔓筠和林琦玉在封面,就点进去了。

    才看几秒钟,宋子铭就想出去,“她们这是在哪家咖啡厅,给我地址。”

    晏亭拉住他,“没看见标题吗?商界精英白蔓筠舌战群记者。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,如果她们表现不好,就不会有个前缀‘商界精英’了!”

    额~他中文貌似变好了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他一眼,“可以啊!还会分析句子表现形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他冷哼,“事在人为!”

    视频里的蔓筠深深吸引住子铭的视线,他根本没听晏亭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看到后面,蔓筠讲完那段话时,他们都沉默了一阵,晏亭感叹道:“这白蔓筠果然不是寻常女子!”

    宋子铭嘴上不说,心里却很得意,开玩笑,我的女人能差吗?

    晏亭马上又补一句,“但我还是看到琦玉可爱些,激起我的保护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戏精,子铭真要出门了,“没事就算了。宋明新那边我暂时没时间管,他不是在东城那边有个地下赌场?叫唐成帮我端了它。”

    真够狠的,那一个赌场盈利多高啊!就算抢过来也好,居然直接说端掉。晏亭越发觉得他和白蔓筠是绝配,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那白蔓筠,明明就打了白露婷孩子,刚才那番话虽说没否认事实,但成功地把记者的眼光转到了幕后人身上,控诉其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实在高明。

    他一边发消息给唐成,一边脑补这些内容的时候,宋子铭已经走出去了,他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上次蔓筠说的那个编辑,我查了一下,现在就住在荣城,我去拜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有她父亲手稿的人?”子铭点头,晏亭眼睛一转,“蔓筠不是都说和那人认识,你直接叫蔓筠过去多好。宋总面子虽然大,但有些知识分子也不是谁的账都买的。”

    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,他的身份不太适合去。

    “刚才她们都受到惊吓,你不想去看看吗?”他好似不经意地说。

    宋子铭瞬间明了他的心思,“你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他很是慷慨,立马拨打琦玉电话,说是子铭要去接蔓筠。

    收到地址后,子铭说他,“你花花肠子还挺多,说我去接人,你不但有借口直接过去。完了你们还能独处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被猜中心思,他承认得很坦荡,“一会儿过去了可不准拆兄弟的台!”

    宋子铭可没心思拆他的台,谁会不想单独和未婚妻在一起玩耍?

    四人才刚刚会和,林琦玉就滔滔不绝地说她和蔓筠的遭遇,绘声绘色的同时,还兼有动作,末了还补一句,“你们不觉得蔓筠很帅吗?”

    晏亭忍不住回她,“我们已经看过视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没有错,是尴尬的乌鸦声。

    她咳嗽两声,“看……看过了啊~不过,你们查出来是谁在网上乱散播谣言了吗?”她总算是找到一个合理的话题了。

    晏亭看了一下子铭的反应,就说:“查到是宋明新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白蔓筠一口咬定,“就算他有参与,也只是被当枪使。那件事虽然有一定的影响力,但不至于让旁观者了解得那么清楚。他就算要抹黑我,也不会把白露婷撇那么干净,他和白露婷又没有交情。”

    她不是咬着谁不放,是单纯在分析问题,晏亭看她,几乎要和宋子铭重叠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幸好成为一家人了,若是对手,还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风云来。

    宋子铭看她的表情,尽是不可掩饰的欣赏,一把搂住她的肩,痞痞地说:“我们两口子真是想到一块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正事,别闹。”蔓筠想挣脱开他。

    “不说正事就可以了吗?”手还不老实地在她肩上摩擦。

    林琦玉一脸不适,“啧啧……你们差不多得了,虐狗呢?”

    晏亭看着她,稍微坐近了些,“我们也可以虐他们,比比谁比较恩爱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琦玉笑着看他,“不记得我说的?夏虫不可语冰。”

    “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。”他很得意地说着刚学的名句。

    子铭:“……”看来他中文并没有变好,这句话的意思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蔓筠:“……”这句话说的是这个意思?

    琦玉:“……”猪变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他问。大家都撇开脸,他去扯琦玉衣服,“说清楚,我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走开死虫子!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试试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开始吵起来,真是冤家。

    子铭和蔓筠互相看了一眼,很无语。这时候,唐成突然打电话来,说他在东城那边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“说清楚一点。”宋子铭沉声道。

    唐成站在角落,怕旁边的人听到他说话,“想端了他们,也得找个明目,我带着人一进来,就遇到宋明新。他现在美其名曰请我喝酒,实则是把我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看来他混场子还有两把刷子,“他那边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看着有一百多号左右,都是练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子铭想了一下,“你先撑一会儿,我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晏亭虽说在和琦玉聊天,但子铭说的话他也全听进去了,“唐成那边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有点麻烦,你帮我把她们送回去,我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蔓筠拒绝了,“不,我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蔓筠去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晏亭不怕事儿大,“那就一起吧~”

    子铭瞪他一眼,“你是不知道那些地方是干嘛的吗?带两个姑娘去。”见蔓筠丝毫不退让,他叹了口气,“算了,到时候跟紧我,你该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是自然,蔓筠为了工作,见识过一两次。此番一去,定又会引起轩然大波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9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