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十七、将计就计

    唐成还在和宋明新周旋,他始终觉得唐成来的目的并不单纯。他的赌场经营虽说不是明面上的,但还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。如果追根究底,到底还是不好。

    昨天他的人也说,他爆料的那个线路被人破译了,那自然是不用多想,必定是宋子铭搞的鬼。那么刚好的,这时候唐成就来了,那事情肯定就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弟子铭是那么好的兄弟,怎么你来了他不来?”他有意无意地提起宋子铭。

    唐成也是个人精,“这话说的,他和白蔓筠约会也不会带我啊。他最讨厌我赌,我肯定是不能让他知道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明新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姑娘,腿翘得老高,“他既然不来,我这个当哥的还不是要替他把你招呼好,是吧?免得成哥觉得哪里招待不周,去什么地方将我一军,我这小店就开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还真是够隐晦的,唐成接到消息就过来,虽不知具体原因,但既然是宋子铭说的,他就一定会做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丽丽,这是我兄弟唐成,你可得把他服侍舒服了,我的身家性命可都在我这兄弟上。”他把身边一个美艳的女人推向唐成。

    他本能地躲了一下,实在太讨厌这些女人身上,俗气的脂粉味。

    那个丽丽穿着红色的抹胸包臀裙,上面波涛汹涌呼之欲出,下面恰好遮住底裤,若隐若现的黑色。脸上尽是浓妆,她“失足”摔在唐成身上,“成哥,你躲什么呀?害人家差点摔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他尴尬地推着丽丽,“坐着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新爷,我没好好说话吗?”丽丽委屈地问宋明新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循序渐进,你太着急了!矜持点~”宋明新笑着说,手里抽着雪茄,“叫你好好坐就长点骨头,万一唐成告你性骚扰,把你送进警察局,我可不保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指桑骂槐啊!看来他自己心里清楚是做什么事惹宋子铭不高兴了,所以一开始就会有所防备。

    唐成妖异的狐狸眼,就连旁边的女人也要逊色三分。他心生一计,既然是来玩的,就像个玩的样子。他猛地喝了一口酒,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丽丽大腿:

    “我才舍不得让这种美人进局子,是吧?”他对着丽丽笑,他眼里的火光像是会魅惑人心,丽丽这个久经风月场的人,都有些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长得好看就是便利。

    宋明新对他突然的转变感到奇怪,怀疑是不是他自己太敏感,误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他下属告诉他,“宋子铭和晏亭来了,还带着白蔓筠和林琦玉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,就知道他没冤枉宋子铭。

    白蔓筠这个女人的视频他看过了,心里遗憾,如果她不是宋子铭的女人,或许他也会对白蔓筠青眼相加。

    宋子铭人未到,声先闻,“唐成,你小子是输钱在这儿了?去你门面上找你没人,都说你来这一下午了。莫不是输多了,被扣在这里?”

    唐成看到子铭来了,手本来是放在丽丽腿上,他马上把手收回来,好像怕子铭看到似的。

    丽丽奇怪地看他,“像被捉奸似的。”抬眼随意看向门口,就再也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有些人啊,出场就自带BGM。

    他简单的黑色风衣穿在他身上,就像是在T台的模特,长相俊美,身材高挑匀称,一看就是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那种。他一进门,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,刚才包间里的莺莺燕燕全愣住了,怎么会有这么惊为天人的人!

    哪怕杂志上看过,也抵不上亲眼见到人的震撼。

    宋明新最开始看他的眼神也是很嫉恨,瞬间收敛,“子铭,我刚还在和唐成说你,你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摊手,“我也是没办法,蔓筠闹着要唐成做造型,找不到人,我只好到这儿来。没办法,女人嘛!”

    “哦~”宋明新皮笑肉不笑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琦玉要上厕所,蔓筠和晏亭陪着她。他们三个走到门口,正好听到这句话。

    她很无语,就找不到其他理由了?说得她那么无聊,就像只会整天吃喝玩乐的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宋明新给一个女的使眼色,那人马上挪到宋子铭身边,“宋总,那个白蔓筠有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蔓筠推门的手停下,琦玉和晏亭互看一眼,都担心宋子铭脑抽,说什么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的手搭在宋子铭肩上,子铭往后靠,抽桌上的纸!巾擦拭衣服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白蔓筠脸都黑了,不管为了什么,居然当众说出这种话!

    “你不能和她放在一起比,只能和这房间里的女人比。就像云和泥一样,怎能混为一谈?”

    这高超的语言转换,真是服了!感觉谁都不得罪,又把宋明新的人贬低得不行。

    晏亭直接把门推开,“我有没有错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还没发生,放心好了。”宋子铭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
    蔓筠才走过子铭旁边,就被他一把拉过去,恰好坐在他腿上,“就坐这,跑哪儿去?”

    这……实在太像山大王了!那副桀骜不驯的样子,就像蔓筠是他抢来的。

    刚才和子铭搭讪的女人,脸上无光,见了蔓筠真颜,更是羞愧会问出那种问题,悄悄从旁边走了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鱼龙混杂,晏亭小心翼翼地护着琦玉,把她安置在一个角落,他坐在前面挡着她。

    “没错过就好!我刚看见外面很热闹,也不知道在干嘛。”晏亭随手拿桌上的花生,剥了一颗放嘴里。

    宋明新眼里闪过一丝慌乱,低声对旁边的人说:“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宋子铭还以为晏亭是故意诈宋明新,没想到,出去的那人立马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“新爷,不好了,外面有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?我们是正经经营,你这看到警察就这反应,搞得我们像杀人放火一样。”他说得轻松,口气却不是那么好。

    他可能是觉得哪怕来了警察,他要是有关系的人,不看僧面看佛面,他爹还在哪儿杵着呢!

    几个公安人员皮靴的脚步声渐渐靠近,宋子铭、晏亭和唐成他们气定神闲,宋明新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,“听说这家老板在这里,请问一下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蔓筠听到声音有点熟悉,回头一看,马上站起来叫道:“崔立!”来人是市公安局局长崔立,长得清秀俊郎,三十出头就做了局长。

    因为偶然的机会,蔓筠和他有几分交情。

    看到她,崔立也是很惊喜,“蔓筠,你也在?”顺便看了她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蔓筠也将他拉起来,挽着他的手介绍说:“这是我男朋友,宋子铭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我看过新闻。”崔立向他伸出手,“你好,崔立。”

    “宋子铭。”然后又补一句,“她未婚夫。”晏亭收到一记警告,像是在责怪他叫来的人不对。

    晏亭就很无辜了,级别小的全被宋明新收买了,他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蔓筠:“……”他这算是在吃醋吗?但吃错了,崔立和她只是泛泛之交,有过几面之缘而已。

    宋明新走过来,“什么事惊动了崔局长,跑来我这种小地方。”

    既然来了,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底细,那句问谁才是负责人的开场白,不过是客套话!

    崔立亮出警牌,“我们是来例行检查,你这个娱乐场所是不是有经营赌博?我们国家宪法明令规定不可以聚众赌博,更别说开在阳光下,招摇过市了。”

    “崔局长说笑了,你的局子里的人都经常来这儿娱乐,我们这里怎么会有这种非法经营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不是我说了算的。”崔立态度强硬,非要叫人检查各个包间。

    看来他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宋明新瞬间怂了,捅了一下子铭,“子铭,你和崔局长说说,我们宋家怎么可能有这种生意。”

    他一点都不给面,带着蔓筠懒洋洋坐下,“这是你自己的生意,我都是今天来找唐成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一直看着五根手指,翻来覆去,覆去翻来。不停地像宋明新暗示什么,看得晏亭都笑了,这只狐狸,看来是想要百分之五十的盈利,狮子大开口啊!

    宋明新终于反应过来,“你怕不是和哥开玩笑,这是我们兄弟两个开的,盈利对半分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?我只收到分红,还没过来看过。”他看着崔立,“那崔局长,这我可以保证。我们宋家是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。”

    其实崔立都知道其中的路子,如果宋子铭支持他,那他完全有把握收了这个赌场,如今这样子,反倒不好办。

    毕竟,他要顾及宋家在荣城不俗的影响力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要动宋家,大意不得。

    “宋总这是在用宋氏来做担保吗?”崔立故意多问这句,他需要确定,宋子铭的站位是哪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说话还是带着几分敌意,很不友好。

    蔓筠看了巧妙地在中间和稀泥,“崔立,我觉得你死脑筋了。你应该是接到举报电话来的,对吧?”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万一是宋氏商业上的对手陷害的呢?也不是没可能。所以在没有证据之前,大家各退一步,这件事到此为止,也免得大家尴尬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说法,可以说是给了双方足够的面子。尤其是崔立,他现在骑虎难下,蔓筠这番话,就是最好的台阶。

    崔立扫了周围一眼,犹豫着:这楼梯,下不下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94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