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十、狐假虎威

    大早上何欢就听到打扫卫生的人在讨论,说是二少爷要过来,她开始还有些不相信,知道宋远楷安排厨房做他喜欢吃的菜,她才确定不会是空欢喜。

    她费了一番心思在打扮上。自从上次和子铭见面之后,宋老爷子就把她安排在宋家大宅住下了。但规定她不准去找子铭,就只能等。

    她挑的是粉色的羊毛羔外套,里面搭的是白色的纱裙,穿了双家具鞋。人显得很小,清纯得像是十几岁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房子是宋远楷的,他请谁住在里面和宋子铭实在没多大关系。怕就怕一旦有人发现何欢住在宋家大宅,就会引来诸多猜测。

    为了博取观众眼球,许多人都会说何欢是宋老爷子钦定的儿媳妇儿,届时,蔓筠就会被戴上小三的帽子。

    他想铺好路,蔓筠只需做美美的新娘子就好。

    宋远楷很高兴他来,起了个大早,看到他的时候,就不是那么高兴了。

    何欢乖巧地坐在旁边,怯生生地看着子铭,“子铭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家,我来很正常。不过,你怎么在这儿?”他毫不客气,看都没正眼看她。

    宋远楷用拐杖敲地面,“我叫她来的,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她是以什么身份住在这里?”宋子铭不退让,只想把这个问题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他嘴巴都气歪了,半天憋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何欢咬着嘴唇,泪光闪烁,“宋伯父,我知道您很想让我做您儿媳,但子铭不喜欢的话,我也不想勉强他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情真意切,但宋远楷不以为意,一点都没有认真听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子铭听了,他指着门的地方:“既然知道不勉强我,那就好好离开这里,给彼此都留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何欢哪里想走,她看了眼宋老爷子,看他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,她只好打感情牌,“子铭,你非要这么对我吗?”

    宋子铭冷笑,打电话给唐成,“我让你把房产证和钥匙给何欢,你还没有给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发照片给她了,实物我等下拿给她。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“我没怎么对你,市中心刚开的楼盘,我就买了一套给你。就当我欠你的,现在,我们两清了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,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,何欢含着眼泪,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宋远楷这才说话,“小子,你够绝情啊!”对昔日恋人做到这种地步,还是在众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样对大家都好,我对她实在没兴趣,您老人家也别搞这些花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和白蔓筠那丫头结婚?”

    宋子铭幽幽地看他一眼,“说好的是你,说不好的也是你。在感情这件事上,你能不能让我自己做主?何欢是你安排接近我的,蔓筠是你间接安排的。在这些情况下,我还能回国接下宋氏,你还要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些话他没办法否认,干吞口水,“可是……她的那个病会遗传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都没底气了,子铭丢了份简报给他,是世界上顶级心脏专家的分析,充分证明蔓筠的病没有遗传性。

    哪怕铁证如山,他还是不愿意妥协,“就算如此,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,万一有个好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她有这种好歹!”他斩钉截铁地打断宋远楷的话。

    他很坚定,不容反对。

    宋远楷突然有种感慨,他的孩子果然都长大了,一个二个都不听他的话。一种英雄暮年之感油然而生,他说:“既然你喜欢,就算了吧。但我有一个要求,你们结婚后要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和别人的妈住在一起?”宋子铭反问道,看他有开始生气的前兆,忙补一句:“我能保证每周回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也是,住在一起矛盾就多了,能每周过来一次也是不错。宋远楷点点头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子铭见事情已经谈妥,正要走,宋远楷想留又没开口,嘴唇动了动,终是没出声。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的宋伯开口了,“子铭,留下来吃顿饭吧,你爸知道你要来,特意叫厨房那边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。他也是大早上就起来,在厨房里转来转去,就差自个儿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出来还真是酸,宋远楷大声呵斥,“别说了,他忙就让他走吧。”

    子铭面上有些动容,还是转身走了,气得宋远楷在后面说:“走!走了就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,要笑不笑地说:“谁和你说我要走,我闻到香味,想去厨房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要强,谁都不开口示弱,在互相谅解后,都释然地扬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吃饭时,宋远楷生硬地说:“后天过年,带着白丫头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和宋明新一起吃年夜饭,他估计想撕了子铭的心都有。他赌场那件事,他既然连说都不敢和老爷子说,想来也不敢在年夜饭上闹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淡淡地答应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高兴得,平常吃一碗饭就可以解决的,今天居然吃了两碗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露婷的肚子怎么说也有三月半了,再不结婚,这个慌就没法圆,幸好他们的婚礼定在春节过后一礼拜左右。

    她一直住在周家,周泽宇老妈徐珊对她可是宝贝得很,早上泽宇起来抬着桌上的稀饭就吃,却被徐珊抢了过来,“这是露婷的,特意凉了给她,你要吃自己去盛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觉得扫兴,擦擦嘴说:“我吃饱了,出去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~你这人……”徐珊看他走,心里不舒服,“我是给谁疼孩子啊?真是。”

    看到白露婷下楼,她喜笑颜开,“慢点儿啊露婷,我这稀饭已经凉好了,快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妈。”自从上次吃过饭,她就改口了,叫周家夫妇都是爸妈。

    她吃了两口,徐珊一脸期待地问:“怎么样?今天的该合胃口了吧?”

    “感觉这个瘦肉不太烂,如果再软点,就更好了。”她笑了笑说。

    徐珊的笑僵在脸上,旁边的佣人都看不下去了,“白小姐,你差不多得了,这么些天以来,你的吃食都是夫人做。你不知感恩就算了,还总是挑三拣四,你知不知道夫人每天几点起床的!”

    白露婷把勺子放下,夸张地起身,挽着徐珊的手说:“妈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也是怕乱吃东西对宝宝不好,所以挑了些。”

    徐珊笑着,把手抽离出来,“没事,我知道孕妇嘴巴多少挑一些。我累了,想去休息一下。以后你的饭菜让阿英来做吧,阿英,你要听露婷吩咐。”

    她居然没骂阿英乱说话,还叫阿英给她做饭?

    等徐珊一走,白露婷换了副嘴脸,“阿英,你那么爱乱嚼舌根,就重新帮我做一份早餐吧。皮蛋瘦肉粥,一点肥肉都不要,我看见的话,你就收拾东西滚蛋吧!”

    旁边没有人,她飞扬跋扈的本性立马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阿英不屑地看她,“只有周家人才有资格让我走。白小姐,你来周家这些日子,可没少狐假虎威。你不过是怀了个孕,还没和周先生结婚呢!”

    白露婷恼羞成怒,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她脸上,“不管你说什么?_?你也只配给我做饭!奉劝你一句,做好你的本分工作。”

    阿英自然不敢还手,只能干瞪她。

    晚上阿英给周泽宇泡茶,他看见阿英脸肿得老高,眉头皱着,“又是白露婷打的?”

    阿英摇了摇头,“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心里清楚得跟明镜似的,“你包庇她,她不会念着你的好。”

    阿英心里委屈,这句话就像钥匙一样,让她把一切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泽宇听完,只说:“她一直嫌我妈做的饭菜不和胃口?”

    “对!总是变着法儿的挑三拣四,夫人喜欢小孙子,就忍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她白露婷从来不是良善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替她向你道歉,你这几天回家好好休息,工资照算。”他揉着额头,很疲惫。

    他晚上还没回房,白露婷就自己找上来了,“泽宇,你还没工作完?”

    “我妈很多年没做饭了。”他头都没抬,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看来阿英来过。白露婷坐在他旁边,靠着他肩膀,“我知道,所以我很感激妈。”

    “感激?然后你天天挑刺儿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……只是想要被重视而已。”

    可笑的理由!“为了你那可笑的虚荣心,就要反反复复让我妈给你做饭?你够可以啊白露婷。”他走到门边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泽宇,我以后不这样了。”她以为泽宇要走,跑过去,急忙抱住他。

    他不敢动,怕伤了孩子,“你走开,我不想推你,你还孩子安危的话,就不要这么激动。”

    她动作是有些反常,不像孕妇该有的行为。

    她退了两步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周泽宇这次是真的要走,“那几天网上的谣言是你传的,对吧。”没有疑问,直接肯定,“知道我为什么不和你计较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我爸妈很稀罕这孩子,所以你最好能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。不要到处找存在感,不要总是乱打家里的佣人,孕妇不是都该保持平稳的心情吗?”

    门被砸关上,她扶着桌角,狠狠捶了一下,“白蔓筠,你真了不起!他快结婚了还想着替你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她站直身体,嘴角带着狠厉的笑,“既然你都打了我一个孩子,不介意再多打一个吧?白-蔓-筠!”

    她想看看,当白蔓筠成了众矢之的,周泽宇打算怎么办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y169.net/a/kexuejianshe/961.html